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性的内核

来源: 中国武警网  作者: 杨 敏  编辑: 王鹏  发布时间: 2015-02-10 16:06:05

对黄继光那气吞山河的一跃,军史专家做过这样的解读:这个年轻士兵的壮举,来自于对旧社会的仇恨、对侵略者的蔑视和对英雄的敬仰。黄继光入朝后,曾观看过前苏联电影《普通一兵》,被影片主人公马特洛索夫舍身扑向敌堡的英雄形象深深感染,发誓要做一个像他那样不怕死的战士。

黄继光无疑是血性的,这种血性不是鲁莽冲动,不是被动而为,而是一种信念、一种气质、一种超越。是一种生发于内心、灼燃于灵魂中的自觉行为。血性不只是勇猛,真正的血性是有内核的。

血性闪耀着信仰的光芒。“对着死亡我放声大笑。”红岩烈士陈然的最后“自白”,至今仍在印证着一个真理:信仰可以让人笑着死。笑傲生死,是血性,更是信仰。有信仰的血性必定是高贵的。这种信仰,就是对所信奉的主义深信不疑;对所选择的道路高度认同;对所肩负的使命忠贞不渝。对信仰的提纯,决定了血性的本质和属性。血性一旦注入信仰的力量,就会更有质地感,更有贲张力,更有气节性。血性不等于匹夫之勇,真正有血性的军人必须懂得, 血性发于何端,勇敢来自哪里,牺牲有何价值。

血性衬托着忠诚的底色。因为有爱且爱得深沉,让血性多了一份情感的元素。我们感悟血性,就是要在家国荣辱的跌宕中,透视人性的伟大;就是要在一幕又一幕的历史活剧中,厘清忠诚与背叛;就是要在无数生死抉择中,寻找真实的灵魂。血性不是中性的,它有着浓烈的感情色彩、鲜明的价值取向和清晰的道德底线。革命军人的血性,就是在最危难的时候,敢于断然出手;在最严峻的时候,不背叛理想;在最纷扰的时候,守住自己的心灵。

血性彰显着正义的勇气。为和平正义事业而战,是军人最高的价值追求。只有站在正义的制高点上,拥有彰显血性的道义力量,我们才能获取精武强能的底气,克敌必胜的豪气和誓死向前的勇气。血性是正义的化身,是一种带有精神气质的壮烈美。人们崇尚血性,就是渴望通过对正义的昭示,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公平、光明和温暖。对一支军队来说,真正强大的不是武器,而是从每一个士兵身上迸发出的那种正气凛然、舍生取义的精神力量。血性需要勇敢的心,正义的魂。

血性凝聚着文化的力量。文化是孕生血性的土壤。因为忧患,中华民族自古就有“敢为天下忧”、“尚武精武”等优秀的文化特质和血性传承。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无数个金戈铁马的故事,为我们留下了最为宝贵的文化遗产。我们的血性里,有“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的壮志豪情;有“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勇敢担当;有“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的冲天气魄。血性是有根的,正因为吸吮的是这个民族最精华的养分,它才更有肝胆、更有钙质、更有精气。

血性魂系着英雄的情结。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英雄,英雄的血性最能体现一个民族的性格。看一个民族有没有血性,就是看它对待英雄的态度。看一支军队有没有血性,就是看它是否有英雄的情结。我军从组建那天起,战旗上就洒满了英雄血,战歌里就充满了英雄气,战史中就写满了英雄魂。这些英雄的铁血精魂,是一代又一代仁人志士舍生忘死、前仆后继的力量源泉,是这个民族誓死不屈、傲然屹立的精神脊梁。在当今娱乐化的时代,我们尤为需要这样的血性之气。仰视英雄,崇尚血性,就是在寻找一种理想的凝聚方式,就是在攀望一种伟大的人格高度,就是在摄取一种永恒的精神髓核。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