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记忆的小山村

来源:中国武警网作者:任芳雁编辑:杨剑
2016-04-05 15:34

阳光钻出枝桠,斑驳了一地。北方独有的那种肃杀的清冷,让这个小村庄看起来像一个冷宫里的妃子,满脸怨艾。还未进村,那股记忆里熟悉的气息就拽进了我的每一根神经。这里曾经带给了我很多童年的快乐回忆,但一场生离死别的悲剧却像一只无形的手将我推离了它,一别便是十年。这一次回来是为了一个交代,亦或是一种精神上的皈依。

车子在蜿蜒的山道上前行。那股熟悉的气息愈加浓重,闭着眼睛我也知道,它近了。放眼望去,这个曾经熟悉的地方似乎并没有多少变。那些窑洞经历风雨的洗礼,依旧站在那里,精神矍铄得仿佛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儿时与玩伴一起玩耍过的小溪还匍匐在这片土地上,沉默着,像是这个村庄最忠实的守卫者。村子的寂静让我更添了几分“近乡情更怯”的慌张与困惑。这里当真抵挡的了岁月的魔力,毫无变化吗?

“呀!这不是那谁家的汝子么?快来家里坐坐吧。”我还在犹豫,可同车的几人却已然和人家热情地攀谈起来。无奈地笑笑,也跟随着他们的脚步走了进去。窑洞还是熟悉的模样,但里边的陈设却与以前大不一样了。在我的记忆里,这还是一个落后的小山村,大多数人都住在窑洞里。昏黄的灯光搭载墙上泛黄的年画上,记忆里充斥的是一股陈旧的味道。那时的电视在这里还未普及,夕阳西下,人们便三五成群地坐在院子外面,手上忙活着,嘴里却张家长李家短的闲不下来;那时每家每户摆放着的,还是那些现在足以用来拍民国戏的古朴家具;那时买东西也没有现在这么方便,每到赶集,大伙便像过节般高兴地结伴前往;那时村里头的小孩最喜欢玩的还是滚铁环和滑冰车;那时……时间果真是位伟大的魔术师。而今,很多人家还住着古朴的窑洞,但里面的装潢却很讲究了,家具电器也都整洁齐全地摆放在那里,甚至早已拉起了网线。村口院外冷清了许多。大家现在大多窝在家里看电视、玩电脑,或是打麻将;林立的小店铺让生活更加便捷;小溪依旧在,但岸边却被填了起来,盖起了很多小洋楼。以前通向奶奶家的那个坡甚至架起了高架桥,交通方便了许多。

我们几人来到了奶奶以前住过的院子。这里也被整饬得更加漂亮了。见我们几人站在院外张望,一个老奶奶出来招呼我们:“你们是以前住这里的吧?别光站在外头了,也进来看看,看看是不是比以前好了。”究竟回不来了,我们便谢绝了老奶奶的好意,往别处去了。

脑海中一直想着那位老奶奶的话,“是不是比以前好了”。虽然想要沉溺于过去的回忆,但不得不承认,小山村确实更好了,用“日新月异”来形容也并不为过。国家的政策、勤劳的村民,让这个已然远离记忆的小山村,以一种难以预料的速度向前发展着。

过去已经回不去,未来才更值得期待。又要告别这个小山村了,回首望去,村子安静地蛰伏在这片土地上,像一只振翅欲飞的老鹰做着一个天空的梦。这里不仅有我的小山村和可亲的村民们,还有天幕里升腾而起的祖国的美好蓝图,一个亟待实现的雄伟的中国梦!

轻触,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