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河北总队参加首届“巅峰”特勤分队尖子比武竞赛侧记

来源:中国武警网作者:高达、李杰、记者张海华责任编辑:王鹏
2016-11-15 15:40

冲向巅峰

——武警河北总队参加首届“巅峰”特勤分队尖子比武竞赛侧记

高达、李杰、记者张海华

燕山深处,冽冽寒风,漫卷起沙尘与落叶。山坳中,一团荒草被寒风吹的阵阵摇曳,突然“砰”的一声枪响,一阵火光从荒草下闪出,220米外的山坡上,一个头部伪装靶应声而倒。“中靶!”随着情况显示员一声高喊,只见“荒草”爬起来,解除了伪装,开始奔赴下一个战场。原来这是武警河北总队一支队的狙击手正在进行伪装射击课目的比武。11月6日至9日,武警部队首届“巅峰”特勤分队尖子比武竞赛在燕山某训练场展开,武警河北总队的特战尖兵征战赛场,取得团体第二名,包揽突击专业前两名的好成绩。

此时,燕山深处,一片肃杀。

追回5毫米

对抗狙击,这个名字不禁让人想起《兵临城下》中,苏联狙击手瓦西里与纳粹狙击手康尼上校惊心动魄的狙击对决。事实上,这个课目也同样是千钧一发,艰难万分。它要求狙击手在3分钟内识别出几百米外山上头部大小的伪装靶,并于3秒钟在无测距情况下击中眉心的有效区域,是国际狙击手比武竞赛中的高难度课目,在“锋刃”国际狙击手比武中,几十个国家的狙击手只有3人完成该课目。

现在面对来自河北总队的狙击手侯旭波的面临这样一个课目,在他之前已经有两人尝试,均不能成功识别出那蚊子一般大小的标靶,遗憾败北。轮到侯旭波小侯上场,只见他稳住心神,30秒、1分钟、1分40秒,随着“砰”的一声枪响,侯旭波果断射击,只见标靶应声而倒……“中靶!”对讲机中一声呼喊,人群沸腾了,大家纷纷围住侯旭波,准备祝贺他开门见红。

可是命运似乎向他开了一个玩笑。“可惜,只差5毫米”裁判惋惜的声音传来,只见靶纸上弹孔距离有效区域的环线只差5毫米。5毫米,小小的一段距离成为射击场上的天堑鸿沟。出师不利,候旭波压力倍增。这时,指挥员李闯前来,拍拍他的肩膀,轻声说:“不要紧,胜败乃兵家常事,明天我们把这5毫米追回来。”侯旭波抱着遗憾,但噙着泪水的眼睛却透出无比坚毅。

次日,多种姿势射击,侯旭波憋着一股劲,打算打个漂亮的翻身仗。7发子弹,7个隐显目标靶,“砰!砰!砰!”只见侯旭波一枪一个,精确狙击,动作行云流水,当第四个标靶出现时,他心中一紧:“头部伪装靶!”同对抗狙击的靶纸一模一样。昨日的失利还历历在目,侯旭波不禁心中一沉,手心微微冒汗。在事后他说:“当时脑海里一瞬间就闪过一句话,绝不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只见他没有犹豫,稳稳扣住扳机,晃动中击发“砰”一声子弹正中靶心。147分!侯旭波以绝对的优势位列小组第一,把河北总队的成绩又提到了前列。

跑不完就叫120

朱峰,特勤分队突击专业战士,今年是他第一次参加大型比武。在他参加比武的第一天就遇到了拦路虎:2公里武装越野射击。特战队员需背着20公斤重的装备,奔袭2公里山路,在9分钟内到达射击地线进行射击,而目标靶只会在第9分钟开始显示,只显示6秒。旨在检验参赛队员在山地复杂条件下的越野追击能力和高强度运动后对目标实施快速捕捉、快速打击能力。

比赛前,领队的张华问朱峰,第一次参加大赛,有信心吗?朱峰大声回答道:“如果我跑不回来,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您需要叫120了!”掷地有声的回答展现出朱峰坚强的决心。

英雄无畏,一往无前。只见朱峰一马当先,甩出第二名几十米远, “怎么会这么快!”现场观众发出阵阵惊叹,随即爆发出呐喊声、加油声不断,朱峰的速度一上来就把气氛推向了高潮。事后他说:“跑步的时候鼻尖快贴住地面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想着向前冲!再向前冲!”

到达射击地域后,朱峰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握着枪的双手不断颤抖,他强行静下心来,凝神屏气,在目标靶出现的一瞬间,扣动扳机。“铛!”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钢板头靶应声而倒。朱峰成为该组唯一一个完成课目的特战队员。

永不放弃是朱峰的法宝,刻苦训练是他成功的基石。在攀登射击课目中,朱峰需要双手撑墙不借助工具攀爬至攀登楼顶。但他没有怯意——早在“魔鬼周”训练中,他不光要徒手攀登,身上还要悬挂25公斤重的哑铃片,他早已习惯了一次次的冲击体能的极限,高强度的运动是家常便饭。5米、6米、7米,只见他毫不停留,迅速攀至楼顶,果断设计,为小组突击课目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最终朱峰以优异的成绩夺得突击专业第二名。

40度算什么

北方的寒风冷冽刺骨,尤其是山中的寒夜,当山风打着卷出来的时候,那种寒意能透到骨髓中。这一晚对于何格而言,更为难熬。这一晚他正在进行指挥突击专业的夜间射击。按理说,对于有过多次大赛经验的他来讲,夜间射击是轻车熟路,在前不久约旦“勇士”国际特种兵比武中,何格和队友代表中国出征约旦,斩获单人射击精英赛第二名。

但此时,很不幸,他发起了高烧。比赛前,体温计显示足有40度。队长李闯劝他休息,但他坚持要比赛:“40度不算什么,我能坚持,如果错过了机会,我会一辈子后悔。”何格的不服输的狠劲让队长做出让步,“如果不行的话就赶紧下来。”李闯千叮咛万嘱咐。

夜间战术板射击是容错率很低的课目,选手需要在20秒内跃进至射击地框内,枪弹结合,带夜视仪依次射击隐显头靶。在夜视仪中,何格本来就胀痛的双眼更加难受,20秒很短,但何格却感觉尤其漫长,他几乎不敢眨眼,酸痛的泪水模糊了眼睛。他强打起精神,睁大双眼,紧紧盯着四周环境,全神贯注等待标靶的出现。“砰砰砰”几声枪响,何格全部命中。

但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第一个课目结束后,紧接着是第二个夜间课目:夜间掏窝斩首。险峻的山势、情况不明的“恐怖分子”窝点和高处不时扫视的探照灯,何格和队友在分析判断情况后,顶着刺骨的寒风,脚踩尖锐的碎石,隐蔽接近恐怖分子藏匿院落。狙击手枪声一响,何格完全顾不上病痛,和另外两名战友迅速突入院落,对3个房间进行搜剿,成功的击毙“恐怖分子”。人质获得解救,但两场课目下来,何格的身体近乎虚脱,他强撑着返回宿舍,一头扎到床上……

英雄爱拼才会赢。也许正式凭着这股顽强拼搏的毅力,何格在49个单位194名特战突击队员中脱颖而出,勇夺突击专业个人冠军。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