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通往幸福的大道上

来源:中国武警网作者:张国领责任编辑:叶俊男
2019-01-09 15:10

2018年12月14日,我接到通知,下午单位统一组织到中国国家博物馆,观看“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型展览”。

接到通知后,我的心情就进入不平静的状态,总有一种莫名的激动在脑海风起云涌着。吃过中午饭,我一改中午休息的习惯,来到浴室开始沐浴,我不能带着尘俗之气去那神圣的地方,要以一身清新之风,去看祖国四十年的奋斗成果。

作为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经历者、参与者、建设者、见证者,我知道这不是参观普通的展览,而是对我四十年奋力拼搏的青春年华,一次总体回顾,是对中华民族四十年砥砺前行的辉煌成就,一次集体敬仰。

沐浴之后,我找出一套崭新的军装,这是四十来经历过65式、82式、83式87式换装之后,定型的07式军装,我把领花、军衔、姓名牌、军种标志和袖标,都一一佩戴好,并仔细检查了一遍,以免出现不标准的地方。最后我把四排资历章佩戴在左胸前,戴好之后,我又把资历章上代表入伍年分的不同颜色的竖杠,重新数了一遍,不多不少,整四十道杠。也就是说我入伍已是整四十周年。

走向部队那一天,是1978年的12月18日,那一天正是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的日子,不知是历史的巧合还是命运的安排,我竟是如此幸运地,在人生刚一起步的时候,就踏上了祖国伟大变革的大节拍。

今天我去参观的正是四十年的伟大成就,我的心啊总是在欢快地跳。忘不了四十年前我入伍的时候,我的未婚妻到县城去送我,一路上因掏不起七毛钱的车费,而徒步走了七十里路,等走到县城时,她脚上那千层底的布鞋,鞋底竟磨出了两个大大的洞。

此时把部队发的制式皮鞋拿出来,涂上“金鸡”鞋油,用刷子一遍遍地反复擦拭。皮鞋也是刚穿上不久的,光可鉴影,没有灰尘。可我还是要擦,我要把它擦得锃光瓦亮,因为我要穿着它走向天安门,穿过辽阔的天安门广场,走向中国国家博物馆。

今天我参加的是集体行动,我只是参观队伍中的一员。但我敢肯定,这雄壮的队伍里,像我一样从军四十年的老兵并不多。大部分甚至是改革开放之后才出生的,他们没有我这种心情和体验,我的亲身经历是一个时代最好的证明。所以,今天我本人的形象,也是中国军人的形象代表,我要穿出中国军人的精气神。

从四十前入伍时刚发的65式军装,到今天的07式军装,我经历过五次大换装。今天的军装,从质地到款式,从种类到性能,都有了质的飞跃,在世界军队中,都是最好的。走在人流中,我要让世界从中国军人的气质,看习近平强军思想的贯彻和落实。

大轿车行进在长安街上,街道两旁的建筑雄伟、厚重、端庄、大气,展示着北京大都市的风采。太阳的七彩光线,铺满大街小巷,像人们的心情一样明亮而温暖。如潮的车流有序地行驶,国产车、进口车、合资车交织在一起,在太阳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从这各种车型和各国汽车汇聚的长安街上,不用解说,就能看出我们的国家改革开放的大门,开得有多大,中华民族的包容性有多强,这是任何一个国家所没有的胸怀啊。

天安门广场的人潮,一如继往地熙熙攘攘,每一张脸庞都透着豪迈和自信,每一双脚步,都是那么的有力而锵铿。不论朝着哪个方向行走,高高飘飘扬的旗帜始终是他们仰望的制高点。智能手机的摄像头,都在寻找着最佳的取景点,拍摄的不仅仅是一张张个人留影,自然的笑脸,更是一个人对祖国辉煌的赞美和惊叹。

当我们乘坐的大轿车驶近中国国家博物馆北门的时候,令我没有想到的场面出现了,五列纵队排列的队伍,在北广场形成了一条巨龙,为了这长龙阵不超越长安街的人行道,工作人员不得不将大家指挥成几折几转的蛇形队伍。

人虽众多,但队形不乱,从着装看得出,大家都像我一样,在出门之前都经过了精心打扮,虽是穿着严冬的羽绒衣,色彩依旧纷呈,笑意依旧飞扬。

军人的队伍是最整齐的,我们下车之后即引来无数赞叹的目光。就在排队的间隙,我看着这人山人海,我知道我也是这人山人海中的一员,一定也在被别人注视着。我们都是为了一个目标——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伟大成果。

在我前面排队的,是一位四十来岁的妇女,从她的穿着我已分不清她是来自城市还是农村,手中拉着一位小学生模样的女孩,粉红的脸蛋儿像一朵鲜花。我问她们从哪里来,她说是从河南漯河来,给孩子看病的,今天孩子出院了,她就带孩子来看看改革开放四十年成就展,让孩子看看以前的国家什么样,和今天做个对比,受受教育。

我听说是河南老乡,心中就感到分外亲切,我问她老家现在变化大不大?她笑得双眼都眯成了一条缝,连忙说:“大,大,与四十年前相比,变化都没法说了,现在这日子就像是在天上过。”

又一波队伍开始向前移动,我还要继续排到下一波,看着已经向前走去的老乡,我的心里觉得甜蜜蜜的。因为我入伍之前,改革开放还没有启动,我当兵的最大目的,一是吃饱饭,二是有衣穿。这两样是人生最基本的需求啊,就是这最基本的需求,却都不能达到。吃不到细粮吃粗粮,粗粮也是经常要断顿。

同样是那几亩地,分田到户之后,产量有了跳跃式的提升,我就想,分田之前生产队也穷,买不起化肥,产量上不去。刚分田到户,户家也买不起化肥,为啥粮食产量就增加了?这应该与种田者的心情有关,带着笑脸种下的种子,它应该也是带着笑脸在生长吧,否则,怎会农民心情一舒畅,粮食跟着往上长呢。

看着广场里排队的和路过的人们,不用多问,从每个人的身上、脸上、衣着上、眼神里透出的自信上、手中拿的手机上……每一个细节上,无不在透露着四十年来中国的天翻地覆和日新月异,无不在透露出五千年古老华夏的巨变。

此时,我虽然还没有走进国家博物馆,我的思绪早已飞向了遥远,我的心灵,已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升华……

张国领,河南禹州人,1978年入伍,武警大校警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武警部队政治工作部宣传文化中心。先后出版散文集、诗集、报告文学集16部,《张国领文集》(十一卷)。作品曾获“解放军文艺新作品一二等奖”、“中国人口文化奖”金奖、文化部“群星奖”银奖、《人民日报》文艺作品奖等六十多个奖项。有五十多篇作品被收入《中国军事文学年选》《我喜爱的散文》《中国散文排行榜》等选集。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