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相思树”

来源:中国武警网作者:孙进军编辑:王龙伟
2018-04-04 15:49

初春的内蒙古阿尔山,雪还是那么厚,风还是那么硬。清明前夕,内蒙古兴安盟行政公署干部李心日夜兼程,从乌兰浩特赶到阿尔山,来到北部战区陆军某旅三角山边防连,登上三角山哨所。哨所前,一棵樟子松迎风傲雪,挺拔而倔强,在这里一站就是30余载,官兵们亲切地叫它“相思树”。跪在树前,未语泪先流,他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这里了。

李心说,“相思树”是爸爸妈妈的化身,也是我的心灵寄托;官兵们说,“相思树”象征忠诚、责任与奉献,是我们心中的信仰,给了我们戍边的动力。

转眼间34年过去了,53岁的蒙古族退伍老兵白依拉永远难忘:生死关头,老连长李相恩那奋力一推。他说:“我这条命是老连长给的,我永远欠他的。”

时间回溯到1984年初夏。那天,白依拉跟随连长李相恩策马巡逻在哈拉哈河边。这条季节性河流,上游深入中国内陆,下游为中蒙边境的界河。每逢春夏,覆盖大兴安岭的积雪融化,山洪常发,当地牧民称之为“桃花汛”。

第一次参加巡逻的白依拉,一路上感到步步惊心。站在河边,眼前汹涌的巨流,让他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只有渡过这条河,走完对岸的最后1.5公里,才算真正完成此次巡逻任务。用余光看看李相恩,那张坚定而从容的脸庞,让白依拉镇定下来:有连长在,怕啥!听说,每次巡逻途遇危险时,连长都是第一个过。

“我前面走,你跟紧啦!”李相恩边说边牵着马下了河。凭着多年经验,他目测水位判断应该安全。但行至河中央时,河水突然暴涨,快速接近胸口。这时,一股巨浪卷来,白依拉险些被掀倒,他死死拽住马尾巴,人就像个醉汉在水中摇晃。“小心,洪峰来了!”远看又一股洪流袭来,李相恩大喊一声,转身一把抱住白依拉,奋力将他推向旁边的岩石堆。白依拉回头一看,连长却消失在急流中。“连长,连长……”白依拉满脸泪水,撕心裂肺地哭喊着。那一刻,他多想有块岩石或是树墩能挡住连长,让他绝处逢生。四天四夜里,战友们泪水流干了,眼睛熬红了,嗓子喊哑了,也未找到连长。

惊闻噩耗,李连长的爱人郭凤荣一阵风似的“刮”往连队。面对白依拉的哭诉,郭凤荣悲痛欲绝,当场晕倒过去。躺在连队卫生室里,她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相恩一定还活着,我要把他找回来!”她拔掉针头,冲向丈夫失踪的地方。沿着河边,郭凤荣走着、跑着,哭着、喊着,累了就瘫坐在岸边发呆,任凭泪水一遍遍冲刷着脸颊。郭凤荣在哈拉哈河边苦苦守望了三天三夜,最终未能等来那个熟悉的身影。

第二年春天,郭凤荣怀抱两岁的李心,来到三角山边防连。在哨所最高处,她一捧土、一行泪,亲手栽下一棵樟子松。从此,这棵树就像一名痴情的恋人,日夜伫立在山巅呼唤着丈夫归来。

此后,郭凤荣独自含辛茹苦把儿子养大成人。无论家境多么困难,她从未向组织提过条件。几年前,她被查出肝癌晚期,病情不断恶化。弥留之际,她拉着儿子李心的手叮嘱道:“我死后就一个愿望:把我的骨灰撒进哈拉哈河,让我永远陪着你爸爸……”李心满脸泪痕,深情地望着母亲,点了点头。

站在哈拉哈河岸边,望着咆哮的河水,李心紧紧地搂着母亲的骨灰盒,生怕一阵风把它夺走。他心想,这是母子俩最后一次拥抱了,他和妈妈真的要永别了。或许,爸爸就在不远处等着她。他边撒骨灰边大声喊道:“爸爸,妈妈陪您来了。从此,妈妈和您永不分离!”

哈拉哈河岸边,送别老连长的妻子郭凤荣后,上士陈富军一直闷闷不乐,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想想老连长的爱情,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花前月下,却赢得恋人一生的坚守。再想想自己,参军十载,一次次恋爱,一次次“吹灯”,快成“失恋专业户”了。那天深夜,郁郁寡欢的陈富军通过手机QQ扔出一个“漂流瓶”,上面写着“相思树”的故事,文尾还加了一句:她们都说边防军人很傻。意想不到的是,一会儿工夫,竟然有人留言了:谁说边防军人傻?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是他们的负重前行换来的。致敬!永远爱他们…….

天各一方,聊来聊去,两人竟聊出了“火花”。对方是个女孩,名叫闫丽云,年龄与陈富军相仿,是山西朔州某医院的一名护士。聊天中的字字句句,都表达了她对军人的爱慕与崇敬。更巧合的是,两人是同乡,且两家相距不过50公里。半年后,他俩确立了恋爱关系。

“我想去部队看看你,正好也看下边防什么样儿?”有一天,闫丽云在微信中要求道。“这几天下大雪,路上不安全。你别来了,春节我回家看你!”陈富军以各种理由婉拒,他担心女友来这儿一看,他俩的事就“黄”了。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一个漫天飞雪的周末,室外温度接近零下40摄氏度,女友突然“从天而降”,让陈富军感觉仿佛在梦中……“走!带我去看看你常说的‘相思树’。”冻得满脸通红的闫丽云,顾不上休息,迫不及待地说道。风雪中,两人手牵着手,艰难地登上哨所那58级台阶,来到“相思树”前。

蓝天白云下,那棵樟子松迎风挺立,晶莹剔透的树挂亮得刺眼,树枝上的哈达随风飘扬,旁边的牌子上简要记录着“相思树”的来历。“再给我讲讲老连长的爱情故事吧,详细点!”闫丽云说道。陈富军娓娓道来,像是在讲述一个童话故事,讲到动情处几度哽咽。闫丽云望着陈富军,也听得泪流满面,泪水滑落在大衣上结成白色的冰霜。面向“相思树”,两人深深三鞠躬,然后十指相扣,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在连队的一周,战友们不停地向闫丽云“爆料”:指导员说,富军可是我们连队的“大拿”,身兼数职,样样精通,是个难得的好兵;同班战友说,陈班长像头“老黄牛”,见困难就上,见荣誉就让,对我们亲如兄弟,还两次把立功机会让给我们……“这不正是我苦苦寻找的那个人吗?能吃苦、敢担当、有爱心,嫁给他,不会错!”闫丽云暗自欢喜。

返乡后,闫丽云主动来到陈富军家里,看望未来的公婆。有一天,陈富军在电话里唉声叹气地说:“我爸病了,30多亩地等着耕种,看来今年的收成要泡汤了。”“放心吧,有我呢!”放下电话,闫丽云就直奔陈富军家,把老人安顿住院后,一边精心照料,一边下地播种。待老人康复出院,地也种完了。陈富军的父亲连竖大拇指:这儿媳妇,打着灯笼都找不着!

有情人终成眷属。两年后,两人步入婚姻殿堂,第二年还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如今,每次来连队探亲,闫丽云都不忘去看看“相思树”。她说:“‘相思树’是我们的‘红娘’,更是我们爱情的见证!”

上士冯文宇被从雪窝里拽出来时,感觉脑袋晕晕的: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咋就飞进了这雪窝里?在战友搀扶下,冯文宇缓缓站起身,努力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幕。他揉了揉眼睛,发现不远处有人正在拍打连长贾明山身上的雪,卫生员还手忙脚乱地为连长包扎受伤的手。“太险了,都摔到悬崖边了!”“要不是连长眼疾手快,这下可要出大事了!”战友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冯文宇这才慢慢恢复记忆,他突然意识到:刚才连长的奋力一拽,救了他的命!

那天是农历大年初一,贾明山奉命带领6名战士前往中蒙边境的1381号界碑巡逻。天刚蒙蒙亮,7名官兵像往常巡逻出发前一样,列队面向“相思树”三鞠躬。贾明山庄严地敬了一个军礼,大声喊道:“老连长、嫂子,给你们拜年了。今天,我们又要去巡逻了…….”之后,他们唱着军歌,骑着马踏上了风雪巡逻路。经过6小时的艰难跋涉,他们终于到达雪峰之巅的1381号界碑。观察、检迹、拍照……官兵们一丝不苟,各司其职。确定边境安全后,贾明山下令返回。

每次完成任务下山时,人和马都特别兴奋。夕阳西下,行至雪浅路段,官兵们开始策马飞奔。这时,冯文宇的马突然嘶叫着冲出队伍,疯了一样向前狂奔。任凭冯文宇怎么拽怎么喊,都无济于事。“马惊了!”贾明山大喊一声,用力挥动着马鞭,像一阵旋风似的追了上去。追至两马平行时,贾明山抓往另一匹马的缰绳狠命一拽。马戛然停住,冯文宇“嗖”地飞进5米外的雪窝里。战友们追上来时,发现悬崖近在咫尺,连长的双手血肉模糊。

其实这样的经历,还有很多。连队干部常说:“不为战士遮风挡雨,就不配当三角山边防连的干部!”那一刻,冯文宇想起了老连长李相恩,又想起了那棵让他们魂牵梦绕的“相思树”……

轻触,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