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客人

来源:中国武警网作者:洪福乐责任编辑:叶俊男
2019-02-12 14:42

母亲病重已3年余,从最初的卧病在榻,到如今基本能自理生活,生活的希望愈发明朗起来。在这期间,家里总会来往很多客人,他们有的提着些水果饮料,有的则是空手而来说几句心窝话,他们都是来看望母亲的客人。

面对来客,母亲最初是并不开心的。因为她内心实在无法接受这躺在床上的自己,更不愿让别人看到了她的病况,但母亲对任何来客都会笑脸相迎,让人瞧见她的坚强,并告诉他们,你看,我并不会被这病痛击倒。

后来,母亲已能下地走路,但来看望她的客人却稀少了,偶有从远方过来的亲戚,也是顺道路过,来看一眼便匆匆离去,加上平常生活距离远,与母亲能聊的话不多。这时候,母亲每天到开始期待有些客人来了,因为卧病的日子实在无聊。我在远方不必说,妹妹正读高中,父亲需要在家谋生,手脚并不灵活的她也没法靠做事来打发时间,唯有家中那台电视陪她。每念及此,我总无法想象母亲内心的煎熬有多深重,唯一知道的,就是那般乏味的生活,已经击退了母亲曾经独有的骄傲与乐观。

母亲的孤独我无法体会,如今离她愈发得远了,倒是更清楚地感受到了母亲生的希望——我和妹妹的成长,以此为她终日的幻想提供些新的养料。

我离家已7年余,生命的三分之一在远方度过。我常担心母亲的身体,可母亲却常与我说,“我马上就会好起来,到时候就能给你带孩子了。”“你放心工作,我在家一切都好。”其实我明白,我的那个家,正经受着怎样的磨砺,父亲那渐密的白发背后有多少的辛酸。

不知何时开始,我也成为了母亲的“客人”,每次电话总能聊上个把钟头,重复地说着上次通话的话题。

等好不容易休假了,回到家时,父亲会特意将昨晚的剩菜收起,专门备些菜品;母亲会换上新装,以此来为她彰显精神;妹妹则将我行囊里的衣服鞋子拿出来,为我洗净,这个家都想要为我做些什么。

这七年,我几乎都是如此,从部队匆匆回到家乡,与他们说几句宽慰的话,为他们购置几件衣服,然后匆匆离开,只留下一地的鸡毛,以及母亲成日的思念。

我因在远方而内心常怀愧疚,母亲却因我在远方而倍感骄傲。我知道,所谓生命的成长,从诞生之日那天便注定是自私的,一天天吸尽母亲生命的光华,以此填补生命的完整,最终我们愈发健壮,母亲则愈发颓唐。

回到部队,整个家乡的样貌又开始模糊了,只有母亲靠在门前看我远行的身影却日复一日愈发清晰。耳畔常回响起她那一句,“你快走吧,我等看不到你了,就回去了。”

诶,你看,又是小年夜了,我可爱的母亲。

二零一九小年夜·小洪同志于成都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