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新时代如何弘扬中华民族尚武精神

来源:中国武警网作者:王建创编辑:王龙伟
2018-01-09 09:58

不久前,因卫青、霍去病从初中历史中被拿掉引发社会强烈反响,网上一边倒的反对之声,凸显了民众对当下一些人漠视中华民族尚武精神的反感,也表达了对传统尚武精神回归的热切期盼。

仗剑走天涯,煮酒论英雄。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这些耳熟能详的词句,正是古代中华民族靠着尚武精神抵御外侵、战胜强敌,直至开疆拓土、在国际舞台上叱咤风云的生动写照。

要知道,秦汉以前,中国的疆域并没有目前这么大。就是在秦灭六国、建立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中央集权国家以后,兴起于蒙古高原的匈奴仍然对中原地区构成严重威胁。为解除外患,秦始皇派大将蒙恬率30万军队北伐,以战“却匈奴七百里”,使得“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

汉初国力凋蔽,无力抵御匈奴专政,只好采取和亲政策,历三代以赠大量财物忍辱求安。经文景之治至武帝时终国力昌盛,重用卫青、霍去病等将领,发动三次大的战役,在漠北之战卫、霍分两路各统5万兵马向匈奴进攻,一举击溃匈奴王庭及主力部队,俘杀掳捕9万余人。

此役年方21的青年将领霍去病采取“蛙跳”战术闪击匈奴,猛冲猛打带部一路追击到匈奴圣山狼居胥立碑纪念,最远打到今天的贝加尔湖,一雪高祖刘邦白登山被围之耻,经此役后“匈奴远遁,漠南再无王庭”。

卫、霍彪炳史册的业绩,成为一个尚武民族的精神丰碑,激励了此后一代代帝王将相、仁人志士。东汉初年北匈奴重新控制西域,东汉再次派遣窦固等将攻伐,窦固部将、投笔从戎的班超仅凭36人击杀匈奴使者上百人,籍此“剩勇”一路招抚,使西域诸部重归汉朝,班超在西域运筹帷幄、苦心经营30年,西域稳定了30年。之后的曹魏政权,仅以半壁江山就将北胡挡在长城以外,维护了中原在西域的统治。正是因为汉朝开启了中华民族强盛的第一步,中华民族始以“汉”立名。

两汉之后,中华文明积极进取的脚步仍然没有停止,尤以唐代最为典型。公元7世纪,唐首先联合铁勒诸部攻灭东突厥汗国,后又通过大规模用兵打败、平定西突厥势力,完成统一西域的大业。

面对东北方向高句丽的威胁,从隋到唐多次用兵,唐太宗因“九瀛大定,惟此一隅”于贞观19年御驾亲征,最终在高宗年间将高句丽攻灭。其后镇守安西都护府的将领高仙芝,经怛罗斯之战,以少战多有效阻遏了正处于上状态黑衣大食的东进扩张,使大唐西陲获得了近一个世纪的相对稳定。可以说,中华文明强汉盛唐的出现,与无数热血男儿以卫青、霍去病等一系列英雄人物为偶像不无关系。

一个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国家不能没有先锋。尚武精神作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的重要内容,蕴含了自强不息的拼搏精神、以进为退的哲学思想和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中华民族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历经五千年历史不断线,有其深刻的历史、社会原因,但尚武精神不能不说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

纵观历史,凡是具有尚武精神的朝代往往军事强、国力盛、民族兴。清代噶尔丹统一漠西蒙古之后,借攻打喀尔喀蒙古之机,不断东进挑衅清朝统治。康熙、雍正、乾隆皇帝多次派兵讨伐,特别是康熙帝三次亲征,在乌兰布通、昭莫多等战役中击败噶尔丹。

在内忧外患、列强觊觎的新疆,清朝先后又平定了阿睦尔撒纳、大小和卓、张格尔之乱,建立了1000多万平方公里空前辽阔的疆域,巩固了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局面。

即使在国力衰弱的时候,只要具有尚武精神,也能最大限度地抵抗外侮、保家卫国。南宋国灭后,军民进行了英勇的抗击,文天祥带领民众坚持武装抗元,带着“人生自古代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的英雄正气慷慨就义;四川合州钓鱼城军民在使元宪宗蒙哥毙命后孤城坚持3年,迫使曾对中西亚至中东欧进行野蛮征服的蒙元统治者不得不改变其残暴的屠城抢掠政策。

1875年处于内忧外患之下的晚清,任用年事已高的左宗棠为钦差大臣,左抱着必死决心带着棺材上战场,收复了被阿古柏侵略军占领的天山南北;在沙俄强占伊犁赖着不走的情况下,亲临哈密指挥调动兵力誓与沙俄决一死战,最后沙俄不得不同意将强行占领达11年之久的伊犁交还中国。

反之,当尚武传统消减,危机意识和进取精神不在,刀兵入库、马放南山之时,就是中华民族衰亡之时。近代以来,深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闭目塞听武备废弛,历经两次鸦片战争、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逢战必输。割地赔款、主权丧失的中国任人宰割、民生涂炭,被人称作“东亚病夫”。

在1894年甲午海战中,号称亚洲第一、世界第九,清政府花费数百万两白银打造的北洋水师一战损失战舰5艘,竟未击沉日军一艘战舰。特别是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以后,在中国各地制造南京大屠杀等无数惨案,中华民族遭受亡国灭种的危险。血的代价,换回的是对中华民族尚武精神缺失这一最痛的领悟。

在生死存亡的危机关头,中华民族又是靠着不畏列强的尚武精神、自强不息的拼搏精神、不屈不挠的牺牲精神赢得自我救赎。面对生死之地、存亡之秋,中国共产党振臂高呼,力挽狂澜,带领中国人民浴血奋战,打败日本侵略者,推翻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使中华民族重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建国之初,毛泽东做出抗美援朝重大决定,上百万志愿军将士以血肉之躯打败拥有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一举扭转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屡战屡败的局面,奠定数十年来东亚稳定之政治格局。

1950年长期驻防南方、紧急赴朝作战的志愿军第20军,奉命参加长津湖战役,所属部队某连未及配发冬装的125名官兵全部冻死在死鹰岭高地上,一座座保持战斗姿态坚守阵地、随时准备发起进攻的冰雕,让武装到牙齿的美军胆战心惊。战后美军将领坦言,他们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军号声响起来后一排排志愿军战士前赴后继、勇敢冲锋不怕死?

“敌人是钢多气少,我们是钢少气多”,毛泽东的精辟总结指出了我军赢得战争的根本原因。这气,就是志气、勇气、革命英雄气,就是习主席反复强调革命军人新“四有”之一的“血性”。

军人的血性,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尚武精神。从解放战争舍身炸碉堡的董存瑞、抗美援朝用胸口堵枪眼的黄继光,再到中印、中越自卫反击战无数牺牲的烈士们,收入微薄的他们刺刀见红不退缩、敢拿身体堵枪眼,靠的就是一位位革命先烈、一个个英雄故事激励之下的一腔热血。

忘战必危!一个大国的崛起,背后必须要有强大的军事实力作支撑;而强大的军事实力,则源于军民的尚武精神。对于国民而言,要有尚武精神;对于军人而言,要有战斗精神。

昔日,我们凭借宝贵的尚武精神,赢得了国家尊严、民族独立和百姓的安居乐业;如今,久居和平环境,国民的尚武观念、军人的战斗精神无形中有所弱化退化,必然会对一个国家、民族产生难以估量的危险后果。

所以,当已成为中华民族尚武精神象征的卫霍被轻意拿掉,作出该决定的负责人是多么草率,丧失了起码的政治敏感性!当我们的英雄先辈被后辈一个个遗忘,当一个孩子因想当英雄而被人耻笑,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几个日本兵押着千百中国人进行屠杀的惨剧也许还会上演。

一个不大的教科书修改事件,遭到如此众多的质疑反对声,看似让人始料不及, 背后却反映了民众对当下中华民族尚武精神缺失的严重关切和焦虑。这种焦虑是有深厚时代背景的,但解决得好也会产生积极的社会影响。

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后砥砺奋进五年的快速发展,“中国成就”举世瞩目,在政治、经济、国防、外交等各领域全方位开花结果。十九大后,中国进入了政治、经济、社会发展的新时代。民众的国家认同感、民族自豪感日益提高,低眉俯首、仰人鼻息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伴随而来,是民众对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走进新时代, 正是要秉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 ,解决好这些问题。当前世界并不太平,环伺周遭中国安全面临的压力并不小:国家统一问题尚未解决,“台独”分子甚嚣尘上;朝鲜铁心发展核、导武器,韩美威胁不断加剧半岛对峙,局势有失控的可能;东海钓鱼岛问题悬而未决,南海岛屿被占、海洋权益遭侵;周边“三股势力”对我虎视眈眈,“一带一路”战略在拓展中面临着不小的阻力。解决这些问题,亟需“中国智慧”“中国方案”,更需要弘扬中华民族尚武精神。

新时代赋予尚武精神新的时代内涵。新时代弘扬中华民族尚武精神,不是要黩武好战、追求霸权,也不是要开疆拓土、封禅天下,而是要继承中华民族千百年来积淀下来尚武精神内核,包括放眼全球的战略视野、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永不满足的进取意志,先发制人的谋略思维和夺取胜利的自信心理,激活、唤醒深藏于国民中间的勇气、血性,为新时代,勇敢担当、不懈奋斗。

弘扬新时代尚武精神,要在五个方面下功夫:

一是加强中华民族尚武精神传统教育

在国力今非昔比的今天,精神更不能缺钙,要在国民中特别是青少年中大力开展革命英雄主义教育,大力培塑尚武精神,在全社会树立学习英雄、尊敬英雄、崇尚英雄的良好氛围。

二是打牢弘扬尚武精神的强大根基

能战方能止战,要加速完成信息化条件下新军事变革,按照实战要求练兵备战,以同时打赢两场发生在中国周边的两场中等强度高技术条件战争为目标,大力发展战略投送能力、精确打击能力、核子平衡能力,在下一场即将到来的冲突中御敌于第一、第二岛链之外。

三是在政治、军事和外交上确立攻势思维

采取比以往更为积极主动的战略,以攻为守,积极进取,有所为有所不为。首先解决好“家门口”的事情,台湾问题不能无限期地拖延,在合适的时机要主动出击,不能任由“台独”势力滋长壮大;在朝鲜半岛、东海南海等问题上,我们既不能任由大国在自己周边为所欲为,更不能放任周边小国损害自己的利益无动于衷。

四是关键时刻敢于亮剑

锻造一支能打胜仗、善打胜仗、仗剑走天涯的威武之师、海外劲旅,确保在中国周边、世界各地与我利益攸关的战略通道、热点地区,发生不测事件时能及时以战止战、制止潜在冲突、地区威胁,有效捍卫中国在海外的利益。

五是要肩负起与大国地位相匹配的国际责任

伴随“一带一路”战略的延伸、拓展,更加坚定地“走出去”造福世界各国,派出更多的维和部队承担相应的国际义务,建立更多类似吉布提的海外保障基地,作为参与联合军演、打击海盗、国际维和、地区反恐的战略支撑,更加有效地维护世界和平。

轻触,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