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讨是一种高尚的抱负

——观纪录片《金门战役检讨》有感

来源: 中国武警网  作者: 郭洁宇  编辑: 程志鹏  发布时间: 2015-04-24 09:26:32

战争,是人类一个永恒的话题,作为敌对双方矛盾最为激烈的解决方式,在纷争不断、相持不下的时候,人类诉诸于战争,让实力为胜负来布道,正所谓“成者为王败者寇”。请战争做出最终裁决,在这一点上,人类默契地达成了共识,并能够愉快地遵守。人们厌弃战争,诅咒战争,而又制造战争、导演战争,既避之唯恐不及,又爱之乐此不疲。这种矛盾的情结已经不可选择地根治于人类文明的长河之中,并随着历史的波涛涤荡了上千年。既然如此,我们如果不能坦然面对战争,就不能从容前行,如果不能愉快地接受战争,就只能负重爬行。

国防大学政治委员刘亚洲上将,在世纪之初,怀着对历史深深的敬畏和祖国统一大业的丝丝忧虑,主导拍摄了《金门战役检讨》纪录片,从细微处着眼,揭开那段尘封的历史,既对失败的成因娓娓道来,又对我军羞于启齿的虚荣心理进行了鞭辟入里的分析。

金门战役失败缘于轻敌,不仅前线官兵对敌人不屑一顾,就连最高统帅部也根本没有把金门列入视线,只是瞄准厦漳泉等大城市,而恰恰是金门成为入喉之刺。

战术上,从战前的实力对比来看,华东野战军十一兵团司令员叶飞坐拥十万雄兵,在华北、华东战场上叱咤风云,横扫敌人如卷席,驻守金门的国民党李良荣兵团为累败之师,士气低沉,只有区区两万残兵,相比之下,高下立现。但是数千年前,孙子就说过,“骄兵必败、哀兵必胜”,解放军已经被“即将到来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只知分功,遑论部署:渡海攻金的三个团分属三个师两个军,互不隶属,无法形成的统一的指挥;渡海船舶在大战在即的关键时刻,被主帅叶飞调走运输粮食、柴草供应厦门市政,最终导致攻金的时间久拖不决,遗误了战机;缺乏渡海作战的经验,对台风等气象灾害估计不足,不少船只不能在预定地点登录,建制被打乱,原有的作战部署流产;而仅有的船只纷纷搁浅,不能顺利返回,雇佣的水手畏战保命,落水而逃,导致后援不济,隔岸将士眼睁睁看着战友成为刀俎鱼肉,而无能为力。战略上,古人打仗讲究“围师必阙”、“穷寇莫追”,就是给对手网开一面,不致使对方铤而走险,“置之死地而后生”,当时,东南沿海已经基本解放,大陆对台湾战略上形成了合围,可谓四面楚歌,风雨飘摇,正是这种现状促使国民党残师败旅孤注一掷,以死博生,蒋介石也多次亲临金门,并亲自训示督战,而解放军片面认为台澎金马已是囊中之物,对渡海作战的危险性估计不足,结果是羊入虎口,尽管我军在登陆金门后仍做了殊死抵抗,不可谓不悲壮,但仍旧是杯水车薪,于事无补。

著名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说过:“军事是政治的继续”,一场战争的成败,可以江山一统,可以划江而治,当年盲目的进攻,使浅浅的海峡成为了横亘在东海上的一条铁索,后来美国第七舰队插手和干预,使台湾问题久拖不决,并且日益复杂化。

从专业的视角来看,渡海登岛作战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它不是大陆向大陆的运动,它也不是渡江战役,一鼓作气,就能直捣黄龙,它是登陆与反登陆作战,要受复杂的气象和水文条件的影响,传统的渡海作战,有两条原则必须遵循:一是第一冲击波要具有突破防线并向纵深发展的充裕力量,对渡海工具的要求甚高;二是建立稳固的滩头阵地,金门之败,正是败在这两条上,鉴于金门战役的惨败,在第四野战军将要发动海南岛战役之前,毛泽东专门发电报要求四野向三野调查渡海作战的经验,以免重蹈金门覆辙。后来,第四野战军经过充分准备,攻占海南岛。而叶飞等人经过对金门战役的总结,在1953年的东山岛战役中取得了胜利,第三野战军更于1955年攻占一江山岛。这也算得上是对阵亡将士的一点慰藉吧。倘若当初能够有人清醒地认识并做出正确的战略部署,历史就可能会改写,我们也不至付出惨重的代价。

“风物长宜放眼量”,对于失败我们不能萦怀不解,要面向未来,决胜海洋,二战后,随着多极化格局的逐渐形成,世界大战爆发的概率降低,打赢高技术条件下的信息化局部战争成为新的课题。在这样的历史关口,我们的党坚定“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大政方针作为解决台湾问题的最佳方式,但是这一政治智慧要想变为现实,必须要有强大的国防作为坚强的后盾。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国防现代化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神州飞天、嫦娥奔月,导弹越洋,国人欢呼,外交独树一帜,经济蒸蒸日上,与此同时“乐观主义”和“轻敌情绪”像瘟疫一样重新抬头,因此我们要清醒,武器装备的现代化并不能代表全面的国防现代化,战斗力的诸要素,还包括人和人与武器的有效结合,只有器物现代化、制度现代化再加上观念现代化才是完全的现代化。当前最重要的是要将战斗力这一唯一的根本的标准树立起来,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摔打磨练部队,真打实备不务虚功,才能在未来的登岛作战中拔得头筹,一雪前耻。

现如今,台湾以弹丸之地,政治全盘西化,经济独秀于林,外交长袖善舞,军事有恃无恐,已小成气候,不可同日而语。日本蕞尔小邦和东南亚群丑“合纵连横”,使东海、南海和台湾问题日益国际化、复杂化,今日之台湾问题比昔日之台湾问题更加难上加难,不仅需要更大的政治勇气,更需要我们军人众志成城共同筑起保卫祖国、维护统一的坚固藩篱。

检讨不是自我否定,而是否定之否定,需要我们放下沉重的历史包袱,卸下虚荣逃避的面纱,放眼海疆,帷幄在先,如果一支军队不敢自我揭短亮丑,最终只会陷入进退维谷的历史泥淖。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