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第一天升旗背后的那场战斗

来源:中国武警网作者:记者张海华责任编辑:王鹏
2017-01-01 09:21

中国第一旗,和太阳一齐升起!你肯定不止一次地见到中国武警天安门国旗护卫队每天迎着晨光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从金水桥上走过;也肯定不止一次听到关于这个36人方队的故事。但是,你肯定不知道2017年第一面国旗的旗号是多少,不了解每次升旗背后他们那场两个半小时争分夺秒的战斗。

讲完这些,相信大家对中国武警国旗护卫队员们的服装以及特点进行了初步了解,今天,中国武警网带你一同走进属于他们的两个半小时的战斗,为你揭秘2016年最后一面国旗旗号和2017年第一面国旗旗号!

2016年最后一面国旗旗号:特16——0366

2017年第一面国旗旗号:特17——0001

两个半小时的战斗

在5时30分正式打响!

5时30分,国旗护卫队营区宿舍

“嘟嘟……”伴随着一阵响亮的哨音响起,队员们从梦中醒来,顿时原本寂静的宿舍瞬间沸腾起来,他们要在5分钟内穿上衣服,然后准备2017年的第一次集合。

5时35分,国旗护卫队营区

“嘟!集合!”值班员的哨音刚落,只是简短的几秒钟,队员们已经全部集合在营区大院内,原本和缓的氛围瞬间紧张起来。“一二三四!”一声洪亮的口号声打破了紫禁城的沉寂落寞。为了让队员们从睡梦中彻底觉醒,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集合起来围绕营区大院跑一圈。

5时40分,国旗护卫队营区宿舍

坐落在紫禁城内,古代文武百官上早朝前用于休息的东朝房一角便是队员们的营房宿舍。清晨,叠被子、整床单、擦窗户、扫地……虽然只有不足200平米的营房宿舍,但可以看出队员们有条不紊,各自分工,整理内务。

5时50分,国旗护卫队营区洗漱间

整理完内务,队员们便陆陆续续地来到洗漱间开始忙乎起来,没有洗面奶,没有护肤霜,有的只是标示着中国武警四个字的牙刷缸和毛巾。“大家紧张点!今天是咱们迎接新年的第一次升旗!”指挥员的催促声还未落,正在洗漱的队员董兴,迅速用水抹了把脸便跑回了营房宿舍,因为此时此刻每个人心里都不想因为自己而拖累大家。

5时55分,国旗护卫队营区宿舍

经过5分钟简短的洗漱,队员们在宿舍内开始更换升降旗礼宾服。为了保持升降旗礼宾服的整洁,队员们只有在每次升降旗时才穿戴。“来,我帮你整理腰带。”一班副班长苏元昊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后开始帮着战士张黎整理着装,同时住在宿舍门口的四班长王涛也穿戴好最后一件衣物礼宾马靴,做好热身训练前的准备工作。

由于队员们的衣服都是量身打造,为了保持形象,一年四季升降旗时都穿戴升降旗礼宾服,元旦当天,虽然天寒地冻,但队员们的精气神一点都不减。

6时,国旗护卫队营区

穿戴着礼宾服,昂首挺拔的队员们有条有序地排列在兵器室门口。6时01分,2017年的第一次升降旗所用的56-1式半自动礼宾枪跟随着队员逐个出库,枪刺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那么明亮,犹如队员们炯炯有神的眼光,闪闪发亮。

6时05分,北京市紫禁城中轴线上

“正步一步一动,正步走!” 夜,显得不是那么漆黑,零下7度左右,队员们在中轴线开始了2017年的第一次热身训练,主要是清醒头脑、活动筋骨、熟练动作。

据国旗护卫队中队长徐文介绍,像这样的训练,他们每次在升旗之前都要进行一个小时的热身训练,而今天,为了“新年第一升”,他们要进行近一个半小时的训练。

6时50分,国旗护卫队营区模拟训练场

“正步走!”经过近一个半小时的训练,队员们要在营区模拟场地演练两遍程序,这是新年升旗前的最后模拟训练,也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进行的模拟演练。

同时擎旗手张自轩和左护旗手查传葛来到国旗库室去迎接2017年的第一面国旗出库,并且要展开进行一次全面的检查,检查完后再将旗帜重新打好,在端门南侧等待方队。

7时05分,北京市紫禁城中线轴端门以南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刚出营区,方队气势磅礴的歌声为紫禁城增添了几分庄严,队员们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向端门北侧走去,与早已在此等待的擎旗手和护旗手以及武警军乐团汇合。

7时10分,北京市紫禁城端门南侧

从端门南侧到天安门北侧,这段路是军乐团与国旗护卫队在升旗前的最后一次合练,也是最关键的一次。不到150米的距离,队员们却弥足珍惜,因为他们要把每一步与音乐伴奏都合到一起,并且铭记在心。

7时20分,北京市紫禁城天安门城楼下

天安门城楼门下,36名国旗护卫队队员严整肃立,整装待发。从金水桥到国旗杆基座,一共230.2米,齐步210步,正步98步,战士们即将用分毫不差的动作丈量着伟大祖国的刻度。

他们要做最后的准备工作,整理装具,说话间,队员们面对面开始互相整理起来。

7时32分,金水桥与长安街交汇处

“正步——走!”当国旗护卫队护卫着五星红旗阔步走过金水桥,队员姚福华一声高亢嘹亮的口令,仿佛唤醒了整个国家的清晨。

无意间喊出一声“正步走”而被培养成口令员的姚福华背后却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为了能够担任口令员,姚福华不仅戒掉了原本爱吃的辣椒,并且利用每晚的休息时间在营区对面的西朝房内苦练口令,嗓子哑了一次又一次。然而他从不放弃,始终坚持,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姚福华经过一个月的努力,正式接过了口令员的重任。就连曾经担任过口令员的褚泽亮都不禁赞叹道:“他的口令现在就是整个方队前进中转换步伐的魂!”

“噌!”利剑出鞘,声似龙吟。行走在国旗护卫方队正前方的带队指挥官徐文右手抽刀,将长达1米的指挥刀划出了一道弧形刀花。

口令声刚落,随即响起铿锵有力的正步足音。广场上,数十万华夏儿女踮起脚尖,肃穆遥望国旗护卫队护卫着五星红旗走来,这一刻全球瞩目,神圣而又伟大。

7时34分,北京市长安街与国旗区交汇处

2分钟过后,整齐划一、铿锵有力的步伐声由远及近,由武警军乐团奏响的《歌唱祖国》乐曲声响彻广场上空。国旗护卫队队员走出天安门,正步踏上金水桥,迈过长安街。

走在领带干部与队伍中间的“铁三角”擎旗手张自轩、右护旗手潘泓帆、左护旗手查传葛也是行进队伍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擎旗动作看似简单,练起来却极为困难。旗杆倾斜的角度、步伐的长度、握旗的位置都有严格标准,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也不能让长3.81米、重38斤的旗杆颤动。为了练就过硬的本领,担任6年,2000余场护旗任务的擎旗手张自轩可没少下功夫,旗杆上挂水壶、拿背包绳绑在旗杆上模拟风向等等方法从未落下一项,有时候练得手臂僵直,肌肉拉伤,连筷子都握不住,不过张自轩始终不忘初心,从未让训练“打折扣”,也让他在任务中“零失误”的记录保持至今。

作为护旗手的潘泓帆和查传葛,在每次的升降国旗过程中也付出了许多。他们每走一步都要时刻注意着国旗,最怕的就是遇到恶劣天气。凭借擎旗手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很稳健控制住38斤重的旗杆和国旗,这就需要潘泓帆和查传葛在擎旗手左右两侧用肘顶住擎旗手的右臂与左肘,稳固擎旗手的三角固定地带,控制擎旗手的左右平衡,这样擎旗手就能够所有注意力放在控制国旗的稳定。

擎旗手和护旗手的默契不是一两天可以练就,这需要他们付出比其他队员更多的努力,于是训练场上他们互相帮助、共同进步,生活中他们的感情也非常深厚,总是形影不离,就这样战友们亲切地称他们为“铁三角”。

7时36分,北京市天安门广场国旗区

“接旗、转体、挂旗、解旗、按钮、展旗、立正、敬礼,”8个动作,行云流水,分秒不差。历史性的一刻,国旗杆下,升旗手杨博伴随着新年第一缕阳光掠过地平线,将手中的国旗高高抛起,舒展在天空中,伴随着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与2017年的第一缕阳光同时升起。“敬礼!”徐文响亮的口令声犹如洪钟响彻天安门广场上空,瞬间举起的举刀礼,和护卫队员的举枪礼相映成辉。

9年升旗降旗,3100余次张臂挥撒、“砍”旗收旗,杨博做到了万无一失,实现了“零失误”。高大帅气的升旗手杨博是武警国旗护卫队代理排长,去年9月3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上,在国旗杆下将五星红旗向空中高高抛出的那名升旗手就是他。因为出色地完成任务,杨博荣立个人二等功。

2分零7秒后,五星红旗升至旗杆顶端,万羽和平鸽飞向蓝天。“中国万岁!中国万岁!”此刻每个华夏儿女的内心澎湃,爱国热情沸腾了,欢呼声、掌声此起彼伏、经久不息。

7时50分,北京市紫禁城中轴线上

当数万群众慢慢离去天安门广场时,36名国旗护卫队员的任务还没有至此结束,他们还要按照来时的程序返回营区。“站在光荣的哨位,我们守卫着国旗,国旗,国旗,重于生命……”《国旗护卫队队歌》在古老的紫禁城回荡,飘扬到城墙外繁华的长安街上,越传越远……

8时,北京市紫禁城国旗护卫队营区宿舍

队员们来到营区合影留念,而后将礼宾枪安全入库,将升降旗礼服脱下,叠齐放至衣柜内,至此2017年的升降旗任务才算正式结束。

结束语:

一个伟大的民族,必然要用一种庄重的仪式来表达自己的尊严与神圣;一个伟大的国家,尤其需要一种仪式来抒发自己的挚爱与祝福。国旗护卫队自1991年5月1日开始担负36人方队升旗仪式以来,已圆满完成18000余次此升降旗任务。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