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情剑气墨润香

来源: 中国武警网  作者: 陈玉辉  编辑: 耿向阳  发布时间: 2015-05-22 16:55:19

兵心墨润写忠诚,妙笔挥舞抒豪情。自觉传承中国传统文化,坚持用书法艺术启迪官兵心灵,陶冶爱国之情,激励报国之志,是当代军旅艺术家的责任。

寻找灵魂之源。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历史上,中华民族之所以有地位、有影响,不是穷兵黩武,不是对外扩张,而是中华文化具有强大感召力。”一脉诗韵动今古,精充气昂皆有神。中国历代军旅诗词是中华民族文化之源、血脉之源,是古代军事思想的精华,尤为古代军人那忠义之精、虹贯之气、敢死之神所折服。文武兼备是军人的最高境界。古人云:“天有三宝日月星,人有三宝精气神。”对于一支敢打必胜和能打硬仗的军队而言,“精气神”则是一股披坚执锐的磅礴气势,一种永不服输的壮烈情怀,更是一种执着坚定的理想信念。对于当代军人来说,多多感受和品味这些具有深厚历史韵味和军人特质的军旅诗词,对于培养“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新一代革命军人,不断畜养能打仗、打胜仗的精气神,无疑是大有裨益的。以历代军旅诗词作为主题书法创作,给诗词增添秀美,诗词又给书法增加内涵。通过书法视角艺术再现,妙笔生辉,玉箸成册,可读、可赏、可兴,应是一本激励官兵战斗精神的生动教材。一边欣赏书法,一边阅读诗词,澄怀畅神,愉悦身心,净化灵魂。从书法中感悟人生与兵法,又从中品味中华传统美德与武德,应是一大乐事。

诗书完美合壁。诗言志,书为心。书法是性情之物,写者自由,书者散怀,狂放不羁,表情达意也。军旅诗词是将士的心声,流淌着强烈的爱国、爱军、赤诚、忠勇之情,能激励斗志,振奋军心。作为一名军旅书画家,也许只有在书写军旅诗词的时候,才能感受到心灵的震撼,把胸中逸气发挥得淋漓尽致,用心中的墨痕描绘出一段人生轨迹和艺术追求。我创作中国历代军旅诗词书法作品,坚持继承创新,五体皆工,形式多样。篆书追求线条浑厚、隽秀典雅;隶书貌丰骨劲、工稳凝重;行草酣畅大气、灵动潇洒;楷书结体宽宏,用笔遒劲,逐步形成了洒脱奔放,刚柔相济的书法艺术风格。纵览书风,既有金戈铁马、气吞万里之气概,也有剑胆琴心、侠士柔情之风骨;既有行云流水、笔走龙蛇之洒脱,又有苍劲古朴、稳如泰山之厚重,彰显了军人书法所独有的艺术气质与魅力,更加增添了军旅诗词的艺术感染力。透过笔墨奇侧多变的造型、轻重浓淡的节奏、洒脱飘逸的线条、错落有致的布阵,无时无刻不流露出一股高亢激昂、奔腾跌宕的意绪。从一幅幅书法艺术中更加体悟到家国情怀,精武强能,军人英姿,气魄胆略,用兵如神的艺术境界,把官兵的爱国思想引导升华到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上来。

力求意境深邃。在中国历代军旅诗词书法艺术创作中,力求通过书法线条、章法、墨色、力度、节奏来表达诗词的意韵和书法艺术的意境。从中选其一二,仔细品读,领略诗词书法的境界。王昌龄《从军行》,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用小篆创作,章法朴而空灵,将稚拙与老辣、恣肆与稳健、粗犷与含蓄十分完美的统一在一起。线条刚劲有力,刚中带柔,柔中带刚,刚柔相济。形体纵长,结构严谨,如同身穿铠甲的战士,镇守边关,雷打不动,有一种必胜信念与灵魂的存在,给人以凛然不可侵犯之感。李白《从军行》,百战沙场碎铁衣,城南已合数重围。突营射杀呼延将,独领残兵千骑归。用行书创作,有王觉斯风骨,点画浑厚,起笔陡峻,住笔峭拔,行笔充实,转笔畅达,通篇观之,洋洋洒洒,浑然一体,有坚不可摧之阵,吞吐风云之势,领略将士有一种誓死如归的战斗决心。尤其是岳飞的《满江红》,词意则堪称军旅诗歌的压卷之作,表现了对个人功名富贵的轻视、对侵犯中原的金兵的切齿痛恨和洗雪国耻、恢复中原失地的坚强决心,千百年来为后人传诵不衰。这幅用草书创作的作品,更能表达军旅书家的情感世界,体现一个军人的报国之志,忠诚之魂。该作品横幅,丈二有余,纵观跌宕起伏,畅快淋漓,真气弥漫,线条流畅而浑厚,即便是极细的线条也写得非常有力,其中时常有涨墨、线条粗细等变化。横幅形式便于发挥,给书家放浪形骸、挥洒自如、一气呵成的书写天地。这幅草书作品沉着痛快,风樯阵马,殊快人意,魄力之大,表现了撼人之肺的雄壮力量。还有陆游 《诉衷情》,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用榜书在四尺整纸书写一个梦字,中国人有梦,军人也有梦想。

热爱书法艺术,用书法艺术服务人民和官兵,是一个军旅书法家一生的梦想和追求。任何人,只要选择了艺术,就不会有尽头。艰辛、漫长、孤独也就成了书法艺术的营养品。我愿以书艺相伴,食墨为生,加强学修,奋力追寻,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书法精品,奉献给官兵,奉献给人民。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