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用生命托举我的忠诚

来源:中国武警网 作者:邓勇 编辑:张旭锋 发布时间:2015-04-04 15:14

在危险突如其来的一刻,他奋力将群众推开,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用英雄壮举践行了忠诚誓言——武警广西总队河池支队巴马中队原副班长陈卓伟。

中国武警网(邓勇)在那以前,我觉得班长太苛刻。一次擒敌训练我精力不集中,他竟在全班战友面前板着脸批评我,非要我练好才收操,让我好没面子。

在那以前,我觉得班长太虚伪。他经常很严肃地告诉我们,军人必须绝对忠诚。在我看来,这只不过是他想让我们听他招呼的托词,何必拐弯抹角。

在那以前,我觉得班长不正常。每到周末,战友们或请假外出、或休息娱乐,可他要么到菜地干活,要么到学习室看书,有时甚至拉上我们。战友都埋怨,自己要表现可以,何必搭上我们的青春。

在那以前,仿佛班长说什么,在我这里都是相悖的,不知是我不够理解他,还是他着实太难懂。心曾想,跟着这样的班长肯定混不出什么名堂,准备干两年就打道回府。

然而,直到那一天,直到那个十几年后我依然清晰记得、但最不愿回想的瞬间发生之后,这一切都改变了。

2000年10月17日,巴马大山阴霾笼罩。驻地政府组织的屯级公路大会战已经进入第六天,一大早,中队组织官兵顶着秋风冷雨,前往巴廖屯修路。班长带我跟3名驻地瑶胞一组。

虽然雨丝透着寒意,但大伙干的都特别卖力,都想第一个结束战斗。10时05分,正当大家干得最起劲的时候,意外发生了!正埋头挖碎石的班长发现头顶不断有小块风化石掉下来,他意识到情况不对,随即大喊:“要塌方了,快撤!”话音刚落,数吨碎土石从崖壁倾泻而下。

就在瞬间,最先发现情况的班长并没有惊慌撤离,只见他转身奋力一推,把离他最近的瑶胞黄科一把推到路边。见状,我也学他顺势把身边的两名瑶胞往外推去。没等回过神来,一股撕裂的疼痛瞬即传遍全身,我突然眼前一黑。

数天后,我苏醒过来,几位战友守候在我床边,唯独不见班长的身影,一股不祥的预感笼罩过来。“班长呢?我要见班长?”在我百般追问下,战友们不得不吐露实情。

原来,班长推走黄科后,回头见我还没撤离,又向我冲过来准备推我一把。然而,时间太仓促了,无情的土石猛地把我俩冲倒,瞬间把我们掩埋起来。现场的战友和群众赶紧扒土救人。班长被挖出来后满身血污,好久才微微睁眼,用微弱的声音问:“邓勇没事吧?”见大家用力点头,他的嘴角露出笑意,随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接下来的十几年里,每当我在班长忌日来到他的墓前,抚摸着冰冷的墓碑,我仿佛还能感受到他那镇定的呼喊、跳动的心房,我多么希望用自己另一只残留的腿去换取班长的生命;每当我走在这条定格班长生命、乡亲们以他名字命名的卓伟路上,我多想班长依然战斗在那里,向我挥手,为我鼓劲;每当我去瑶胞黄科家中,在班长的灵位前点上一支烟的时候,恨不得用悔恨的泪水把自己洗得遍体鳞伤。

当兵两年里,班长帮扶的驻地老人黄大方,一直把他当亲生儿子对待;在同年的一次扑救山火中,任凭荆棘挂破衣服,大火烤焦皮肉,班长也不曾退却;就在牺牲前一天,班长还冒雨去巴马特殊教育学校,看望那些他默默捐助的贫困学生……

“一个人的价值不在于他挣了多少钱、多么有地位,而看他真正为社会、为他人做了多少事。”班长常说的一句话,如今成了我的座右铭。2002年,当我站在“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领奖台的时候,我深深知道,我只是顶着班长的期许而来,是班长用生命托举了我的忠诚,而“忠诚”这个曾经模糊、如今铭刻的字眼,更让我感到了沉甸甸的责任与担当。

回望卓伟路,改革发展的春风已让路旁的村庄旧貌换新颜。放下一枝班长喜爱的花,转身扭头,内心的暖流再次涌动:班长,下辈子再让我当你的兵!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