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队一年,我终于“炼”成了一个兵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淞责任编辑:王龙伟
2019-07-10 15:13

“张淞越来越像个兵了!”半年考核结束时,政委的这句肯定,让我打心眼里高兴:下队一年,我终于“炼”成了一个兵。

研究生毕业后,我肩扛上尉军衔下队,在一众中尉排长中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工作中,队长和指导员考虑到我是研究生,且年龄和他们相仿,并没有对我提过多要求,这让一向要强的我更加想证明自己。“我有学历优势,一堂教育课还不信拿不下中队官兵?”我在心里暗暗琢磨获得中队上下认可的“招法”。

没过多久,机会很快就送上门来。一天,宣传科钏干事到中队检查教育教案,指出中队教案分析浅显、质量不高的问题。我向指导员主动请缨,申请担负教育授课的任务。为了上好教育课,我精编教案,甚至还翻出大学时的教材,但第一次授课效果并不好,很多战士昏昏欲睡。

课后,我反思是不是自己没讲清楚,于是周末上午又给官兵们补了一课。殊不知,官兵们非但不领情,还有人向指导员反映我侵占他们的休息时间。我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当即就撂挑子不干了。

一次吃完午饭回班里的路上,上士班长杨武善意地提醒我:“你总想用自己的学识征服战士,这只会适得其反,先试着融入他们,从一起搞训练开始。”杨班长的一席话让我如梦初醒,回想自己下队那么久,要么是在一旁“指导”训练,要么是找借口避开,作为排长实属不该。

下午的400米障碍训练我第一个带头就上,虽说在军校时也曾练过,但长期疏于训练还是让我在上高板时尝到了苦头,无论怎么用力,就是上不去,最后还是两名战士把我推了上去,这让我一时颜面扫地。接下来,我不断练习上高板的动作,手酸得吃晚饭时拿筷子都抖。这时,几名战士走过来,把他们的餐后水果都给了我,关切地说“排长辛苦了”。我第一次感受到中队官兵的关心,这也让我慢慢相信在战士面前出丑不丢人。

此后的训练,我不再当一个“局外人”,而是和官兵们一起“扎根”训练场。第一次练习爬绳,由于手臂力量较弱,我竟一趟也没有完成。官兵便想方设法地帮我,有给我加油鼓劲的,有边爬边给我讲解动作要领的。通过一下午的努力,我终于完成了一趟,虽然手掌磨破了皮,心里却很高兴。

慢慢地,战士们越来越认同我这个老大哥,生活中的称呼由“张排”渐渐变成了“淞哥”,周末时也会叫上我打一把“吃鸡”。6月初备战半年考核,夜训结束时,我还在给自己“加餐”,官兵看到了都说排长不休息,我们也不休息,这让我为之动容。最后,半年考核的好成绩也证明,自己的努力是值得的。

如今,在中队官兵眼里,我不再是“望而生畏”的硕士,而是人见人爱的战士。

武警云南总队执勤支队二中队排长 张淞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