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重庆总队:张群众的“群众路线”

来源: 中国武警网  作者: 刘斌彬  编辑: 刘斌彬  发布时间: 2015-09-18 17:07:12

中国武警网讯(刘斌彬)张群众是武警重庆总队二支队四中队指导员,本名张靖帏,自从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开展以来,就把微信名称改成了“张群众”。

名叫张群众,人也是从群众中来,在他的记忆中,有那么两次,张群众觉得自己不再是普通群众,一次是2007年,因为表现良好,思想向上,他积极申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政治面貌那一栏,从“群众”改为了“党员”,用他自己开玩笑的话说,从一名后进群众华丽转身成为一名“先进群众”。“先进群众”真实保持了先进的本色,除了平时形势政策课总是拿优秀,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如数家珍以外,2008年张群众从成都信息工程大学毕业,毅然参军入伍,从此不再是普通老百姓,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这是第二次。大家发现,张同学“玩真的”了!

既然叫“群众”,就得到群众中去,刚到部队那会,张群众的确不太合群,在摸爬滚打的连队老是抱着一份知识分子的矜持,怕脏怕苦怕累,感觉管理僵化死板,与战友、领导们也有疏离感,指导员跟他说,理想照进现实,总会有影子,乐观的人看到了光亮,消极的人看到了阴影,看到光亮的人才能越走越敞亮。张群众想到诗人聂鲁达的诗句:“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自己也要洗去浮夸的铅华,才能做一个纯粹、淳朴的兵。这么想着,他也开始向班长请教,和战友比试,到球场运动……后来他成了新兵连的文书,整个新兵连的文字工作都由他一个人负责,在掌握了规律和套路之后,他很快进入状态,工作能力超过了很多连队的老兵文书们。

后来当了干部,先是任排长、后来又在机关工作一年,张群众成了一名光荣的指导员。他知道光荣的指导员不等于优秀的指导员,刚从机关下来,不能再犯脱离群众的错误了,当过战士的他知道大家肯定有悄悄用手机的,注册了一个“马甲号”,他也混进了大家的“朋友圈”,规范了大家在休息日的手机使用,碰到“自拍狂人”,他会提醒要保持神秘,不要泄密;战士外出,他使用定位功能来实时检查,掌握动向;士官吴悠想做微商致富梦,他及时在群里发文《揭秘微商帝国》,及时让人“迷途知返”。相信群众,也要依靠群众、发动群众,中队负责重庆最繁华的观音桥商圈巡逻,五一劳动节,他带着官兵一起和蜀都小学的学生们共同清理商圈环境,给大家宣扬“劳动,让城市更美好”的理念;今年4月,商圈有持刀男子情绪失控险些伤人,他带着巡逻小组长刘学保冲上去,出其不意从后面将男子制服,成了群众中的英雄。

其实作为群众,做的很多都不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有的时候很细致入微,有一次他给中队上课,全队就士官何朝燕没有参加,他火冒三丈,下来就训斥了何朝燕一顿,哪想训着巡着,何朝燕直接哭出声来,他也愣了半晌,发现不对,慢慢询问,才知道何朝燕遇到了难题,从小母亲弃家出走,十多年后又回来认亲,他不在家,也不想认妈,可是心里总过不去,张群众给他讲了左传《郑伯克段于鄢》里郑庄公和母亲相认的故事,战士含着眼泪听完了故事,张群众打电话给上级帮他请了假,临走交代:“去吧,别让自己和妈妈都留下遗憾,平安回来”,后来母子相认,工作也更加尽力尽力。有的时候事情甚至很“狗血”,他给朋友看过一个“奇葩”的短信,战士杜非的六百块钱不见了,家长发来短信说:“指导员你好,我是杜非的妈妈,我们家孩子的衣兜里有六张一百的,两张二十的,今天他钱包里六张一百的不见了,两张二十的还在,请问这是为什么呢?”看到短信张群众真想吐槽:“为什么,我哪儿知道为什么!你当我猜谜语呢?!”,不过还是找来他们班长私下调查,又发动全班人一起找,并调取当天的视频监控,最后发现是杜非忘性大,不记得自己把钱“转移”到另外一件衣服里了。

有时候张群众也有那么“不合群”的时候,今年9月9日,全武警部队的“四会”政治教员评比竞赛在重庆举行。其实也就是指导员的“自我修养”,从战士到干部,参加评比的168名选手来自不同战线,由12名专家和36名群众担当评委,在经历了两个阶段5项课目的角逐之后,不起眼的张群众荣获第六名,被评为十佳“四会”政治教员,这是一个政治工作者的莫大荣誉,大家都觉得他不再是“普通群众”了,可他说,其实只要平时把工作做到位了,评比竞赛也就有平常心,题目都是工作中的常见情景,当做自己的本职去做就行了,所以在基层多干点事情总是好的,我还是继续叫“张群众”吧!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