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人民却负卿

来源: 中国武警网  作者: 郑永波、廖馨  编辑: 耿向阳  发布时间: 2015-05-13 09:32:57

中国武警网讯(郑永波、廖馨)“请帮我转告下家属,帮我告诉她,我随中国武警交通部队援尼救援队在尼泊尔情况挺好,让她不要担心。”5月11日上午,武警西藏边防总队聂拉木边防检查站警务合作科中尼警务联络官尼玛云旦在向单位汇报完工作情况后,让战友帮忙向家属转告他一切平安的消息。

尼玛云旦是在尼泊尔地震后的第九天随着中国武警交通部队援尼救援队前往尼泊尔打通樟木口岸至加德满都道路的。作为一名警务联络官,尼玛云旦不但精通尼泊尔语,而且对尼泊尔的风俗民情有着诸多的了解。到达尼泊尔后,尼玛云旦与一同前往的战友扎西顿珠两人协作配合协调救援队与尼地方的所有关系和突发情况。

4月25日正是周末,本来是尼玛云旦与妻儿团聚的美好时光,却被地震搅碎。地震当时,地动山摇的感觉让尼玛云旦感觉到了危险,他迅速抱起躺在沙发上8个月大的儿子,拉着还在厨房洗碗的妻子往楼下跑。在大街上他看到山上的巨石如飞箭一般射了下来,有的砸到车,有的砸到房子,街上的人们在拼命奔跑……顿时,整个樟木哭嚎声、叫喊声混杂成一片。

此刻,尼玛云旦暗暗地告诉自己:镇定,一定要镇定。他突然想到离他最近的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就是解放军一连营区,那里地势相对空旷平坦,是个避难的好地方。于是他带着妻儿拼命往一连方向跑,边跑边朝路边的人大喊“大家跟我走,我带你们到安全的地方。”听到尼玛云旦的呼唤,十几个群众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

地震后,气候总会反常,暴雨接踵而至,还好安置点里都搭起了帐篷,尼玛云旦带着妻子和孩子住进了帐篷。晚上尼玛云旦安抚受惊的妻子,照顾年幼的孩子,待妻儿都睡着后,他却失眠了。他暗自思忖:自己作为一名军人,在大灾大难面前,在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冲锋在前,保护人民生命安全是义不容辞的责任。边检站的战友们现在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自己安顿好家人,也该回单位看一看了。他扭头看了看熟睡的妻子依然紧皱眉头,心疼万分,现在他就是妻子和孩子的天,妻儿都需要他,孩子还那么小,安置点的人那么多,连排队打饭都是一件费劲的事情,如果让身体单薄的妻子一个人照顾年幼的孩子实在是太难了,该怎么办?尼玛云旦仰望天空,深深的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笔和几张卫生纸,写道:“老婆,今天你肯定被吓到了吧,还好今天我请假外出,地震的时候是和你在一起的,不然你和儿子两个人在地震的时候怎么办啊。此刻你已经进入梦乡了,可我却睡不着。我在想我的战友们此时肯定在抢救受灾群众,而我作为一名军人,在这种大灾大难面前没有第一时间和他们在一起奋战是我的失职。现在你已经安全了,我必须要回到我应该坚守的岗位上去,我决定明天归队,和我的战友们一起奋战。归队后,如果我在救援时不幸受伤或者牺牲,请你不要伤心,不要难过,把我的故事讲给我们的孩子听,你也该为我感到自豪和骄傲,因为我对得起这身军装,肩负起了自己的使命和职责......”。他轻轻地把“信”塞进妻子的上衣口袋里。

第二天一早,尼玛云旦向妻子说出他决定归队的想法,妻子听完不说话,只是默默的掉眼泪。临走前,尼玛云旦把妻儿托付给了在安置点中认识的藏族阿佳,让她帮忙照顾。但就在尼玛云旦亲吻了襁褓中的儿子,刚要转身离去时,孩子突然大哭起来,可能是父子心灵相通,这小家伙不愿让父亲离开吧。

心里着急去抢险救灾的尼玛云旦,脚底却好似粘了胶水一样迈不开步,眼泪开始在眼眶打转。可怜的孩子毕竟才八个月,单薄的妻子能照顾好她自己和儿子吗?依依不舍之情和担忧让尼玛云旦百般煎熬,可是他知道自己的岗位在边检站,更多的受灾群众还在等待救援和安置,最后他心一狠,眼泪一抹,头也不回的直奔边检站而去。

震后第二天,再次发生7.1级的余震,边检站两边的山上都在向下滚大石头,恐怖再次袭来。尼玛云旦只是默默的注视着妻儿安置点的方向,手机没有信号,不能直接联系到她们,他的眼里满是担忧。余震过后,尼玛云旦立马跑到驻守在边检站的公安民警的对讲机前等着从对讲机里报告的各个安置点的情况。“樟木宾馆停车场安置点无人员伤亡”“东山大酒店安置点安全,无人员伤亡”尼玛云旦的眉头紧缩着,他在等待……“一连安置点安全,无人员伤亡”,听到这句话,他的眉头才松开,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喃喃自语:“没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震后第四天,手机恢复了信号,尼玛云旦立刻拨通了妻子的手机,急切的问到:“老婆,你和孩子没事吧?”熟悉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尼玛云旦的家属再也忍不住地流下憋了几天的泪水,哽咽的说:“我们没事,一切都很好,你在救灾时一定要注意安全啊。还有,阿佳很好,每天帮我打饭,帮我照顾儿子,我和儿子都很安全。云旦,你给我的信我看到了,我想给你说,当初嫁给你,就是看中了你有担当、有责任心,虽然你当时走的时候我心里埋怨过你,不想你在危难关头丢下我们孤儿寡母,但是我现在想明白了,你选择归队抗震救灾是对的,既然你是军人,就应该好好的做你自己该做的事情,我支持你,你要加油,不要给你们部队丢脸”。听着家属谅解和鼓励的话语,尼玛云旦放下了心头的包袱,全身心地投入到抗震救灾工作中。

震后第五天,政府组织群众紧急撤离,以免山体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伤害到人民群众。妻子第一时间给尼玛云旦打电话问到底要不要撤离,尼玛云旦不假思索,让妻子赶紧撤离,并安慰妻子说:“你赶紧撤,樟木这个地方太危险了,你撤出去了我就放心了。”妻子不放心,追问:“那你呢?”“你们群众都撤了,我们部队肯定接着就撤了啊,放心吧,你带着儿子路上小心点。”他骗妻子说自己也会撤离,是为了让她能带着孩子安心走。而尼玛云旦作为边防军人,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必须和战友守好祖国的大门。抢险救灾是一场硬仗,撤离对边防军人来说就意味着是“逃兵”。

震后第七天,为抢修友谊桥到加德满都的道路,在得知武警交通部队需要我边防两名精通尼语的翻译后,尼玛云旦毫不犹豫,主动请缨。其实,他心里明白,此次任务确实艰巨且十分危险:大震虽然已经过去,但余震仍然不断,前往尼方抢修道路是离震中越来越近,而尼泊尔境内死亡人数不断增加,距地震发生已经7天,瘟疫随时可能爆发并漫延到中尼边境樟木口岸。还有,这一去,和妻儿的距离便越来越远,且通信不方便,联系不上妻子,她肯定彻夜难眠地担心自己的安危。可现在,既然国家需要,使命召唤,那就要义无反顾的“冲锋陷阵”,就像当时自己毅然决然离开妻儿加入抗震救灾的队伍中一样,都是军人的使命职责所在。

正如尼玛云旦所想,在妻子安全撤离后的第4天,部队接到上级指示:中国武警交通部队援尼救援队将赴尼泊尔打通樟木口岸至加德满都的道路,需要精通尼泊尔语和尼泊尔风俗习惯的警务联络官配合行动。接到通知后,尼玛云旦主动请缨。

如今,尼玛云旦已经在尼泊尔境内支援交通部队做翻译一周有余。他和妻子天各一方。震后那次告别,不知何时才能归来,那次分离,不知何时才能团聚。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