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母亲

来源:中国武警网作者:王晗扬责任编辑:张海华
2016-05-12 15:14

我从小头发就很硬,会扎人。爸爸说头发硬的孩子不想娘,当时我还小,但这句话却让我记在了心里,后来成了我用头发说事的一个理由。

妈妈是一名中学英语教师,是一个做事比较认真严肃的人,从小妈妈就要求我起床时把自己的被子拉整齐,做完作业时,要将书收齐,桌子收好。在我的小学期间有过两次做完作业没收好书的经历,当时我已熟睡,妈妈上自习回来看到后,就像我不是她亲生儿子一样,大声把我从睡梦中叫起来,让我把书收好还狠狠地批评我,当时我心里就恨妈妈,想到过长大后就凭这些也不会想她,是不是怪我的头发太硬。

有时当有人问及妈妈的职业时,总有人会说我英语成绩一定很好,而实际上,学习英语时正是我成长的叛逆期,作为家长,妈妈和其他母亲一样,也希望我英语成绩好一些。可我平平的英语成绩可能让妈妈想不通,难道就没有一点影响和遗传的作用吗?那几年,她上高中的课,还带着毕业班,本来就很辛苦,周末还要腾出时间给我讲一些英语知识。不知是她要求太高还是我基础太差,讲不到20分钟,只要提的问题我说不上来,她的声音便开始提高,听得出她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奈。每逢此时,我也经常耍孩子脾气,顶着她嚷,有时一个小时要吵上好几次,通常闹得不欢而散,妈妈生气,我也生气。我多想逃避,甚至离家出走。这时候我又在想,等我长大后肯定不会想她,是不是真是因我的头发硬而造成这种铺垫。

三年高中我的学习开始有了动力,上一本是自己的目标。这样想有两层意思,一层在妈妈面前证明自己不差,另一层是想远离家,反正自己也不会想妈。但高考结束后,当一张军校录取通知书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却失去了离开家离开父母的喜悦,突然间毫无理由对他们产生了眷恋,我不想远行。

但选择了就不能退缩。军校是个大熔炉,我不知自己将是块铁还是块钢。但有一点我努力说服着自己不要想家,要有军人的样子,尤其是我这个头发硬的人,只要不想娘,挺过训练期就好。军校的管理是极为严格的,刚入校的两个月基本是与世隔绝,每天的超强训练算不了什么,受不了的是训练后的孤独,多想有个手机作为自己的救命稻草,与爸爸妈妈说说心里话。

两个月的训练结束后,学校装起了几部IP电话,每天打电话的战友排起了车水马龙。我迫不及待的也买了张卡,排在了打电话的队伍之中,其场面蔚为壮观,队伍缓慢的向前移动,打完一个不是红着眼,便是擦着泪,甚至抽泣不停,接连好多天,这种情绪传染都一直在学校中漫延。站在队伍中的我,IP卡上早已粘满了汗水,我想着要打爸爸的电话还是打妈妈的电话,打通了要说些什么?心中想着要争取不让情绪暴发出雨点,不让父母牵挂。其实,在家的时候虽然跟妈妈争吵了不少,但与她朝夕相处,冷了叫我加衣、饿了为我做饭的母爱突然占据心头,我决定给妈妈打电话。等电话时觉得时间漫长,但轮到我时却又感到很快,在排队时记得滚瓜烂熟的号码,当提起话筒时,竟然变成一组模糊的数字,抖动的手拨到第三次才终于拨对。妈妈接通电话问:“你是晗晗吗?”听到妈妈的声音,我拿着话筒一句话也说不出,刚才想说的开场白像卡在喉咙顿然消失。随之而出的却是眼泪和一声带着哭腔的:“妈妈,我想您们!”随后思念的闸门瞬间打开,自认为硬心肠的我,哽咽连着泪水被彻底捅破,妈妈叫着我的名字,叫我别哭,可我听得出来妈妈也早已泣不成声。

转眼,我就要进入大四,一年一次的回家与父母短暂小聚,总有叙不完的话,道不完的情。我知道,当我毕业真正到了部队后,与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将会越来越少。此时,方知小时候父母对我的严其实就是一种爱,一种难于从任何人身上得到的爱。

作为一名军人,我想对父母说,我骨骼虽硬,斗志坚强,但我的内心也有柔软的时候,现在想想,爸爸说的那句话是占不住脚的,根本就没头发硬了不想娘这回事。

妈妈,我会经常想您们!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5/10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