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卫士是怎样炼成的

来源:人民武警报·星期特刊作者:张锦霖责任编辑:王龙伟
2019-08-05 16:22

周长帅

“我就是想当兵。”热血青年周长帅用这一句话回答父母的质问。经营着光伏产业、资产数千万的父亲,一心指望唯一的儿子能继承家业,可周长帅却对做生意没一丁点儿兴趣,他只想当个特种兵。

“我就是想当兵。”北京孩子王雷也用这一句坚定自己的决心。看完“99大阅兵”,10岁时的他就抱定了从军的志愿,梦想着“有朝一日也能正步走过天安门,代表中国军人接受人民的检阅”。

“80后”“90后”的年轻人,从小生活在和平繁荣的环境中,虽然远离了战火硝烟,但或是由于祖辈父辈的熏陶,或是因为图书、影视作品的影响,都对铁血激昂的军旅生活充满了好奇和向往,只等一个小火苗,点燃热情火种。

重庆娃儿封宇恒正是听惯了外公抗美援朝的战斗故事,又酷爱散打,才选择了以“武”为名的武警;江西后生刘鲁运,也是因为听了当兵的大哥几声清脆的“到”“是”,对军人肃然起敬,铁了心要当兵。

青春是什么?青春就是选择之后的义无反顾,青春就是总想看看地平线的另一边会是什么样子。

1994年出生的侯旭波,第一次离开家,就是远赴几千公里外的江苏打工。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一刻不停的流水线上,一站就是12个小时,侯旭波感觉自己就像颗微不足道的螺丝钉,在不停地原地旋转中碾磨着青春。

他渴望奔跑,渴望挑战。父亲电话里偶然提到乡里武装部来征兵了。侯旭波突然觉得自己世界的门被打开了,他决定了,一定要去当兵。

很巧,就在朱雪松从军的1997年岁末,武警部队首度决定开展“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评选活动,而到侯旭波入伍的2012年,“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已经连续评选15届,成为一个闪亮的品牌,成为一种路径的昭示,引领着广大官兵去拼搏、去奋斗。

当然,在彼时,这份至高的荣誉距离他们还很遥远。大潮汹涌,一颗颗小石块冲刷着、碰撞着,汇聚到军营。大门慢慢展开,年轻的新兵们将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与磨炼中,开启让他们刻骨铭心的人生旅程。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