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士赵鹏鹏

迎战“魔鬼周”| “菜鸟”的中场战事

来源:中国武警网作者:吴敏 刘金汉编辑:王龙伟
2018-03-20 09:57

(图片摄影:何彦卿)

下士赵鹏鹏想当组长,不是一天两天了。

“组长”是个多大的官?比芝麻还小一点儿——只管5个人,不足一个班。但赵鹏鹏不这么认为:“每次特战训练,组长说跑就得跑,小心脏跳得都快蹦出来,可双脚还得迈开步子。”谁都知道,战场最小的指挥员是组长,但最有“权利”的也是组长。因为,最直接的命令都是组长下达。

这是赵鹏鹏第一次参加“魔鬼周”。虽然还不知道“魔鬼”真正的厉害,但平素训练成绩名列前茅的他,憋着劲儿想“出彩”,天天盘算着自己的实力排名。更何况,组长出发前发烧多日,坚持不下火线,今早因严重脱水晕倒。显然,今天的山地捕歼课目,必将会诞生一名“临时”组长。

“临时”组长也是长。赵鹏鹏脚下不敢含糊,心里却不停地琢磨:“列兵实力不如自己,但组里有名‘老特战’。谁会当上‘临时’组长?”机会真像是馅饼。“第一组方位?人员?”对讲机里,作训参谋急躁的询问声,刺刺啦啦地挠耳朵眼儿。“第一组现有4人!”回答完毕,“老特战”向上级建议,由赵鹏鹏担任“临时”组长。对讲机沉默一分钟后,重新响起:“赵鹏鹏,命令你率领小组人员,快速前进!务必按时抵达目的地。”“是!”赵鹏鹏回答完毕,一瞬惊喜一瞬愁。回头一看,列兵耷拉着眉眼,“老特战”似笑非笑。

翻过斜坡,又是深沟。“老特战”一屁股坐在斜坡上,摘下头盔,坐在地上:“我走不动了,你们先走。”

赵鹏鹏想知道,“老特战”为啥推荐自己,却又撂了挑子。

前一天,狭窄空间生存训练,赵鹏鹏和“老特战”分在一组。赵鹏鹏第一个穿戴完防毒面具,冲进投掷了催泪弹和烟幕弹的独立房。没承想,视线瞬间被黄色烟雾遮挡。赵鹏鹏感到喉咙像被点燃的辣椒烧灼着,怎么忍也忍不住剧烈的咳嗽。短短几秒钟,比一个世纪都长,赵鹏鹏万般无奈,退出考核,创造出“魔鬼周”集训狭窄空间生存训练历史最差成绩。

赵鹏鹏摘下防毒面具,鼻涕眼泪一大把,咳嗽一声连一声。“老特战”投来的目光如同利剑,刺得赵鹏鹏心口比喉咙还痛。

质疑?责备?嘲笑?赵鹏鹏没等“老特战”开口,转身逃离,如同斗败的公鸡被拔掉亮丽的羽毛,低下高昂的头颅。其实,赵鹏鹏实力不俗。虽然没有“老特战”身经百战的经验,但在同批特战队员中,赵鹏鹏并非无名之辈。他当兵第二年,当上副班长,加入特战排。第一次参加特战比武,就夺取快速应用射击季军。

“‘菜鸟’还能当组长?”第二特战小组悄然走过,扔下一句质疑。“老特战”大声说:“昨天的成绩不能预言明天的战况!敢拼才能赢。”赵鹏鹏不知道,“老特战”是怼第二特战小组,还是提醒自己。说话间,“老特战”已然起身,一声不吭地朝前走。

赵鹏鹏紧抿双唇,大步流星追赶。身后,两名列兵也快步跟上。

“组长,你知道昨天生存训练课目失败原因吗?”列兵气喘吁吁,边追边说。赵鹏鹏停脚转头,站在原地,等待答案。

“昨晚,‘老特战’检查你的面具发现,问题出在面具穿戴上。你的面具轻微变形,卡扣没有锁死,导致面具与脸部结合不紧,装备没发挥防护作用。他原本想告诉你,可又把话咽回去了,就想让你记住,战场上的任何一点疏忽,都是‘魔鬼’下手的机会。”

赵鹏鹏听完,心中一暖。他忽然明白,“老特战”为啥推荐自己担任临时组长,而自己缺少的,绝不仅仅是实战技能。

日出东山,群鸟远翔,天空中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

职务虽是临时的,但任务却不“临时”。“菜鸟”组长不甘身背“菜”名。赵鹏鹏拔足狂奔,追上“老特战”时,侧身一笑,大声喊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菜鸟的中场才开始……”

心声

敢拼才会赢

■赵鹏鹏

许多英雄都曾是“菜鸟”。技能三分靠苦练,成绩七分靠打拼。爱拼才能飞高远,敢拼才会打得赢。

轻触,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