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卫士是怎样炼成的

来源:人民武警报·星期特刊作者:张锦霖责任编辑:王龙伟
2019-08-05 16:22

桑宏宇

那些打不垮我的,将会使我更加坚强

2009年10月,从来都吃得饱、睡得香的王宝虎,突然连着失眠了好几宿。

服役即将满5年的他,面临人生又一次重要选择:是申请留队、晋升中士,还是去报名参加全国公安特警公务员招录。

“如今又不打仗,你老当个大头兵有啥意思?”“当特警挺好的,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你有这本事,去给老板当保镖,年薪几十万轻轻松松。”……周围的人七嘴八舌,那声音就在王宝虎的脑子里转啊转。

站在十字路口,向左转,还是向右转?几年来习惯了听口令做动作的王宝虎突然失去了方向。

是离去,还是坚守?这几乎是和平年代每一名军人都曾面对的选择。

就在王宝虎彷徨迷茫的时候,信心满满参加特警招考的刘鲁运,竟然因身高问题被直接淘汰;素质过硬的桑宏宇遗憾地错失两次考学、两次提干的机会;优秀班长封宇恒因文化成绩不理想导致提干考核失利,永远失去了成为一名军官的机会。

人只有在逆境的时候,才会更好地看清自己。时代的大风劲吹,是要做浮尘,跟着世风一起飘,还是如磐石般沉稳,坚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每个人有着自己的选择。

“就是舍不得脱下这身军装。”刘鲁运做出了选择。这军装,是皮肤,是青春,是生命的一部分。他披上战甲,继续出征,来年的武警部队特战分队干部骨干比武,刘鲁运勇夺突击专业第二名,荣立个人一等功。

“当不了军官,我就当好一个兵。”封宇恒做出了选择。武警部队首批士官长、全军士官人才奖一等奖、全军优秀“四会”政治教员、武警部队优秀教练员……这时代绝不会辜负每一个执着奋斗的灵魂。

“有了爱的温度,才有了忠诚的纯度和硬度。”张光付做出了选择。“活雷锋”“大恩人”“好哥哥”……每一个爱心绰号都诉说着一段故事,记录着张光付14年学雷锋的不变初心,让爱在新时代的春天奔涌。

也是因为爱才串起了军人的家与国。2017年,桑宏宇远赴外地执行任务。独自一人照顾孩子和婆婆的妻子王淑娟却被查出身患脑膜瘤。匆匆赶回的桑宏宇,看着病床上经历生死挣扎的爱人,忍不住热泪奔流。

身已许国,何以许卿?妻子手术成功,醒来,患难夫妻一眼相思,诉尽衷肠——你守着国,我守着你,日落长河,雪沃昆仑,生生世世,随你。

真正坚定的信念,绝不是无理性的盲从,而是绝望后的取舍、取舍后的自信,是在痛苦与挫折后一次次站起,告诉自己:那些打不垮我的,将会使我更加坚强。

生活的有趣就在于,你昨日的最大痛楚会成就你明日的最大力量。

从失落和迷茫中走出的王宝虎,听到了使命的召唤。2010年4月21日,歹徒劫持人质躲进宿舍楼里,撩起的窗帘后,露出一把明晃晃的砍刀。

王宝虎临危受命,带头突击。“3!2!1!——”破门,王宝虎腾身跃起,扑了上去。歹徒手里的砍刀向王宝虎迎面抡来,他侧身一闪,贴身上前,一个夹颈别肘,把体重近100公斤的歹徒摁倒在地,人质安然无恙。

枕戈待旦、守望安宁,一旦有需、战之必胜,军人与和平的命题,需要整个时代为之注解——万家灯火,不必有我;守护盛世,必定有我。

那年,陈玉浩和战友担负执勤任务,深深体会了和平与安宁的可贵。

“我们已做好了战斗和牺牲的准备,因为祖国的利益在哪儿,我们为之捍卫的战场就在哪儿。”这就是中国军人。

国宾护卫队头车骑手王雷也找到了自己的战场。2014年10月,他首次担负国宾护卫任务,戴起头盔,听马达轰鸣,过往523天的努力训练与艰辛,过电影似的在脑海里一遍遍重演。这是他的战场,身后背负的,是强国的形象和大国的尊严。

时光凿去青涩,磨出成熟的光亮。军营里,年轻而忠诚的军人挥洒血汗、勇敢砥砺、成长蜕变,即将走上更大的战场,见证、守护盛世辉煌。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