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世界屋脊的运钞兵——杨宝全

来源: 中国武警网  作者: 王成磊 叶静  编辑: 庄奕灵  发布时间: 2015-02-17 08:41:24

中国武警网讯(王成磊、叶静)记住杨宝全,不是因为他15年世界屋脊上的行程,也不是200多次押运任务中的50多次生死考验,更不是120余人被训练成为独具专长的执勤能手和60余人考录国家公务员,而是在采访时说的一句。那个时候他刚刚从阿里押运回来,一身深蓝色特战服,似乎还没有从押运的场景里走出来,冷峻而严肃。他说:“爱上这份职业不是因为让人羡慕,而是因为押运的路线有多长,就有多少未了的心愿没有去完成,担当与责任驱使着我不断前行。”

2014年1月,正值西藏最冷的季节,狂风无意间增添山野的荒凉与孤寂。12日深夜,杨宝全接到押运几吨现金去阿里命令,这样的命令他不陌生,同时更加熟悉一路上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路已经结冰,车辆一旦遇有故障,方圆百里无人烟,大部分地方无手机信号,将会把他和战士们推向生死一线。他将中队老兵名字在头脑中多次翻阅后,将“活地图”林雄、狙击手罗子峰、追击能手雷国林等15名战士叫到了办公室,开始赛选合适的人选。中队的战士都知道,杨宝全选拔押运人员有“五不用”,即“忠诚度信不过的不用、思想掌控没有把握的不用、身体健康达不到标准的不用、精力外移不集中的不用、消费账目不明的不用”。

第二天,杨宝全带领着林雄等人担负押运任务。押运的第二天杨宝全和战友便遭遇大雪天气,大风裹着积雪似烟似雾飘荡在山间路面,他们在山腰的悬崖边艰难前进。第三天,大雪没有停止的意思,气温已经降至零下二十三度,群山被冻得嘎嘣响。在距离最近的城市萨嘎县中队100公里的时候,一辆运钞车辆发动机出现了故障,他们按照惯例将钞票分散放置在其它车辆上,确保车队继续前进。但是,要有三个人留下看守车辆等待救援,所有的人都明白停留在暴风雪中将意味着什么。杨宝全、林雄和一名银行藏族工作人员扎西留了下来,他们穿着厚厚防寒服相互依靠取暖。等到救援人员到来的时候,他们三人被寒冷与饥饿折磨的说不出话,也动弹不得。

杨宝全记得,无论是到“小江南”林芝,还是去“古格王朝”的阿里,每年万余公里的押运行程,战友们可谓是见多识广。中队战士陈渝向自己的女友谈起自己押运任务中见闻,开始的时候女友很是羡慕,想到西藏看看,因为任务需要陈渝回绝了,女友觉得西藏去不成看一眼陈渝在风景中的照片也好,谁知道陈渝一句“不在押运途中拍照”是一条规定,让女友误认为陈渝在欺骗,缺少了信任感情如无源之水,因此而分手。

杨宝全说,一旦走上押运路线,所有的一切都将处在保密之中,包括时间节点、行进路线、休息地点等,休息的时候也是集中管理,大部分人只能呆在房间内,不得随意外出活动。他担心如果战士遇到急事,万不得已需要联系,还特意准备了一部公用手机。

其实,杨宝全知道经过过严格的训练官兵能够认真执行规定,每个人都明白担负押运任务的保密性和特殊要求。但是在众多的规定中,“沿途停留不得拍照”这一条,战士的亲朋一般不理解,他们会对担负押运官兵产生误解,有的甚至认为不可信,有时候战士的家人不放心会到部队上来“侦查一番”,直到眼见为实才放心的离开。对于亲朋的误解,大多时候战士们只能选择默默面对,他们相信自己做的是正确的,真正关心他们的人会慢慢理解。

每当谈起这些事,杨宝全说:“15年中,我在高原的行程已经有18万公里,押运的路线越长,留下的遗憾就越多,很多战士将沿途的风景地貌都牢牢记在的脑子里,却没留下一张照片,确实有些遗憾。”

去年底,杨宝全请示支队并与银行协调,退伍老兵在担负最后一次押运任务时,返回的途中可在固定的一个景点拍照,还组织他们游布达拉宫、民族历史博物馆,杨宝全说:“高原军人对于牺牲奉献从不讲条件,但能让战友们少一分遗憾,是我的一个心愿。”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