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外企白领弃高薪入伍

来源: 中国武警网  作者: 杨乐 陆振鑫  编辑: 庄奕灵  发布时间: 2015-02-11 16:43:03

中国武警网讯(杨乐、陆振鑫)“我是抓住了青春的尾巴,进了军营。”王陈欣,这个25岁的小伙子,笑起来眼睛弯弯的,穿着一身军装,显得格外挺拔。而在2013年7月份以前,他还是在一家荷兰企业上班的白领,喝喝咖啡,和老外打打交道。晚上去兼职教法语,周末去上海大学读研究生课程。日子小资又充实。然而一个“应征入伍”的盖章戳,改变了他生活的轨迹。为了追求纯粹的战友情,充实精神世界,这个25岁的上海小伙子放弃了优渥的生活,进入了部队,成为武警上海总队七支队三中队一名普通的战士。

白领“小王”成了部队里的“老王”

王陈欣站在一群“95后”士兵中间,显得格外扎眼。“以前我工作的时候,大家都叫我‘小王’,我入伍以后,是义务兵里年龄最大的,成了名符其实的‘老王’。”放着好好的外企白领不当,为什么非要来部队?因为已经回答太多次,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王陈欣已经做到不用思考,脱口而出了。“为了寻找纯洁又珍贵的战友情,也为了充实精神世界。”听起来好像有些“假”,但王陈欣说,这就是他进入部队的初衷和动力。

入伍前从事翻译工作的王陈欣。(入伍前照片)

王陈欣2011年从上海外国语大学毕业之后,凭着英语八级、法语专业八级的语言优势,进入了联合国驻沪机构工作,后来又跳槽去了一家荷兰企业。“读书和工作期间,出过好多次国,到了国外更觉得物质不重要,精神世界丰富才会受人尊重。”两年的职场生活,更让王陈欣觉得人情冷漠,人与人之间单纯又美好的感情很难获得。2013年6月,王陈欣和父亲前往街道武装部进行兵役登记。“多大了?”“24岁。”“什么学历?”“大学本科。”“现在部队需要你们这样高学历的人才,你考虑下吧。”“好,我愿意入伍。”王陈欣回忆说,和征兵工作人员简短的交流,突然就像一把钥匙,打开了所有的迷茫。“对,我就是要去部队,去部队也许能获得我所想要的。”王陈欣说,那时候,脑中一直回响着这样一句话,久久忘不掉。

王陈欣正在给战友打饭。 沙煜博 摄

“啪”的一声,一枚“应征入伍”的章敲在了王陈欣名字之后。王陈欣很高兴,却愁坏了他父母。王陈欣的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中学老师,都已经退休。他们正盼着儿子尽快结婚,生个孙子,没想到儿子要去部队了。“他们想不通,还一度希望我体检不过关。”

经过层层体检、政审,王陈欣如愿拿到了入伍通知书,穿上军装,背上行囊,挥别父母,发了条“同志们,相约2015,我当兵去了。”的信息。

“老胳膊老腿”训练难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却很骨感。新兵集训三个月,对于王陈欣来说,是个倍受打击的过程。“新兵都是‘95后’,我比他们大了七八岁,骨骼老化,身体协调性差,训练起来格外吃力。”王陈欣说他很失落,有种突然找不到方向的感觉。偶然间,日记本上“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这句话触动了他。“连最简单的军事训练都完不成的话,也太丢脸了。也许走完这一段艰难时光,离美好就不远了。”带着这样的念头,王陈欣慢慢地调整心态,把更多心思放到了军事训练上。

王陈欣正在进行体能训练。 沙煜博 摄

每天晚上睡前,王陈欣都会自我加压,做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和100个深蹲。为了站出挺拔军姿,他给自己开了“小灶”,背着木板、站在墙角一动不动。以前读书工作时,很少锻炼身体,体能自然拼不过“兵弟弟”们,王陈欣就让战友给自己加压,在单杠上练习引体向上。战术训练时,一次又一次起立卧倒,反反复复匍匐前进,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王陈欣都咬牙坚持了下来。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