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足本职谋发展,持之以恒钻技术,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精一行,从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通信技术尖兵。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一名新时期“四有”革命军人的清晰轮廓——

张青林:通信维修“智多星”

来源: 中国武警网  作者: 王钢、孟博  编辑: 唐乾  发布时间: 2015-05-14 16:39:44

人物名片:张青林,现为武警8680部队直属通信营通信修理所通信技师,一级警士长。1985年10月入伍,个人先后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被四总部评为“优秀士官人才一等奖”,被武警部队评为“学习成才标兵”和“学习成才先进个人”。

豫中平原,几千年的文化积淀如伊水潋滟,绵长深远。张青林的性格也如这般沉静稳重、憨厚踏实,说起话来慢条斯理,走起路来不慌不忙,总是挂在脸上的微笑让年轻的战士们感觉亲切不少。一天就知道泡在自己的修理间不停的捣鼓这、修修那,熟悉他的人都爱说一句:“老张真是憨。”

老张真是憨?老张可真不憨,做起事来雷厉风行,永远讲究“兵贵神速”。在武警8680部队,他这间不到10平米的修理间,可是通信装备最信赖的“急救所”,无论是大病、小病、老病、新病,经过了他的手,立刻“药到病除”,人送外号通信装备维修的“智多星”。

“智多星”这个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2011年夏天,该部一台价值数百万元的无线通信装备出现故障,厂家维修人员的专业检测设备只能查出是某型模块出现问题,无法具体查出故障元件。正当大家束手无策之际,张青林来到现场。只见螺丝刀、电烙铁、万用表在他手中上下翻飞,不到10分钟,迅速作出判断,并对症下药让装备起死回生,仅此一项就为部队节约维修经费近10万余元。

这些绝活是怎样练成的?谁也想不到居然是源自一次被伤害自尊的经历。当时,张青林还是一期士官,刚接触通信维修不久。一次,该部有线通信系统突然瘫痪,老班长们全都束手无策,主管部门立刻请来地方通信公司进行维修,不料对方一开口就是几千元的维修费。“主要部件我们都检查过了没有问题,应该就是其中的一个小元件损坏了,用不了这么多钱吧。”张青林用自己的业务知识维护着部队的利益,没想到却遭到了维修人员嘲讽:“如果你能修好你可以自己修,整个通信系统这么庞杂,但我们知道该修哪,这就值这么多钱。”每一个字都像一颗钉子一样钉在张青林的心里,一股军人的血性顿时迸发出来,他向部队领导说:“给我两天时间,让我来试试。”“你行吗?”“就两天,我愿立军令状!”就这样,查阅资料、绘制电路图、与老班长们一起探讨……饿了,啃包方便面;困了,涂些风油精。他咬牙连续奋战36个小时,终于查出了问题所在,将故障排除,硬是把这笔维修费省了下来。

这一下可是鼓足了张青林的干劲。接触通信维修以来,他始终把一个个电子元件当“神经元”,把密密麻麻的线路当“血管”,把川流不息的数据当流动的“血液”,深深的迷上了各类通信装备,整日的痴迷于通信装备的维修与维护。课余时间,别的战友打牌休息,他在学习室里苦读通信技术类书籍;别人休假回家喝酒聚会,他却一头扎进图书馆,还报名参加通信技术短期培训班。

“以前一套检修设备要几十万,我们没有这么多的经费预算,但是装备坏了怎么办?总是请外面的人来修么?打起仗来怎么办?”张青林拿起了万用表对笔者说,这可是他随身携带的“宝贝”。“没有先进的故障检测仪器,我就用普通的数字万用表,对着故障设备电路板一个个电子元件的查,数千个电子元件检测、分析记录一遍,经常需要熬上三五个通宵……”从那个时候起,一个普通数字万用表,在他手上却成了通信设备故障检测的“万能仪”,经他手的故障设备就没有查不出来的问题。

整天面对密密麻麻的电子线路和电子元件是一件极其枯燥的事情,也曾经有战友讥讽张青林,说他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普通通信兵,弄的跟个“专家”似的,复杂点的线路图都看不懂,还钻研什么通信装备维修。

面对闲言碎语,张青林总是一笑了之。凭着一股钻劲,他通过自学掌握了电工学、低频电子电路、高频电子电路等10多种专业技术,拿到了自学考试大专文凭,并获得了几家国际知名企业的技术工程师资格认证,由一名从没接触过通信技术的“门外汉”成为“行家里手”。近年来,他利用所学知识进行科研创新,先后发明研制了GP338手持电台汽车充电接口、MN-1482型有无线转接器和通信机房双路电源自动转换系统等10多项科技成果。

不过,在张青林眼里,“成果”再多也是摆设,实战的检验才是唯一标准。“通信是未来战场的‘神经中枢’,直接左右着战争的胜负。”在跟随部队南征北战参与执行50余次任务后,张青林认识到通信保障在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中的重要作用,也更加清醒认识到自己所肩负的职责。他结合近年来部队执行多样化任务实际,开始了动态条件下通信保障的研究和探索。

2008年,部队紧急受领任务,长途机动至高原驻训。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川藏公路路窄弯多,部队车队拉的很长,再加上群山阻隔,通信信号常常处于“失联”状态。上传下达不畅,部队在行进中就时刻面临各种危险,这可急坏了坐在卫星通信车上的张青林。战友们宽慰他说自然条件就是这样,没有办法,过了这段路就好了。可是张青林却一定要较这个真,他反复琢磨解决办法,在部队大休息时,他把内置的通信信号收发部件拆卸下来,克服各种技术障碍,架设在了车顶上,大幅提高了信号收发质量,保证了部队2000多公里机动途中的信号畅通。该部政委赵书毅得知情况后,拍着张青林的肩膀说:“你真是给部队安上了一双‘顺风耳’啊。”

像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人人都能说出他的几个“英雄事迹”。

2010年,张青林跟随部队参与执行上海世博安保任务,该部直属单位某型综合指挥车云控制系统突然损坏,他连续工作36个小时,反复实验,采用交叉法对损坏的电路板进行紧急修理,先后焊接了11块芯片,终于使该系统恢复正常工作。

2011年9月,部队在边疆某地组织实兵演习,为了克服手机、地方基站等无关通信设备对卫星车信号传输的干扰,他先后6次到通信公司向地方专家请教技术难题,连续工作了半个月,攻克了一个个技术操作的“难关”,自制了一台可移动式无线数字信号抗干扰仪,成功保障了演习信号通畅。

2012年初,该部队组织制订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通信保障方案,张青林再次主动请缨,带领通信、作战等9名相关专业业务参谋,先后数十次修改预案,出色完成近10万字的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通信保障方案,该部领导看后都为他竖起了大拇指。

论本事,张青林无可挑剔,他就没有想过到地方让自己的年薪翻几倍?张青林告诉笔者,早在1999年,已满三期士官服役年限的他就面临过这样的抉择。当时广东龙博电子有限公司经理专程来到部队,向他开出月薪五千元并安排住房的优厚条件,希望把他揽至麾下。战友们也劝他说:“张技师,凭你的本事,出去一定能打拼出自己的一番天地。”是走是留?虽然面对的是千载难逢的机遇,但是张青林还是犹豫了:“兵还没有带出来,我走了,谁能顶的上?”两天后,公司经理再次给出了提高待遇的承诺,张青林只是平静地说:“是部队把我从一名普通的农村娃培养成通信修理技师,走留咱听组织的,只要部队需要,这个兵我愿一辈子当下去。”

豪言壮志今犹在,英雄不老又出征。今年,部队再一次受领任务赴高原地区驻训。该部领导考虑张青林年纪较大、高原环境恶劣等实际,不准备安排他去执行任务。张青林不答应,第一时间找到领导恳切地说:“恶劣环境对通信信号的影响会有许多未知因素,凭我的经验可以多一道保险。这是我最后一次出任务了,哪怕是到了服役期最后一天,我也要为部队再做一天的贡献,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2015年3月,张青林再一次踏上了执行任务的征程……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