我的“老军被”!

来源:武警新闻作者:崔云龙责任编辑:王龙伟
2021-02-09 09:19

“排长,你的被子颜色真浅,有点旧。”出完操叠被子的时候,一名新兵站在一旁悄悄地说。

望着这床虽然破旧但是依旧整洁的被子,我有些许迟疑和感慨。

“用了六七年了,一直没舍得换掉……”

我笑着回答,记忆辗转不停,往事逐渐浮现脑海。

军旅难舍之物,多乎哉?转过头来看看,其实也不多。挑战不断突破,困难不断克服,记录不断刷新……唯有这床被子,我一直没舍得换掉。老物件用久了,慢慢就萌生了感情。从皖北大地到冀中平原,从南国山林到西北大漠,这床被子也算跟着我“走南闯北”。在军旅生涯里,我慢慢长大,它慢慢褪色、变老,但一直承载着我的初心。

父亲对部队充满向往,年轻的时候因为体检不合格,没能实现参军的梦想。于是,在我小时候,父亲极喜欢给我买那种儿童“军装”,期望有一天,我也能当兵。高三那年,我带着父亲的嘱托,如愿以偿考上了军校,成了父亲最大的骄傲。

进了部队的门,就是“直线加方块”,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有军人的样子!父亲送我到学校,看着往来的师兄、师姐英姿飒爽的帅气模样,羡慕的神情溢于言表,“你也要活得方方正正,像军被一样,小子记得多给我汇报情况……”我知道,这里是我的选择,是父亲的期待,也是他曾经的向往。

新的军被鼓鼓囊囊像个面包,要叠成“豆腐块儿”确实很困难,叠被子对我来说是件痛苦的事。新训那段时间,我的被子经常出现在水房里、大楼门口的草地上,自己的名字也经常出现在楼里的“光荣榜”上。那时候,午休基本没睡过觉,我常抱着被子,趴在楼道里叠来叠去,但效果依旧不好。后来,班长看我“可怜”,手把手教我叠被子,亲手在被子上帮我划线,“记得以后按着线来叠。”这句话,我记了六年,坚守了六年。

功夫不负有心人,“豆腐块儿”叠得越来越好,我也终于成为了“内务标兵”。无论训练再苦再累,回到宿舍,整理被子逐渐成为了我的习惯,它对我的鼓励悄然无声!

“爸,我也会叠‘豆腐块儿’了!”电话那头,父亲称赞不已。

别看被子很轻,但它对我的意义很重!

大一期间的紧急拉动似乎成为了常态。一天晚上,正在洗脚的我听到楼道里紧急集合哨声,来不及穿袜子,套上作战靴就开始打背包。在冲进水房给水壶灌水时,短短的五米距离,我滑倒了三次。背着湿漉漉的被子,我奔到操场跑了武装五公里。演习行军,它带着汗酸味和硝烟味,伴随着我完成一次次防御与进攻战斗!驻训荒野,它化身桌子,映着手电筒的灯光,陪我完成一份份新闻稿件!

别看被子颜色淡,它带给我的感情很浓!

那次拉练宿营,半夜我被班长喊起来站岗。旁边的坟地和孤寂的鸟叫惊得我没有丝毫困意,肚子的咕咕叫声和急促的巡逻步伐声在夜里听得更清楚。回到帐篷时,我发现被子里多了两块儿面包,旁边的水壶也是满满的热水。饥肠辘辘的我,一顿狼吞虎咽。那一晚,我带着满足沉沉睡去。后来才知道,饼干是班长偷偷塞到我被子里的。班长已经退伍好几年了,每每谈及此事,他风轻云淡,我铭记在心。

再后来,单位给我发了新被子,可总感觉没有老被子盖着舒服坦然,索性把新被子寄给父亲,让父亲的生活里多了点部队的味道。

老被子裹着父亲的嘱托与期望,也承载着我的梦想与追求。几多经验教训,几多付出收获,被面不断发黄变白,我的军旅人生也越来越厚重了。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
解放军新闻宣传中心主办 Copyright ©1999-2020 w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09437号公网安备11009437号
关于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1号

投稿邮箱:wj@81.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