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凉山支队执勤四大队副大队长布哈——

“脱贫,是一个有尊严的动词”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吴敏 郑蜀炎  姜永安  吕俊飞责任编辑:王龙伟
2019-07-09 09:36

★征求村民对扶贫工作的意见建议。

彝族有句谚语叫“钱面一时,人面一世”,意思是人的尊严比钱财更重要,这也成了布哈一再强调的重点。

为支持村里的脱贫攻坚工作,有个企业准备送几十头西门塔尔牛给村里,帮助发展养殖业。事是好事,可布哈仔细考察后发现,虽然这种牛体型大产肉多,但食量也大,需要有大片草场提供草料才行,这与当地山多林密的自然条件实际不相符。于是,布哈婉拒了这家企业的好意。

有人不理解,当面对布哈说,咱养不成要来杀了吃肉也行啊。听完这句话,布哈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人穷志不穷,有尊严地获得财富才有意义。这样做只会传为笑柄,断了发展的后路,彝乡不能自毁名声。”

有个公司为了所谓的“广告效应”,想掏钱让村民出镜扮演一些与扶贫实际不相符的角色。布哈毫不客气地加以拒绝:“我们要发展但不要施舍,我们挣钱但不讨钱。”

03

凡事走心了,也就不再纠结是“授以鱼”还是“授以渔”

在村民的眼里心里,布哈是有本事的人,不然不会干什么事成什么事。

布哈却说:“没有组织和部队的关心支持,我哪会有这本事?要真说有什么不同,我只是在责任之外多了一份感恩,在尽责的同时更加走心罢了。”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道理布哈懂。但在布哈看来,凡事都得走心,尤其是脱贫攻坚工作,很多时候还必须得“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

布哈进驻村里不久,一个满身酒味的村民路遇布哈,指着他就吼开了:“我啥子都没得到,脱贫有什么用?”考虑到对方已有醉意,布哈本不想和他多讲,但听到这个村民对党的脱贫攻坚工作说三道四,他提高音调说:“脱贫攻坚不会落下每一个民族、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人。但你自己不努力不奋斗,整天‘靠着墙根晒太阳,伸手等人送小康’,就是在丢彝族人的脸。”那名醉汉满脸羞愧地走开了。

布哈事后才了解到,这个村民之所以借酒浇愁,是因为他无力翻修自己那破旧不堪的住房。为了让他住得安全,在布哈提议下,村里将其住房列入民俗村统一改造规划。考虑到离规划落实还有段时间,布哈又自掏腰包请来专业人员,对其房屋进行鉴定,四处协调资金进行了加固整修。这位村民,以前满腹的牢骚话如今换成了满口的“卡莎莎(谢谢)”,成为脱贫攻坚工作的宣传者和参与者。

采访中,布哈告诉记者,对这些深度贫困户,如果还纠结于“授以鱼”还是“授以渔”的讨论,说不定会出性命攸关的大事。

在村民眼里,布哈的“有本事”更多体现在他 “扶贫点子多”上。

中国不缺农民也不缺公司,缺的是农民的公司。搞好深度扶贫,必须充分借力现代理念和发展模式。基于这两方面的认识,布哈展开了对彝乡脱贫攻坚方式的新探索。

他带领群众,结合村里的实际,精选出5种产业模式,使其在彝乡“安家落户”。

村里山林多,草、树花期长,对养蜂来说,这是得天独厚的条件。布哈动员本村的毕业大学生返乡成立养蜂合作社,推出了“合作社+蜂农+贫困户”的模式。

★与养蜂合作社成员研究养蜂技术。

彝族刺绣被列为“非遗”项目,本村有这门手艺的绣娘有近百人。布哈邀请专家对村里绣娘进行技术指导,与电商签约拓展销售渠道,使越来越多的彝族刺绣绣品走出了大凉山。

当地有一种“岩鹰鸡”,肉质鲜美,但只能在高山地区散养,销售、运输十分不便。布哈联系一家以鸡肉为主打菜的大饭店,一次又一次登门谈合作。不久,饭店老板在村里投资建起饲养基地,形成了“村民以资源、劳力入股分红”的新模式……

就这样,现代化发展模式一一成为该村脱贫致富的硬核,村集体经济也从无到有、由弱变强。

外部的“供血”加上内部的“造血”,以往过于“骨感”的梭梭拉打村渐渐“丰腴”起来,焕发出勃勃生机与活力。

一年过后,该村修通了公路、水渠,实现了自来水管入户。356户人家住进新居。家家配发了有20多种日常药品在内的“爱心药箱”。村幼儿园、学校正在改建之中。此外,村里还建起5个水冲式公用厕所、25个封闭式垃圾池……干净整洁的生活环境,唤醒了村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04

能被这个时代需要是一种真正的人生价值

大凉山大大小小的彝寨山乡,虽说都发生着令人欣喜的改变,可对梭梭拉打村的孩子,邻村的同学伙伴还是抱有一份羡慕——因为,该村的孩子可以参加 “军营开放日”活动。

经请示上级同意,按照相关规定,布哈和昭觉县中队精心筹划“军营开放日”,开阔了村里青少年的眼界。当这些大山里的孩子在训练场看到整齐的队列动作,在官兵宿舍看到整洁的内务时,在惊异之余发出声声感叹。

布哈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坚信一点——大凉山奔小康的接力棒终究要交到下一代手里。让红色基因传承下去,让科学知识成为照亮大凉山人前行的火把,让山里孩子从眼界到能力都紧跟时代的变奏,才是建设美丽富足大凉山的正道和坦途。

然而,骨感的现实紧紧揪住了布哈的心——还是有村民在孩子学习受教育上存在错误认识,导致部分适龄儿童失学。

要彻底改变彝乡面貌、创造美好未来,作为下一代的建设者怎么能没有文化知识?布哈恨不得把所有辍学的适龄孩子都拉回学校。

除有针对性地上门做工作、确保村里适龄孩童人人入学外,他还养成一个习惯——学校上课期间,但凡在校外见到适龄孩子,他就一定要问清楚没去上学的原因,直到把事情弄得明明白白。

深山里飞出金凤凰,此话一点不假。布哈驻村扶贫期间,梭梭拉打村在校的大学生就有16名。乡亲们一面为自己孩子学业有成笑在脸上,一面却因手头拮据愁在心头——

面对这种情况,布哈积极向总队领导汇报,争得部队支持。不久,“武警励志奖学金”设立,15名家里经济困难的大学生全部被确定为资助对象。与此同时,在布哈倡议奔波下,部队官兵还捐款设立了“爱民助学金”,一部分用于奖励村里学习成绩优异的中小学生,一部分用于帮助村里的困难家庭。

布哈在彝乡学校当教师的妻子也参与其中,开始了“家庭组团扶贫”。对一些特困户的孩子和孤儿,布哈与妻子既给予钱物相助,更给予亲情关怀。这些年来他们不断线地资助了18个彝族贫困学生,其中2人考上大学,一人还考上了研究生……去年,布哈家获得“最美家庭”的荣誉。

在大凉山脱贫攻坚的日子里,布哈深深懂得了“众志成城”一词的含义。除他以外,还有很多人在为梭梭拉打村由贫困走向富足而努力——他的老师、领导、战友、同学……还有很多甘愿默默付出的志愿者,他们中有的立足岗位奉献,有的捐资助学,有的送来校服书籍,有的前来义务支教……有了他们,才有了梭梭拉打村的今天。

布哈更知道,包括梭梭拉打村在内的彝乡村寨,正发生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明显、令人兴奋的变化。这种惊人的变化,应和着祖国和中华民族向富向强的脉动,辉映着人民军队不变的初心。

布哈告诉记者,能在这样的时代付出是一种幸运,能被这个时代需要是一种真正的人生价值。他坚信,梭梭拉打村的明天,以及更多的彝乡村寨的明天,必将更加美好。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