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性“楠”儿

——追记我驻索马里使馆警卫人员、武警战士张楠

来源: 中国武警网  作者: 解放军报记者赵波、罗铮、通讯员王鹏  编辑: 耿向阳  发布时间: 2015-08-04 09:31:20

中国武警网讯(解放军报记者赵波、罗铮、通讯员王鹏)对一般人而言,如果曾与死神擦过肩,日后想必都会想尽办法远离险境。然而,因恐怖袭击而牺牲的我驻索马里大使馆警卫人员张楠,偏偏不是一般人。

3个多月前,子弹射进他的胸腔,离心脏只差1厘米。纵使在鬼门关走过一遭,这名来自武警山东总队临沂支队的战士却依然拒绝了组织要他回国的好意,执意坚守一线。

听闻张楠的选择,战友们并没有感到多么意外,因为他们心里清楚:“张楠是个血性的军人,是个纯粹的军人。”

血性的军人不畏生死

“能够为祖国和人民争取荣誉是我一生最大的光荣”

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常被冠以“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关于这座暴力之都,张楠的战友、我驻索马里使馆警卫小组成员王旗这样描述:“街道上带枪的人随处可见。暗杀、绑架、爆炸几乎都算不上当地新闻。”

如此险地,很多人躲还来不及,张楠却主动要求去。得知上级开始选拔索马里大使馆警卫人员后,他第一个报了名。

“当时,张楠的姐姐刚刚因患乳腺癌去世,他成了家里的独子,如果再有个意外,我实在没办法向他的父母交待。”起初,临沂支队一中队中队长井跃华并不同意张楠的申请。可张楠却义无反顾地说:“能够为祖国和人民争取荣誉是我一生最大的光荣。”

最终,张楠从500多名备选人员中脱颖而出,今年2月10日踏上了远赴异国他乡的战斗征程。

中国驻索马里大使馆位于摩加迪沙的半岛皇宫酒店内。酒店周边的四个角分别由当地保安把守。为了防范恐怖袭击,酒店外围还设立了一道隔离墙。

“虽然有较高级别的安保设施,但面对数不尽的恐怖分子,再严密的安保也难以保证安全。”王旗介绍说,他们每次外出都要穿防弹衣,乘坐防弹车。

作为使馆警卫小组的班长,张楠经常担负带队护卫大使外出的任务,他不仅得考虑应对各种突发情况的方案,有时还要以身涉险,实地勘察路线和地形。在索马里的那段时间,张楠常常是夜以继日的连轴转,强烈的忧患意识和责任担当,支撑着他不知疲倦地忘我工作。

今年4月14日,我驻索马里使馆北侧发生恐怖袭击,张楠不幸被一颗流弹击中,但他仍咬紧牙关,持枪坚守战位,直到战友们把他送到医院。经检查,子弹从张楠的左胸射入,击中肋骨后滑入腹腔。为取出弹头,医生在他左腰划开一个20厘米长的刀口。

“现在伤口恢复得怎样?我们都很惦记你。总队党委已经决定另派队员接替你的工作,请你回国治疗。”张楠负伤后,武警山东总队司令员李苏鸣打去电话慰问,可话还没说完,病床上的张楠就变得激动起来:“报告首长,我的伤不算什么,我要留下。”

从150斤瘦到110斤再恢复到140斤,调养了两个多月,身体刚刚好转,张楠便提笔写了一份思想汇报。汇报一共7页纸,全部是工工整整的钢笔字。文笔之间饱含这位武警战士对祖国的忠诚、对事业的热爱。可谁成想,这份汇报竟然是他的绝笔。

当地时间7月26日16时30分许,我驻索马里使馆遭自杀式爆炸袭击。巨大的冲击波将酒店所有的门窗震碎,当时张楠和另外2名战友正在使馆大厅进行体能训练,坍塌的建筑残渣重重地拍在张楠身上……

回忆当时的情景,张楠的战友、我驻索马里使馆警卫小组成员赵团军满眼泪花,他依稀记得,张楠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团军,我不行了……”

因颈动脉破裂失血过多,张楠的生命永远定格在27岁。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