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记儿时荠菜香

来源:中国武警网作者:于保月编辑:王龙伟
2018-04-16 15:48

农历三月三,荠菜赛灵丹。

初春时节,清明前后,耐寒力和生命力极强的野荠菜,就已经在大江南北的田埂、草地和溪水边露出了头。闲不住的乡下人这时候便会挎上一个小篮子,下地去采摘野荠菜。

乡下的孩子采摘野菜的能力是如今城里的孩子无法比的。也可能是出于天性,也可能是从小环境熏陶的缘故,哪些可以食用,哪些不能食用,他们从小就能分得清清楚楚。

野荠菜,又名地菜,作为食用野菜,最早在《诗经》里就有“其甘如荠”之句,可见起码在春秋战国时期,古人就知道荠菜味道之美了。荠菜是初春最早可食的野菜,也是乡下人初春季节饭桌上的时令菜肴之一。

初春的野荠菜,有着极强的生命力。一棵荠菜,从根部分蘖,可以分出三四个头或者六七个头来,每一个头都有一根花茎从各自的菜心里挺出来,可以长到尺把高。每一根花茎又可以分出许许多多叉来,每一根叉都能开花。花茎是一边开花一边往上长,下面的结籽了,上面的正开着花。花细小,白色,无味。也许有微弱的气味,只是人闻不到罢了,否则不会有小虫子在花间飞舞。花籽极细小,色金黄,像煮熟了的鲫鱼籽。

开春的田野上,野荠菜随处可见。在那还是一片枯黄的野草丛中和荒芜的田间地头,一眼就能发现它清新绿嫩的身影。一丛丛、一簇簇,绿得像素雅的碧玉。尤其是清晨,当你走到它的跟前,那叶片上的水珠仿佛像是眨动的眼睛,向你发出热情的问候。特别令人感慨的是,在过去生活困难的年代里,农村的人们从心眼里感谢大自然的这种馈赠,正是有了野荠菜这样的时令野菜,才让人们度过了生活艰辛的日子。

永远也忘不了小时候在家乡采野荠菜的情景。每当春天天气好的时候,村里的刘奶奶就会领着一群小孩子去野外采荠菜。

刘奶奶是个慈爱细心的老人,在采野荠菜的过程中,她会耐心地教孩子们认识各种各样的野菜。她把一种种野菜摆在地面上,如何采摘,如何辨别,都讲得头头是道。

野荠菜采回家后,刘奶奶会盘坐在胡同口,认真细致地往小箩筐里分择这些野菜。每到这时候,街坊邻居的大人小孩就会围坐一圈,听奶奶讲那些不知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有趣故事。一阵接一阵的笑声,总是在胡同里响个不停。

临近吃饭的时候,胡同里就会飘出野荠菜那诱人的香气。街坊邻居们总会在这时候,收到刘奶奶送来的一盘一碗的菜团子或凉拌菜。小时候,这种乡下人特有的邻里和睦,总是幸福地充盈在自己的心田深处……

那时候的乡下,家家日子都不富裕。不仅小孩子放学后要下地挖野菜,就连大人们也会在农忙的间隙去采摘野菜。记得父亲下地干活回来的时候,常常会在背后的筐子里拿出一把把的时令野菜,那是父亲在田间地头随手采摘的。母亲清洗过后,下锅炒一下,饭桌上就会多出一盘清香可口的青菜。

记得那时候家里做荠菜最多的是用玉米面包的菜饼子。母亲把一个个菜饼子很利索地贴在用柴草烧热的锅沿上。一会儿,一个个香气四溢的菜饼子就出锅了。

用野荠菜做的菜饼子好吃,用野荠菜做的海鲜汤味道更佳。小时候海边的海味较多,而且特别新鲜。母亲就会用采摘来的野荠菜和刚刚从海里捞上来的大对虾或牡蛎肉,放在一起做成青菜海鲜汤,有时候也会在里面放上一把挂面,做成满满一大盆海鲜面。我放学回家,一次能吃上几大碗,那鲜美的味道,至今想起来还特别留恋。

如今在城里的菜市场上,偶尔也会见到这些乡下特有的野菜,只不过大多是人工栽培的。过去生活艰苦的年代,人们吃野菜是为了充饥。现在城市的人们吃野菜,更多的是为了调剂一下生活,寻找童年的味道。

一道野菜,如同一面镜子,映照出时下大众生活的美好和富足。在品尝大自然馈赠的菜肴时,我品味着这种平常生活的快乐,更珍惜平淡日子里的这份平实的幸福。

轻触,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