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未说出口的感恩

来源: 中国武警网  作者: 廖光正  编辑: 孙畅  发布时间: 2015-08-20 16:46:32

2009年12月12日,那是我告别父母,离开家乡的一天。昔日离别的情景仍历历在目,我清晰地记得,父母眼中满是不舍和担心。母亲隔着车窗紧紧捏住我的手,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满眼婆娑地望着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说的大概就是此情此景吧!也正是那天,我来到遵义这座陌生又美丽的历史名城,怀揣几份忐忑,几份憧憬,从此,我的军旅生涯拉开了序幕。

成长,这个简单又复杂、甘甜又辛酸的词,她承载了太多人的“梦”。在部队这几年,见证了身边战友成长的同时也见证了自己的成长。部队是我的再生父母、我的导师,父母给了我生命,部队则给了我力量和希望,我很庆幸自己能在部队温暖的怀抱里成长。这些年,几乎与外界隔离,昔日的朋友已渐行渐远,每思及此,无不暗自伤心。然而,我又是幸运的。在这里,结交了许多荣辱与共、同甘共苦的战友兄弟,他们与我非亲非故,却都是我至亲至敬之人。我曾无数次问自己,假如当初没有踏上当兵的路,现在会在哪里?在干什么?最终的答案从来都不是已经功成名就,衣锦还乡。我从来没有因为选择当兵而后悔,正是因为这段无比珍贵的军旅路教会了我什么是担当、什么是责任、什么又是团结。

回想这六年时光,我坚信自己在不断进步着。当然,能取得这样的进步,离不开曾经带过我的中队长、指导员,是他们给了我锻炼自己提高自己的机会和平台,离不开他们的悉心教导及关心照顾 ;当然也离不开身边的战友们,是他们让我领悟到,不是谁都有义务给予你帮助,只因我们是战友,多么简单的理由!正因为是战友,才不会在你遇到挫折时袖手旁观,留你独自一人面对。身边有些同志憧憬着外面的海阔天空,羡慕昔日的玩伴早已功成名就,活的潇洒,却忽略了我们所拥有的“财富”,其实我们何尝不幸福?

现在部队各方面条件得到了很大改善,这在前几年,是可望不可及的事。工资待遇在短短几年便一增再增。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当义务兵时,每月的工资才五六百,转为下士则有两千,去年晋级中士后正赶上部队连续两次的工资上调,现在中士的工资津贴都将近五千元。数字,是啊!这些都仅仅是数字,却不得不让人发起深思,我想在这些数字的背后正涌动着多少年轻战士无比感恩的心。然而,每月领取这将近五千元的工资,不免感到双手沉甸甸的。于是我很认真地查阅了关于“劳动报酬”的相关解释。劳动报酬,是劳动者付出体力或脑力劳动所得的对价,体现的是劳动者创造的社会价值。显然这个对价高于我所付出的劳动,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

这几年因为我在部队,爸妈的负担少了很多,这几年因为我在部队,爸妈不再过借钱还钱的生活,父亲的腰病也很少再犯。这几年因为我在部队,家里又添了几间新房子。这几年学会了以过节为由给爸妈买些礼物,哪怕只是一双鞋子一件衣服,记得小时候最开心的莫过于逢年过节,因为这个时候就会有新衣服新鞋子,如今到了将这份爱回馈父母的时候了。这几年家里的种种变化都因为我在部队,对一个农村家庭来说,一个孩子当兵足以满足一个家庭的基本开销,或许在父母看来,我捎回家的并不仅仅只是在经济上给他们的帮助,还有一份荣耀,一份因为我在部队给他们带来的欣慰,我多么希望这份欣慰能平整爸妈脸颊上的皱纹。

军旅的路不会走一辈子,总有一日会脱下这庄严、神圣的军装,满载着这份美好的回忆,踏上新的旅程,开始新的人生。既然还有幸留在部队,就应该倍加珍惜身边的一切,敬爱自己的工作岗位,履行好自己的职责。安心,耐心,用心地工作,敢于担当,积极主动做事,充分发挥士官作用。努力让自己的实际劳动真正等价于这份“报酬”。

入伍至今,心怀的这份感恩还从未说出口,我多么想让这份感恩有一个地方可以寄托,同时也将怀着这份感恩在军旅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感谢你们——我的领导、我的战友、我的亲人。

 

作者简介:廖光正,1988年4月10日出生,贵州都匀人,2009年入伍,现任武警贵州总队遵义支队勤务中队公勤1班副班长,曾被评为“优秀士兵”四次。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