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军嫂爱的诺言:因为牵了手的手 此生就要一起走

来源:中国武警网作者:记者张海华责任编辑:王鹏
2016-12-16 15:41

一边是山区寂冷星空,一边是都市笙箫霓虹。难舍的是真爱,不忘的是初心。用一生说“我爱你”,成为生命中的“拐杖”。——题记

陪你一同守深山

“36、37、38……”深山叠峦,山路飘悠一条弯弯曲曲的银带,萦绕着山腰,抱住不放。武警陕西总队咸阳支队八中队士官郑明岗结束探亲返回中队。车辆贴着泛着土黄的山峰行进,他不禁数起弯道,宛如默念厮守6年战友的名字。

这位古铜色脸庞,刚毅坚强的汉子,虽然失去了左小腿,但依然像驻地的“马栏花”一样,绝壁逢生,迎风绽放。“能继续当一名守山兵,做自己想做的事,很大原因是找到了生命中的‘拐杖’。”谈起与自己相恋3年多的女友,郑明岗脸上潮水般漫过幸福骄傲的笑纹。

缘因执着而起

2012年12月,经家人介绍,郑明岗和王洁相识。初次见面,是王洁第一次的军营行。车子从古都西安出发,颠簸晃荡了4个多小时,山路的曲折让稍显单薄的她有些昏沉想吐。

见到郑明岗,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从小仰慕军人的王洁发现,这个黝黑的守山兵“傻”的有些可爱,只要一提起他驻守的山沟沟,就掩饰不住一脸兴奋。但就是这种透彻阳光的笑容,磁铁般的吸引着她。

“勇敢,没有顾虑。真诚,没有隐瞒。”几次交谈,王洁心里有了底。而郑明岗也对这个比他大3岁、性格勇敢坚毅的女孩一见倾心。这对相互欣赏的年轻人正式开始了爱的历史。

一边是山区寂冷星空,一边是都市笙箫霓虹。山高路遥,思亲路远,见面成了奢侈,全靠电话传音。在闭塞、孤独和艰苦并存的马栏山深处,郑明岗给恋人每周通一次电话从来“雷打不动”。“最近怎样?”“吃饭了没?”,有些制式的问题都让王洁感到很温暖,可一放下电话,却是一阵阵心酸。

有段日子,亲人、朋友们都劝王洁现实些,“和一个在山里当兵的生活,要付出多少艰辛?”。她也曾问过,“马栏那么艰苦,你从繁华都市走进寂寞冷峻的大山深处,到底值不值?”可每次都得到几乎一样的回答:“探亲回山我都要到马栏革命旧址转转,革命先烈的事迹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忠诚,什么叫奉献。当初,新兵下连我志愿到最艰苦的地方锻炼,至今,我仍然感激自己的选择。”坚守与执着,军营男子汉的豪情让王洁再也没有为爱的选择犹豫过。

缘由情深而聚

恋爱的甜蜜突然被到来的磨难所打断。2014年5月,郑明岗的左脚小拇指长了一个小黑点,小腿肌肉麻木疼痛,不能做剧烈运动,后确诊为动脉血栓脉管炎。病情迅速恶化,医生不得不采取手术进行治疗。

眼睁睁看着自己左脚无名指、食指、中指一个一个被截掉,郑明岗心里好像在油锅里煎熬着。伤口溃烂的疼痛让他整夜睡不着觉。止疼药,甚至“杜冷丁”都用上了还是不起作用。王洁明白,在恋人心里,她已经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别灰心,肯定还有其他办法。”不服输的她愣是跑遍了整个陕西,从专家名医到乡下土方,都问了遍。可都是刚刚燃起的希望,换来的总是一次次的破灭和绝望。王洁的心里像刀绞了一样,多少个静悄悄的夜晚,多少次泪水把枕头湿透。

半脚掌截肢手术前,郑明岗执意要用双脚走完最后一段路。短短的72节台阶,却用了整整30分钟。“几个月前,训练拔尖,还帮班里的战士背着枪跑五公里,这脚怎么说截就截了呢?”一路上,郑明岗心里犯嘀咕,脑子里却一片空白,他紧紧拽住王洁的手不放。“我在外面守着你,别怕!”

6次截肢,左腿膝盖以下全部被截。这对一个刚满23岁的人来讲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血管堵塞需要进行药物溶栓,但小郑自身体质对药物过敏,前后共经历了4次抢救,这是一个极度痛苦的过程,已经突破了身体的极限。”主治医生连连赞叹:“这没有钢铁般的意志是绝不可能坚持下来的。”郑明岗说,王洁的支持,给了自己战胜病魔的勇气。

缘随相伴而定

有一种爱,不曾相约,却无人代替。手术后,郑明岗下不了地,甚至连挪动都很困难,王洁干脆请了全假,24小时寸步不离。

看到恋人整日忙碌,面容憔悴,和往日的阳光美丽完全判若两人,郑明岗心里打起了退堂鼓。他常梦到自己的病情再度恶化,无数次从睡梦中惊醒。

“你走吧,我看你就想起以前,现在,一点也不想见到你。”一连好几天,郑明岗都冲着王洁使劲的发火。这让平时被恋人捧在手心里的王洁有些不知所措,偷偷躲在楼道哭了好几次,“难道是自己做的还不好?还不够?”

“可明明好几次冲自己发完火,他都躲在被子里低声抽搐。”渐渐地,王洁发现,这是郑明岗用自己的方式逼着她离开。“傻瓜,别胡思乱想,这辈子有我来照顾你,下辈子你还回来,我们谁也离不开谁。你怕拖累我,你就坚强起来,证明你能给我幸福。”

可儿子都这样了,王洁这么好的条件,委屈了,怎能连累姑娘?郑明岗的父母心里也过意不去,商量着给王洁做思想工作,周边也有不少亲朋专门跑到医院给她“洗脑”。

“我决不能做无情的石头啊,明岗现在离不开我!”王洁的态度和当初的选择一样坚决。

缘由支持而深

安上假肢那天,截腿之疼都能忍住的钢铁汉子,激动地流下了眼泪,郑明岗说自己感觉就像获得了重生。刚开始练习,装了假肢的腿就好像踩在一块海绵上,人还没站稳就重重地摔倒在地板上。每往前面挪动哪怕是一小步,假肢和腿的连接处都是锥心刺骨的疼。王洁一边流泪一边劝他:“明岗,你别太拼了,慢慢来。”他硬是咬着牙,不肯停下。

“你还想回去?条件那么艰苦,以你现在的身体怎么吃得消。”王洁嘴上说着,可她心里知道,每次战友前来探望,郑明岗都显得很激动,急切地反复询问部队的情况,他的心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陪着你,家里的事情,不用操心。”王洁的话让郑明岗吃下了颗定心丸。

返回中队的郑明岗凭借过人毅力和过硬素质,担负起了中队军事训练的“小教员”、理论资料的“管理员”和学习讲话的“辅导员”,并重新走上了班长岗位。

2016年4月,郑明岗的母亲因腰间盘突出需要进行小针刀手术,一周内下不了地,儿女都不在身边。得知情况后,王洁只身一人赶到郑明岗老家甘肃正宁担负起照顾老人的义务,直到母亲能够自理生活。

默默在身后,铸造军功章。郑明岗说,今年的“马栏花”开的别样的鲜艳,只要部队需要,他就会像山花一样生长在这里。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