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和平积弊  聚力练兵备战

来源:中国武警网作者:徐新标  刘中华 责任编辑:张旭锋
2018-12-25 15:24

习主席关于加强备战打仗、破除和平积弊的一系列重要指示,是一次思想解放运动,核心是破除陈旧观念、传统习惯的束缚,革除一切与打仗要求不相符的积习陋习。“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当今世界正发生前所未有之大变局,我国安全形势正在发生新的深刻变化,武警部队担负的职能不断拓展,这些都对武警部队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几十年的和平,“和平病”已经渗透到部队的方方面面,我们思想麻痹、精神懈怠、安享太平,而没有绷紧打仗这根弦,就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有辱使命重托。能战方能止战,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这就是战争与和平的辩证法,只有居安思危、未雨绸缪,坚持向和平积弊开刀,进一步拧紧准备打仗的发条、训强练精胜战本领、强化真难严实作风,让聚力练兵备战的“兴军之光”照耀强军之路。

一、思想锈蚀比枪炮锈蚀更可怕,必须拧紧准备打仗的发条。

长期的和平环境,一些官兵“过日子”的“谋生”思想不断蔓延,“战斗队”的打仗意识明显衰退,患上了“和平病”。 有的在职忘责,“当兵就要上战场”的职责使命淡化,“真打真准备”的内在自觉没有真正树牢,“打不起来”“轮不上我”等侥幸心理大有市场。有的在岗怠战,对岗位练战缺乏动力,安于现状;身子进入改革强军“新时代”,但脑子还停留在“过去式”,对新时代的使命任务、对当前练兵备战的紧迫性认识不足,四平八稳,悠闲自得。有的在位不备,过去怎么干现在继续这么干,把开会发文当“主业”,把备战打仗当“副业”,抓应急作战准备嘴上喊得响,实际行动严重缺失。

根除和平积弊,必须从思想根子抓起。首要的是要把忘战怠战的“思想锈蚀”彻底清除出去,把思战谋战的“打仗思想”牢固确立起来。当前,最紧要的是用领袖思想统领官兵思想,培训发挥“红肩章”宣传队作用,开展习近平强军思想宣讲,抓好备战打仗精神的培育和传承,进行一场头脑大风暴、思想大学习、理论大武装,深刻体悟习主席的决心意图、忧思关切和部署要求,真正从源头上解决好“使命是什么、当兵为什么、打仗干什么”等根本问题。最关键的是强化内在自觉,扎实抓好主题教育,突出职能使命教育、形势战备教育、战争观教育,发扬优良传统,践行能打仗、打胜仗的标准,确立起“打仗和准备打仗”的思想,固化“战斗员”身份。最直接的是用实战训练锻造战斗精神,培塑“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和不抛弃、不放弃、不服输的劲头。

二、能力滞后比武器落后更堪忧,必须训强练精胜战本领。

直面领袖的“胜战之问”“能战之问”,我们自问“如果现在就打,我们准备好了没有”的底气足不足?能力够不够?是不是存有研战不深。看似下了很大功夫,但大都浮在面上,深不下去,议战议训还存在任务化、简单化的现象,议的不深不透。是不是存有谋战不细。作战准备还比较粗,稳坐办公室、不去训练场,联系实际不够紧密,远未达到实战要求,应急准备还存在情况对策研的不透、作战方案计划落细落深不够、保障需求细算精算不够的问题。是不是存有备战不实。练为看、练为考、练为演的现象始终存在,以比武论成败、单项论英雄,用“一支独秀”代替整体过硬,群众性练兵成了尖子比拼;担心“一票否决”满盘皆输,为了不出事故,人为降低标准,以牺牲战斗力为代价消极保安全等。

根除和平积弊,必须从实战训练抓起。习主席多次强调“部队还是要练,不采取实战化练兵,不加强练兵的力度,就无法消除‘和平病’。” 这告诫我们,实战训练才是治病除弊的重拳猛药、断根之策。就是要依据大纲抓,认真学习研究新大纲,按照“学懂全面、学会相关、学透分管、学精个人”的思路,搞清新大纲的主要变化、标准要求,坚持每周小会操、每月对抗赛、每季全员考,建立“龙虎榜”,设立训练奖励基金,表彰宣扬精武强能典型,立起“训练有为、训练有位”的导向。就是要紧贴任务抓。把用兵之时作为强兵之机,围绕常态执勤、应急处突和卫士系列演习,开展战例研究、战法研讨和战术作业,从严求实抓训,把标准定在训练场、把规矩落在训练场、把水分挤出训练场,该拉的实兵就拉、该带的实装就带、该打的实弹就打,切实使训练向战斗力聚焦、向打得赢靠拢,锻造一支执勤维稳利剑、反恐处突铁拳。就是要领导带头抓。带头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发展观、进步观,拿出“甘当小学生、念好一年级”的态度,带头练强打仗本领,多坐“硬马扎” 、少坐“软沙发”,多到一线“巡诊”,少在室内“坐诊”, 与官兵一起训练、并肩作战,处处以过硬素质和良好形象感召官兵、带动训练、凝聚部队。

三、训风虚假比火药掺假更致命,必须强化真难严实作风。

练兵备战,贵在出实招、用实劲,不能出虚招、耍花枪。反思当下的练兵备战,凑尖子、背台词、搞摆练等“假把式”还不同程度存在。形式主义还有市场。训练与实战贴合不紧,把“训好尖子”当成“练好部队”,把“考试本事”当成“打赢本领”,“训为考、训为比”“考什么、训什么”等问题还有表现。“靶场思维”还未根除。主要是紧贴实战、从难从严训练落实不好,有的对照考核标准抓训练,大考大练、先考急练、不考不练;有的实弹射击习惯于固定场地、固化姿势、固有敌情,过于追求米数、秒数、环数,把实战化搞虚了、搞偏了、搞简单了。监察问责还有盲区。往往监督检查多、帮带指导少,通报问题多、剖析原因少,一扫而过多、跟踪问效少,行为问责多、绩效问责少,刚性不足,威力不够,“药”到“病”未除。

根除和平积弊,必须从严实作风抓起。打仗硬碰硬,训练必须实打实。要完善评价体系。在传统训练评估体系基础上,建立信息化训练综合评价体系,建立训练档案,细化考评内容,优化考评方式,推开考核考评信息化,实现考核评价制度化、常态化、规范化。要建立容错机制。结合新大纲、新任务、新标准,突出重点、难点、热点问题,建立容错纠错机制,要勇于转型换脑、趟路架桥、敢试敢闯,不怕出错、敢于容错、勇于纠错。要从严训练监察。坚持查纠问题与指导帮带、追责问责与发现先进典型、督导整改与完善机制相结合,像巡视巡察那样加强训练监察、像禁酒那样严肃训练问责,把训练中的不正之风赶出训练场。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