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我要为家乡而战

来源:中国武警网作者:朱先任、曾明洋责任编辑:张海华
2016-07-19 16:55

这一次,我要为家乡而战

朱先任、曾明洋

洪灾肆虐,水魔猖狂。暴风雨下的湖北黄梅突发溃口险情,81米的溃口像恶魔撕开的破口,洪水顷刻间涌向村庄、农田,让西湖圩1万多亩农田和鱼池被淹,8个村庄受灾。

这一刻,冲锋的号角再次吹响,武警水电部队700余名铁军勇士,从江西九江、湖北武汉、安徽合肥紧急驰援。7月17日上午,武警水电二总队200余名官兵还在长江干堤上守卫安康;下午,就踏上了黄梅溃口堤头。

在他们其中,有一群年轻的战士,随救援部队踏上家乡故土。这一次,他们要为家乡而战!

卢强:洪魔强,水电兵更强

从九江新港机动至黄梅溃口,卢强是武警水电二总队四支队战士,所在的中队最先抵达。下车趁着夜色,就直插溃口一线。道路狭窄,重型装备无法进入,打开至关重要的入场通道,是为下步高效率溃口封堵任务提供保障,必须尽快实现。

这一夜,卢强无眠,不断翻涌的困意告诉他,该休息会了。听指导员讲,家里已经转移到安全地带了。想到这里,他顿时提起精神,挖机轰鸣声更大了些。

卢强是一中队挖掘机操作手,当兵第五年,拥有一手精湛的挖机操作技能。他的家就在黄梅五祖镇,距离溃口只有十几公里,因为家里地势较低,已经被洪水浸泡,万幸家人安全转移。这次不同寻常的“返乡”,他没有来得及回家看上一眼。从九江转战家乡后,他望了一眼家的方向,肩上的使命仿佛更重了些,顾不上休息就驾驶“战机”踏上了溃口大堤。

苦战一夜,卢强修筑道路600多米,填筑会车平台2个,展现了武警水电兵过硬的抢险技能,为高效封堵奠定了坚实基础。身为一名水电兵,他肩负着抢险救援的职责使命;身为一名黄梅人,他心中牵挂着家乡的安宁平和。

周豪:我抢险,我自豪

“嘟嘟……”尖锐的哨声不停响起,和现场的机器轰鸣声交织在一起,顺着水面传的很远。一道明亮的光线闪烁,有节奏的左右摇摆,为开辟通道的挖掘机指引方向。借着灯光可以看到,一张黝黑的脸上棱角分明,刚毅而年轻的样子,挺拔的身子被蚊虫团团围绕,他神色淡然,已经习以为常。

这是武警水电二总队四支队二中队战士周豪,下士警衔,一名优秀的机械修理工。修理工的职责是保障后方,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接领任务,一个很脏、很累的职位,从他油迹斑斑的手和衣服上可以看出。周豪说:“作为水电兵,经常抢险,转战在大江大河之间,但是我自豪我是能为了人民去抢险。”这次,他跟随中队从庐山转战黄梅溃口,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抢险。

对他来讲,这次任务格外艰巨。距抢险地20公里外的新开镇,周豪的家就在那里,家里沙场和农田被洪水淹没,丧失了经济收入来源。他心急火燎的往家里打了电话,爷爷接了电话告诉道:“家里无大碍,我们都很安全,你在部队多安心”。老爷子声音依然硬朗。

主动请战,他承担安全员职责,冲上了最前线的溃口处。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岗位,两旁堤坝长期水泡,土质松软易发生险情,大型装备修建会车平台作业时,一名合格的安全员既能交通疏导、勘测环境、紧急警示,还需要指挥大型机械作业。十几个小时下来,周豪挥舞指挥旗近千次,吹警示哨吹的口腔发炎,脸部浮肿。但是他依然不下一线,坚持指挥车辆进出场,确保了道路通畅,封堵进占顺利。

陈家劲:抢险有一股“猛劲”

“呼!呼!”沉重的呼吸声由远而近,脚步踩在地上的声响清晰可闻,微弱的灯光大幅度抖动,在长长的堤坝上一线闪过。这是抗洪大堤上的“运油人”,负责穿过崎岖而狭窄的堤路,为重型设备提供油料保障。

待那身影临近了,借着挖掘机的强光看去,他已经将肩上的油桶放下,蹲着喘粗气。这是二中队的下士陈家劲,身强力壮的体格,促使他的性格活力、热情,在抢险上更是没话说,被中队战友称为抗洪搏击场上的“黑旋风”。晒的黝黑,长的壮实,干活办事猛如牛。

7月17日下午,他刚从九江抗洪的大堤上下来,牛饮般抱着水壶猛灌。“接到支队紧急命令,湖北黄梅发生溃口险情,令我中队火速驰援!”中队长吴诚吹响了紧急集合号令,紧张的气息瞬间弥漫,战火点燃了官兵们战斗的心。

啥,湖北黄梅,老家发水了?来不及多想,陈家劲火速的收拾完东西,踏上了奔赴老家黄梅的征程。

这是又一次转战,这是又一次逆行。官兵们身上还带着九江连日抗洪的疲惫,脏兮兮的衣服和黝黑的脸,血丝和黑眼圈布满双眼,眼睛里却是明亮的。只要人民需要,水电兵义不容辞,累点没啥。

这次抢险溃口任务,“黑旋风”陈家劲始终猛劲十足,连续奋战在一线。50斤的油桶,1.5公里的路程,趁着夜里风凉,陈家劲甩开了腿。油桶抗在肩上,重在心中,汗水踩在脚印里。

在家乡抢险,对于他们来说,既是水电兵与洪魔抗争的职责使命,更是为家乡而战斗的豪情寄托。

这洪水,太凶。家乡情,装心中。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