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的光环,不如腿上的泥”

——记武警天津总队政治部业余文工队演员胡志增

来源: 中国武警网  作者: 闫宏斌 刘云鹏 江传景  编辑: 庄奕灵  发布时间: 2015-01-21 09:47:05

中国武警网讯(闫宏斌、刘云鹏、江传景)一个春夏秋冬,走过遍布津门的100多个基层中队,完成整整百场独唱音乐会巡演——刚刚过去的2014年,武警天津总队政治部业余文工队副队长、歌唱演员胡志增将精力和心血全部倾注于此。

“艺术家的生命,须用脚下的路来丈量。”平均不到4天一场演出,使胡志增总是保持“在路上”的状态,他说:“有强韧的声带,更要有灵魂、有情怀,路才能走得更远。”官兵们喜爱他的歌声,更佩服他的雄心。

就愿意当“泥腿子”

“当歌唱家,谁不愿意登大舞台、出大名、赚大钱?”文工队战士、舞蹈演员王伊娜曾这样认为。小王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从小梦想当明星的她,刚加入巡演队伍时,对“走穴”式的生活颇有怨言——天不亮就启程,一颠簸就是一整天,困了在车上打盹,饿了在车上啃面包,车窗的帘子一拉,就是她们的更衣室、化妆间……这与憧憬相去甚远。

“但胡副队长总是坚定、坚决。”王伊娜说,从定方案、选曲目,到每次演出前的排练、动员,看到胡志增的热心劲,使她有了坚持下来的动力。胡志增说,他就愿当“泥腿子”,说“头上的光环,不如腿上的泥”。每次随他到基层演出,王伊娜都会对这些话多一分领悟。

100场巡演,风霜雨雪都赶上过。有一次演出前突然下雨,官兵们穿着雨衣听,胡志增打着伞唱。天气实在不允许时,就挪开饭堂的餐桌当场地,基层中队条件有限,一条横幅、几排马扎就是舞台。有时电压带不动音箱,就干脆清唱。一次到执勤小点演出,台下只有7名观众,胡志增仍热情饱满地唱足一个多小时、唱完全部曲目。二支队九中队担负桥梁守护任务,驻点紧邻铁道,在这里演出时,呼啸而过的火车一次次将胡志增打断,火车过后,热情不减,歌声延续……

点点滴滴,历历在目。不管条件再艰苦简陋,胡志增从不降低演出标准、从不放松对艺术的苛求。“即使三伏天,他也坚持穿礼服、扎领带,一场唱下来,从里到外被汗水浸透,归队后第一时间将礼服洗净、晾干、熨平。”这令王伊娜感动,“细枝末节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台上的每一分钟。他坚持要把最好的献给战士。”

胡志增说:“当战士们需要的时候,你在他们中间,为他们歌唱。这是你的使命,更是你的价值。”对他来讲,每次基层演出,都是对自己灵魂和情感的充电。他愿意当“泥腿子”,原因正在于此。“累了睡一觉就好,但灵魂和情感干瘪了,艺术之花就会凋零。”

几多甘苦快意浓

“胡志增也是拼了。”看到老朋友的百场巡演计划,天津音乐协会副主席朱胜民惊呆了,“专业高音歌唱演员,演一场要至少得休整两个月。他的嗓子还要不要了!”

外行不了解,男高音演唱不仅仅是声带上的舞蹈。“台上看着游刃有余、从容不迫,但在音域中攀高,不亚于剧烈运动,对体力和精力的消耗量很大。”胡志增说,坚持下来,比想象的难。

蓟县、宝坻距市区较远,为了节省车程,胡志增将两处的演出安排到一天。当时正值8月中旬,他们早5点启程,晚8点归队,上下午连轴转。次日早起,原计划为下一天的演出进行排练,胡志增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一摸喉咙,渗出一身冷汗——他嗓子干疼,声音沙哑,几乎说不出话来。

胡志增给文工队政委张德良发短信:“因个人私事请假一天。队员排练,请多担待。辛苦!”而后匆忙赶到武警后勤学院附属医院挂吊瓶,做雾化治疗,为嗓子消肿。次日上午,在大港区某中队演出现场,胡志增照旧神采飞扬,只是演出队队员们发现,他出汗比往常多了好几倍。

一年下来,胡志增竟先后做了6次“雾化”。与医护人员成了熟人。医生开玩笑说:“歌星不都特爱护嗓子么?你怎么这样?”胡志增爽朗一笑。一路走来,几多甘苦,几分快意,使他相信,付出总与收获成正比。

音乐能够抒情广志,一首歌往往胜过千言万语。“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总队政治部副主任程修韬说,“用真情打动人,胡志增的演唱会,常常胜过教育课的力量。”百场巡演中,每唱到强军战歌的高亢旋律时,官兵们总是齐声附和,响震云霄;每唱到亲情、感恩时,总有人为之潸然泪下,语重情长。每到一处,战士们举着写有“增哥加油”等的自制标牌,为他助威,用柳条、野花制成花环,赠给演员……“正能量,有温度。”胡志增说,“为此,再苦也值。”

艺术根脉在兵中

有人说:“当今流行音乐一统天下,高雅艺术必定曲高和寡。你是男高音,去给年轻战士演出,看起来挺热闹,实际上知音少。”胡志增不信。

高洁的花儿,离不开泥土。胡志增说,如果不为战士歌唱,他想不出其他理由,能让自己坚持下去。从艺20多年,参加全国、全军和天津市大大小小演出的不计其数,20多次在各级声乐比赛中获奖。2009年,市委宣传部在天津音乐厅为他举办个人独唱音乐会,并纳入天津市青年文艺人才工程项目。他创作的《家乡的路》、《贴心人》等多首歌曲,先后获得全军和武警部队奖项……每一步走来,靠的是“永远为战士歌唱”的信念支撑。“我1990年入伍,从普通战士成长起来,当过兵、扛过枪、站过岗。”胡志增说,这段经历是他最重要的履历。

人生的根脉在兵中,艺术的根脉更要深扎兵中。为增加基层官兵对高雅艺术的了解,巡演每到一处,胡志增都要先拿出半小时教歌。以教唱《就为打胜仗》等军旅歌曲为主,穿插介绍歌剧、男高音等的历史发展和主要特色,时不时将中外名家精彩唱段演绎出来,激发官兵兴趣。不少战士因胡志增而了解并喜欢上这门艺术,有的还能唱上几句意大利语的《我的太阳》。

“属于战士的艺术,战士自然会喜爱。”官兵的生活,是胡志增的灵感源泉,他谈起一次创作经历:2013年11月,他在二支队六中队蹲连当兵时,与上等兵宋小明一张桌子吃饭、床对床睡觉,交上了朋友。小宋的爷爷曾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立下战功,一枚军功章三代传承,激励他在部队努力拼搏。两年军旅中,小宋有了属于自己的三等功章。退伍前两天,小宋与胡志增促膝长谈,战士质朴而深沉的情感令胡志增感动,他据此创作歌曲《90后的军功章》,作为百场巡演必唱曲目,深受官兵喜爱。

百场巡演圆满完成,余音仍在心头萦绕。“全部收获都在这里。”胡志增抚着心房说,“既然穿着军装,艺术的目的地就在哨所和训练场。”胡志增告诉记者,学习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精神后,他计划搞一个党和军队优良传统的专题音乐会巡演,目前已经着手准备。“要到战士中去,唱响时代强音。”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