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群”之后,一个群主的失落与失重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吴敏 康智星 蔡啸天责任编辑:叶俊男
2019-05-06 15:22

为基层减负是一场脑子里的革命。只有通过持续不断地尊法、普法、用法,让行为始终运行在法治的维度空间,让运用法治思维想问题、作决策、办事情成为一种习惯,才能为官兵释放更多的时间精力,用于抓建落实、思战谋战。

点击“删除并退出”的那一刻,刘瀚林心情复杂。

作为某微信工作群的群主,武警安徽总队淮北支队政治工作处组织干事刘瀚林通过微信群给基层发通知,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这种习惯,刘瀚林曾经很不习惯。

调到机关之前,刘瀚林是“标兵中队”的政治指导员,同时也是5个微信工作群的群成员。为了防止遗漏重要通知进而影响工作,他从不敢关闭群消息提醒,手机经常“嗡嗡嗡”振个不停,甚至三更半夜和节假日都要“收文办文”。几年下来,他的发际线后移了许多。

然而,到机关之后,从群成员变成群主,刘瀚林对微信工作群的感情出现了变化。面对上级机关微信群配合云盘提取码的“神助攻”,文电通知和领导口头要求塞满了他的微信。无力反抗上面的压力,刘瀚林选择接受规则。

“收到”“明白”“马上落实”……两年多时间里,这种自己有呼基层必应的感觉让刘瀚林这个群主越当越有味。

为了使工作群运行有序,他精心制订了群细则。诸如责令群成员将群内昵称更改为实名,便于大家交流;收到通知时,要按照一定格式接龙回复,便于统计……“这些都是和别的群主们交流时学来的。”刘瀚林说,“都是为了方便工作。”

这一切,在今年2月初戛然而止。

彼时新春年味越来越浓,刘瀚林甚至已经编好了春节期间在各个群里发的拜年信息,各个工作群里大家相互集“福”,分享猪年表情包。很少有人想到,没有一个微信工作群能够跨进己亥猪年。

农历腊月廿八,武警安徽总队发文要求解散所有微信工作群。包括刘瀚林在内的很多机关干部,都感到不同程度的失落与失重。

退“群”之后连续好几天,刘瀚林都没睡踏实。“以前在群里就算是不发通知,分享个鸡汤文也能收获大家的认可和回应。”刘瀚林开玩笑说,再也没有那种一呼百应的感觉了。“现在自己在同学群、家庭群分享好文章或是发句感慨,回复的人寥寥无几。”离开了群主之位,没有人再去无条件地认可自己,这种感觉让刘瀚林怅然若失。

“心理落差倒还不算啥,最麻烦的是以后通知怎么发、要求怎么传达、落实情况怎么快速上报。”刘瀚林说,“以前微信群就像一根攀登绳,虽然爬起来很累,但手里总有个抓手。”

有段时间,刘瀚林只能先在纸上把工作梳理清楚,反复思考有没有缺项漏项,然后再挨个给基层干部打电话通知。刘瀚林说,以前大家可以把落实情况在群里“汇报”,现在他必须去不放心的单位实地看一看。有时候几个单位走完回到机关,已经夜色如漆。

和刘瀚林一样感受到这份失落与失重的群主,在该总队还有160个。对他们来说,退群之后的考验刚刚开始。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