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四川总队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晓芳面对进退转改无悔奉献

白大褂里裹着一颗红心

来源:中国武警网作者:田 哲 刘 杰 李华时编辑:王龙伟
2018-04-18 15:33

3月的乐山,嫩绿初绽枝头,涌动着新的活力与希望。

3月17日上午,武警四川总队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晓芳,经过2个多小时的查房后走进办公室,刚刚摘下口罩,看到手机上5个未接来电,疲惫之余,心里又多了一份纠结。

“爸,我刚在查房,您有事找我?”张晓芳强打着精神问道。“我跟你商量的事你考虑好没有?”电话那边语气急切,“你们医院是不是快要改革了,早晚是要脱军装,医生这个铁饭碗到哪儿都吃香,更何况你所学的是这种热门专业,就别在部队干耗着了吧。”

老父亲一个“耗”字,深深扎痛了张晓芳的心。1993年,张晓芳从重庆医科大学毕业来到总队医院,战斗在传染科临床一线,每天与各种传染病打交道。23年的一线奋战经验结出丰富的科研硕果:先后在国家级及省部级杂志上发表科研论文20余篇,与院长周建丽合著“红细胞CR1活性及血清SCR1含量变化与肝病肝功能损伤程度的相关性研究”课题,获得武警部队科技进步二等奖,这些荣誉让张晓芳在当地行业内小有名气。

听说部队医院改革在即,一些私立医院高薪想要挖走她,结果纷纷吃了“闭门羹”。有的“猎头”为了见她一面,装病去挂她的号,软磨硬泡说,只要她每周去他们私立医院坐一次门诊,就会有一笔不小的报酬,这些都被她严词拒绝了。面对部队医院改革,张晓芳一如既往认认真真看病坐诊、研究病历,每周坚持2次大查房、出1天门诊、参加1次科内业务学习。即使周末休息时间,每逢遇有集体会诊和危重病人抢救,不论白天黑夜,张晓芳总是随叫随到,毫无怨言。

武警某部一名战士患多脏器结核和急性肾功能衰竭,住院长达半年多。入院时患者病情危重,医务处将患者病危通知书传真给单位,当时,单位人员及患者亲人都不在身边。张晓芳既当医生又担负起照顾病人生活的责任,并积极邀请华西医院肾病科教授来院会诊,安排患者定期进行血液透析。在张晓芳的积极救治下,患者病情逐渐好转并康复出院。

全军现役干部转改文职人员政策出台后,科里有名同志工作开始懈怠起来,请假的事由也慢慢多了。一次,这名同志无意中翻了夜间值班登记表才发现,每当自己不在的时候,张晓芳都自己顶了上去,第二天还坚持正常上班。这名干部不好意思地找到张晓芳承认错误。张晓芳严肃地对他说:“‘若以小利计,何必披征衣?’军医因部队而生,也应为官兵而战。高尚的职业精神是一种担当精神。周围环境越是变化,越需要我们振奋精神。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党和医院培养我们这么多年,非常时期更应该主动挑起肩上的担子。”

平心而论,张晓芳也不愿脱下这身神圣的军装,但是她更放不下官兵那一双双渴求的眼神。一次,张晓芳正在给一位急诊战士会诊,他突然咳嗽、痰中带血,这是肺结核的症状之一。“那你不害怕被传染吗?”面对笔者的采访,张晓芳笑了笑:“说完全不害怕是假的,但我最怕的还是因为疏忽没发现病情让战士归队,那影响可就大了。传染病非常特殊,治愈一个就可以减少或者防止更多的人被感染。保健康就是保战斗力,必须如履薄冰、细致防护。”

“改革当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但只要组织需要、官兵需要,我愿意在部队医院干一辈子。即使脱下军装,我也是一名军队的医生,也能为部队战斗力建设添砖加瓦。只要能为官兵多做一点、多做一天,就是我最大的幸福。”经过几天思考,张晓芳给父亲回了这样的电话。

轻触,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