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狐”来袭|枪机对战-“杀手”李振超

来源:中国武警网作者:吴 敏编辑:王龙伟
2018-01-30 10:10

有这样一群勇士,用“超敌、胜敌”的过硬本领,磨砺“反恐利刃”。他们有一个响亮的名字:“蓝狐”。今天,让我们走进武警部队唯一一支专业蓝军部队——武警部队高岭训练基地特战对抗中队,倾听专业反恐“蓝军”的热血故事。

清晨6时,腾格里沙漠从沉睡中苏醒。“杀手”李振超望着天边绚烂的朝霞,似乎嗅到一丝实战的血腥气息。

“毫无胜算!”李振超暗自揣摩:“这场沙漠追逃反恐演习,或许将是自己输得最惨的一仗。”

要知道,李振超“杀手”威名远扬,逼迫他做出这样的判断,实非易事。4年前,某反恐演习,李振超率领4名“蓝军”,击毙“红军”96名队员。酣战结束,仅剩李振超一个人幸存。然而,这次任务更为艰巨,难度堪比徒手纵穿腾格里沙漠。

“论装备,‘红军’上有直升机,下有沙漠摩托,‘蓝军’只有两条腿;比人员,‘红军’出动200名特战队员,个个都是反恐精锐,‘蓝军’仅有10人,还要挟持2名人质。”领头“狐首”分析:“在现实反恐战斗中,究竟什么样的暴恐分子,值得‘红军’动用如此力量悬殊的队伍围追捕歼?”

“全体人员分三组,朝东、北、南三个方向奔袭,力争拖延时间。”“狐首”一声令下,拽起“人质”,窜入沙海。

枪支、子弹、饮用水,负重20余公斤,厚重的作战靴一步一坑陷入黄沙。李振超每走一步都会有沙粒灌入鞋中,磨得脚趾头疼。他回头招呼两名队员:“这一仗,咱们要螳臂当车、背水一战。”

“杀手,别净说漂亮话,还是想想怎么先躲过1个小时。输也不能输得姿势难看。”一名“歹徒”挤兑道。

李振超脚下不减速,口中不含糊:“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就能以少博多、以弱制强。”

“嗡,嗡……”突然,远处传来沙漠摩托发动机轰鸣声。李振超冲上沙丘,拿起望远镜边观察边思忖:“单靠两条腿,肯定跑不过‘红军’的沙漠摩托。”

李振超喊道:“快,就地伪装。”话音甫落,他将人质推倒在沙丘下,迅速用黄沙掩埋全身,只留口鼻呼吸。随即,其他“蓝军”快速隐身没入黄沙。沙漠摩托的轰鸣声近了,近了,又远了。

李振超一跃而起,眯起眼睛,四下张望。只见沙梁另一侧,一片绿色灌木蓬勃招展。“地势、隐蔽物、风速……”李振超大脑飞速运转,计算最佳射程和角度,脑海中萌生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回,我们以逸待劳。”李振超解下身上的背囊,边扔矿泉水瓶、食品袋,边朝灌木丛奔去。

“你们负责诱敌深入,我负责精确打击。”李振超钻入灌木丛中,架好狙击步枪,手指沙丘方向,下达命令。

李振超趴在地上大气儿没喘匀称,空中出现4架“红军”直升机黑影,直奔“蓝军”而来。

“你枪法虽然好,但仰角射击难度大、精度低。”队友劝告李振超不要以卵击石:“万一狙击失败,就会彻底暴露。到那时,将创造‘蓝军’溃败的最短时间纪录。要不,咱们先躲过这一关?”

“与其亡命沙海,不如放手一搏。难道你不想创造‘蓝军’胜利的最短时间纪录?”李振超反问。

“我们从未与直升机对抗。这会不会违反演习规则?”队友再次相劝。

“反恐实战中,暴恐分子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干掉对手的机会。要想磨出‘红军’最强的锋芒,就要发挥‘蓝军’最大的威力。”李振超猜测着:“这一次,直升机到底能够飞多低?是否能够进入最佳射程?”

黄沙狂舞,打在战术眼镜上噼啪作响。 4架“红军”直升机成战斗队形呼啸而来,很快发现沙丘上被“蓝军”遗弃的背囊,盘旋着降低高度,向李振超藏身的灌木区逼近。1000米,800米,直升机越压越低,旋翼搅起的沙粒如同颗颗铁弹,射向四面八方。“红军”飞行员打开机舱门,观察搜索地面情况。李振超屏住呼吸,瞄准镜牢牢锁定直升机,静静等待时机。眼见直升机一个盘旋侧飞,李振超冷静扣响扳机。

“嘭!”机舱内红色烟雾升起。对讲机里,传来导调组的声音:“1号直升机坠落,机上所有人员退出演习!”

“嘿,我们干掉一架直升机!‘杀手’,太酷了!”队员们击掌相庆,目送直升机群转向而去。

汗水冲开油彩,在李振超脸上勾勒出山峦丘壑,他嘿嘿一笑,低喝一句:“别高兴太早,血战刚刚开始。”

不按套路出牌

卓书伟

没有战斗规则就是唯一战斗规则。“蓝军”“杀手”永远不按规则打仗,才能在千变万化的实战中磨砺“红军”锋刃。

轻触,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