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射箭的故事

来源:中国武警网作者:吴同超责任编辑:张旭锋
2018-10-10 15:56

在浩瀚的历史典籍中,有四个射箭的故事,其中蕴含的道理,引人深思。

第一则,纪昌学射。《列子·汤问》记载:纪昌学射于飞卫。首先,飞卫要他练习看东西不眨眼功夫。纪昌仰卧织布机下,目不转睛注视上下跳动脚踏板。两年后,即使锥子刺到眼眶边,也可以不眨眼。尔后,飞卫要纪昌练眼力。纪昌用牛毛系住虱子,挂在窗口,天天站着不眨眼地注视看。三年后,居然看到虱子像车轮子!回头,别的东西都像小山。这时,他引弓搭箭,一箭把虱子射落。

世上道路千万条,唯独没有捷径。学习任何本领都要扎扎实实从最基础的工作起,根基越深,后期勃发的潜力越大。南宋朱熹《观书有感》:“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朱熹认为,学习要抓好源头,也就是最基础的东西,这样才能上下贯通。人生何尝不是这样?1945年冬,毛岸英从苏联回来,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到了一个叫枣园的地方当起了农民,补上“劳动大学”这一课。恰如古人所言,“宰相必起于州郡,猛将必发于卒伍”。党选拔使用干部,更是注重基层工作经历。经过基层锻炼,艰苦地区磨炼、复杂环境历练,把基层的工作搞清楚、弄明白,这样干部发展才更有潜力。

第二则,常羊学射。《郁离子》记载:常羊学射于屠龙子朱。屠龙子朱曰:“若欲闻射道乎?楚王田于云梦,使虞人起禽而射之。禽发,鹿出于王左,麋交于王右。王引弓欲射,有鹄拂王旃而过,翼若垂云。王注矢于弓,不知其所射。养叔进曰:‘臣之射也,置一叶于百步之外而射之,十发而十中。如使置十叶焉,则中不中非臣所能必矣。”

猎物多多,楚王为什么不知该射何物?十片树叶,养由基为什么不能保证百发百中?目标不集中,不知道怎么选择。毛泽东在《矛盾论》中指出,“在复杂的事物的发展过程中,有许多的矛盾存在,其中必有一种是主要的矛盾”。 这就要求我们在学习和工作中既要学会统筹兼顾,更要明确主攻方向,把握中心和关键,防止不分主次,“眉毛胡子一把抓”。田野里有一种梧鼠,也叫五技鼠,它学会了五种本领:会飞、会走、能游泳、能爬树、会掘土打洞。但一样也不精通,说它会飞吧,它还飞不过屋顶;说它会游泳吧,连一条小河也渡不过去;会爬树,但爬不到树顶;走呢,还不如人走和得快;掘土打洞,还不能把自己的身体掩盖起来。名义上学会了五种本领,但实际上却一样也不中用。人生要学会选择,善于抓住主要矛盾,锁定目标,专心致志,终有所获。

第三则,列子学射。《列子·说符篇》记载:列子学射,中矣,请于关尹子。尹子曰:“子知子之所以中者乎?”对曰:“弗知也。”关尹子曰:“未可。”退而习之,三年,又以报关尹子。尹子问:“子知子之所以中乎?”列子曰:“知之矣。”关尹子曰:“可矣,守而勿失也。非独射也,为国与身亦皆如之。”

列子射箭的故事告诉我们,学习不仅要知其然,而且要知其所以然。有句老话,叫“人要活的明白”。人云亦云,亦步亦趋,皆非明白之举。规律的东西掌握了,办事情就会事半功倍。事情做了一件又一件,不知道为什么是这样,仅代表做了一件事情而已。凡事多问几个为什么,“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在“交换、反复、比较”中,把事情掰开、揉碎,归归类、排排队。

第四则,养由基射箭。《战国策》记载:楚有养由基者,善射;去柳叶者百步而射之,百发百中。左右皆曰“善”。有一人过曰:“善射,可教射也矣?”养由基曰:“人皆曰善,子乃曰可教射,子何不代我射之也?”客曰:“我不能教子支左屈右。夫射柳叶者,百发百中,而不已善息,少焉气衰力倦,弓拨矢钩,一发不中,前功尽矣。”

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认识自己。认识自己既非常困难,又非常重要,如果不及时反省、认清自己,人就会成为感情、欲望、成见的奴隶。宋代朱熹曾说,要“日省其身,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只有经常反思,才能达到“知明而行无过已”的自觉境界。在互联网时代,机遇多多,取得一些成绩并不难,难的是在某个制高点上,保持清醒头脑,持续向上走。因此,人生须戒骄戒躁,取得一点进步,当思总结经验教训之事,冷静捕捉下一个前进方向,不可迷失自我而目空一切。

四个故事,四个道理。思之鉴之。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