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柔情,他把尽忠当尽孝

来源:中国武警网作者:李国闯编辑:赵明
2016-03-31 12:04

闲暇漫步,春风拂面,绿满大地。座座青山、道道梯田,令人心旷神怡、思乡无限。此时,家乡一眼望不到边的小麦大概已经过膝高了吧。而我这株生长在南方的小麦,也同家乡的麦子和长眠麦田的父亲一样,在绿色的方阵中守望着同一个春天,同一个色彩,用那抹绿装饰着瞳孔、装点着世界,期待着未来。

清明前后,山野祭逝亲,鞭炮悲鸣,热泪追思。身在异乡,感受着浓浓的祭祖拜山氛围,呼吸着清新的春天气息,让我对父亲产生了无尽的思念和愧疚。这不仅仅因为他活着我未能尽孝,还因为他走了我未能常祭,且一次次爽约,不能回乡跪其坟前叩泣。

今年清明,原本打算回去,在父亲坟前好好啼诉一番生活的苦辣酸甜,诚恳地向其磕头道歉。不想,如意算盘再次打乱,只能远远地望北长叹,朝乡思念,祈愿父亲在天之灵理解勿怨。父亲离世至今已有22载,但心中的过往永恒不变。在我心里,父亲永远定格在青壮年,一身深蓝色的中山装,吞云吐雾地抽着香烟、挥锄洒汗地立于田间,过着90年代简朴平淡又邻舍友善的生活。

“真不中哩话,让小娃也当兵去。”父亲一直操心我的未来,对我的成长早有了计划:考高中上大学,考不上就当兵。这句话至今言犹在耳。记得那时,当兵还是一个非常热门的发展选项。对农村人来说,这既是个好出路,又是个好门路。毕竟,当了兵就成了国家的人,一人当兵全家光荣,即使退了伍也算是个见过世面、受人敬重的人。那一年,我12岁,上小学四年级。父亲看我学习一般,大哥当兵十分争气,在部队学了技术、当了班长、转了志愿兵,还得到领导的赏识,村里不断有媒人登门说亲,仿佛未来会有较好的发展及归宿,就想让我走这条路。其实,早早考虑让我当兵的事,不全因此。父亲本身就是一个爱国爱党爱部队的“赤民”,年轻时也曾有参军的梦想,由于家庭负担过重无法离家,最终将梦埋在了心中。心底隐藏的遗憾和受当兵亲戚的感染,父亲送完大哥到部队,也决定把我当苗子来培养。然而,未等我长大,这一年,父亲便告别了美丽的春天。

我在家里姐弟四个中最小,也是父亲最疼爱的一个。父亲活着时,除了到哪都喜欢带我,还时常会挤出几分钱给我买零食。从小到大,我发现,他的生命里只有爱:对社会从未抱怨过,对家人从未打骂过,对邻里从未生分过,对外人从未坑骗过。十里八乡认识他的人,只要提及父亲的名字,总能第一句就会听到 “好人呐”的赞叹。或许是父亲做了太多好事,结了太多善缘;或许是父亲喜欢吃亏,能够吃苦,交往中人们总把父亲当主心骨,作亲近的人。懂事后,父亲不知不觉成了我的榜样和做人的偶像。现在,回想父亲为什么会这样,经常一身中山装、一双解放鞋,浑身充满正能量?大概是以军人的胸怀和境界、农民的身份和姿态践行着当兵的做派吧。

父亲遗愿心中惦,参军报国把孝献。6年后,怀揣着父亲的遗愿和绿色梦想,传承着父亲“好人”的精神,我如愿报名参军,走进了橄榄方阵,成为了一名守卫祖国南疆、美丽广西的武警战士。如今,我承传着父亲吃苦耐劳、与人为善、吃亏结缘的风范,在部队的教育和培养下,兢兢业业、不断奋进,逐步从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了一名部队军官。

最近,我歉疚地告诉母亲,这个清明又不能回去给先辈和父亲上坟了。母亲语重心长地用河南话说:“上坟只是个祭奠,对他们心里有就中了。你搁部队好好干,干出了成绩就是对你伯最好的祭奠。”听到这话,我禁不住潸然泪下:“妈,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干。”我想,可怜天下父母心,像我这样的战友应该也有许多。虽然节假日不能与家人团聚,甚至不能回乡祭祖,但若父亲与先人泉下有知,其子孙为国尽忠而不能尽孝,当会含笑九泉、感到欣慰吧。毕竟,我与父亲同在一片土,同守一片绿!

轻触,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