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死3秒钟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郝文标责任编辑:王龙伟
2019-03-22 14:56

崔家堂绘

3秒钟,我们能做些什么?伸一下懒腰,做一个深呼吸,喝一口水……很多很多的3秒钟在你我的生活中,“唰”的一下,一晃而过,很难留下一点记忆。然而,有那么一个3秒钟,却永远改变了我的人生。

去年12月12日,新兵连组织手榴弹实投课目训练。一声哨响后,训练场上响起了手榴弹此起彼伏的爆炸声。

该我上场了,我不自觉地把目光投向站在不远处的中队长薛晟。我发现他攥紧拳头,给了我一个加油的动作。“报告!新兵郝文标参加实投。”我既兴奋又紧张地喊道。

当我走到投弹点,捡起手榴弹的时候,身后传来宽厚稳重的声音:“不要紧张,队长在这儿。”

是啊,薛队长在后面给我当安全员,怕什么。一定要给他争气,不能让他小看。我按照投弹要领,拧开弹盖,戳破防潮纸,套上拉火环,握紧手榴弹……

“投!”随着一声令下,手榴弹在我的手中划出一道弧线,在远处“咚”的一声爆炸了。

“不错!准备第二投。”薛队长暗暗对我竖起了大拇指。得到他的肯定,这次我暗下决心、给自己鼓劲,要投得更远、更规范、更潇洒,让他刮目相看。

我按照投弹要领,再一次开始实投。当投出第二枚手榴弹,我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身后一双大手把我猛地拽了回来,我整个人迅速被压在身下。几乎同时,“咚”的一声,手榴弹爆炸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意识到:出事了,应该是队长保护了我。“队长,队长,你还好吗?”我在他的身下焦急地喊道,却没人回应。一个不好的念头涌进了我的心里,队长该不会……

“队长,队长,你还好吗?”我边使劲往外爬边大声喊。“唉哟,你小子小点声,我好着呢。”说完,他慢慢地爬了起来。

“呀!队长,你流血了。”“嘘,小声点,别声张。”为了不引起恐慌,他硬是没吭声,一直挺到了训练结束。

当时,我们离爆炸点不足2米。事后我了解到,这么近的距离,留给薛队长的时间只有不到区区3秒钟。他这一扑没有经过思考,完全是出于自己的本能反应。

当我穿上军装后,记得有一次给家里打电话。我问妈妈,你们怎么也不来看看我。妈妈说,把你交到部队,我们放心。以前,我不懂为什么他们放心,或许没有这次投弹,我要用2年或者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理解这种信任。训练场上的这3秒钟,让我瞬间顿悟。

(龚 伟、周 健整理)

武警临汾支队吉县中队列兵 郝文标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