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的父爱

来源:中国武警网作者:邵滨责任编辑:王鹏
2016-07-28 15:10

对于许多人所说的慈母严父,最近几年慢慢有了自己的理解。在经历了青春期的叛逆之后,默然发觉,自己对父亲是有多么大的误会,而他对我的爱是多么的沉默。

从有记忆以来,父亲一直就很少言,几乎没有,但对于我的一些失误,他却表现出坚决的否定。在学习上,每当成绩不是很好时我都会战战兢兢的不敢进门,那种害怕看到父亲严肃表情的心情至今记忆犹新。然而做第一也并没有带来期望的称赞,父亲对此没有任何要表扬一番的意思。对失败的恐惧,对成功的失望,让我渐渐对父亲产生了疏离感,我不再和他一起去赶集,不再做他要求我做得作业,不再和他聊有趣的学校事情。每当同学说起自己的爸爸有多爱自己时,我都会悄悄的离开,心里的难受只有我自己明白。

待到县里上高中之后,小小年纪的我已开始不再有想家的感觉,周末也不回家。母亲时常打起电话来,总会说回来休息两天吧,别把脑子累坏了,但父亲对此却不以为然,想我的话都是母亲说的,也许只有母亲想我吧。

一直以来,在我的心里,父亲一点都不爱我,不仅不爱我,而且总是对我的所作所为都要否定,在他的眼里我做什么都是错的。由此,竟然对父亲萌生出丝丝的恨意。

来到部队后,一次休假在家整理家务时,偶然在一个父亲平时放文件的厨子里,发现了我自小学以来的奖状。问母亲才知道,我当兵以后,父亲经常拿着我的奖状长久凝视,有时脸上还有些许的笑意。母亲说,每当我考的不好的时候,父亲都会交代母亲不要给我太大的压力;而我拿到奖状时,他则叮嘱不要表扬,以免助长我的骄傲的情绪。

在生活上父亲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忽视我。姐姐说,我上高中时,父亲有一次去给我送羽绒服,大冬天的在学校外面站了足足三个小时,回到家手都冻紫了,他只怕提前叫我出来影响学习。想到这里,我觉着父亲真的好傻。还记得大一寒假,我的胃痛又发作了,半夜两三点,父亲没有把医生叫到我家来,而是选择自己背着我去了医生诊所。慌乱中的他,只穿了单薄的一件毛衣,踏着拖鞋便出了门。

也许他不是不爱我,而是采取了和母亲不同的表达方式。他的爱,形式和母亲不同,总是默默的渗透,无形中给我前进的力量。

在明白了这些之后,忽然觉得以前的自己是多么的不知天高地厚,愤怒地想问自己,为什么现在才理解父亲无言的爱!未来,我会怀着对父亲的歉疚,踏踏实实的闯出一片天地,慰问他渐渐长出的白发和那弯下去的腰板。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