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生的畅想

来源: 中国武警网  作者: 程志鹏  编辑: 孙畅  发布时间: 2015-05-20 08:44:26

前言:翻开自己的笔记本,那些年写下的青春,仍历历在目,如今已毕业多年,看着这些熟悉又陌生的文字,才发现自己变了,如果用“成长”二字来加以概括显得有些简单的话,我想我再也找不到任何词语来描述自己这几年的改变,是成熟了还是停在原地,我想或许都是,只是当我们每一次面对镜子找寻曾经的时候,才会发现,原来青春就这样流逝了,自己就如此成长了!

七月的风吹的有气无力,不是刺骨的倦意,也不是暖暖的慵懒,吹过耳边的感觉像是车行驶在路上的痕迹,深深浅浅,填满了整颗心。

坐的汽车驶下高速公路,离繁华都市、离我的大学越来越远。车上的张干事回过头来笑笑,“你们国防生毕业都分到哪了?”对于这个满是芦苇的地方,他似乎有一些尴尬。他接着说,“咱们虽然是北京总队,但是咱们支队地处天津,偏是偏了些,但是环境很好啊”。我看着车窗外越来越窄的公路和一望无际的芦苇荡,点了点头。

不知是疲倦还是什么缘故,携笔从戎的铮铮誓言,献身国防的画面,像是路边的芦苇,扑面而来,刹那间有种窒息的感觉。我叫程志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远离家乡,奔走北方。万里无云的天空下,胸带红花,踏上轰鸣的火车,告别车站送别的家人,走进充满新奇的新兵连,认识一个严格的班长,喜欢上长跑或者是找到自己喜欢的训练科目,站上一个几千人的舞台演讲,然后拍一张新兵合影,最后与大家一一告别下到老连队,成为一名合格的武警战士,当然,以上的这些我都没有经历过,而现在,我就要成为一名基层排长,而不仅仅是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

喊口令的时候狠一点,训练的时候拼一点,说话的时候威严一点,我想这样应该就不会错了吧。车颠簸了一下,我才回过神来,不知车走了多久,只知道车窗外仍是一片芦苇荡。

一个行李箱,一个由被子打成的背包,静静的躺在脚边,算是这些年的标配,自从成为了一名国防生,去到很多地方都习惯了只拿一个行李箱,肩膀永远都是给背包留着,不论是到学院集训还是去部队当兵锻炼,总是在收拾行李的时候,在再也塞不下的行李箱里塞上差不多一倍的东西。离开学校的那天早上,把所有的思念和留恋都留在了一个不敢带走的行李箱里面,放在了一个裹挟了四年记忆却带不走的地方,差不多送完所有的同学我才会离开,才接受自己终将躲不掉的别离,和学校、和同学、和我们过去的自己。

在青春面前,我们一一告别,像是久别重逢的人儿哭的那么感伤。相比于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承诺,我们还需要付出更多,即使如此,一种像是对着青春的背影说“朋友再见!”而明知再也不会见的淡淡的忧伤,仿佛明媚了整个夏天,让所有的离别显得微不足道,却又钻进每一个人的心里,长进每个人的灵和肉。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