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患情深谱写生命奇迹

——武警总医院肾内科为老战士陈光血透第31年见闻

来源: 中国武警网  作者: 张海华 孙畅  编辑: 王鹏  发布时间: 2014-12-02 17:14:28

初冬里的一天,记者早早赶到武警总医院肾内科血液透析室,在这里等待今天的采访对象——陈光,一位退伍军人。

陈光是武警总医院肾内科血液透析室的第一位患者。1979年,他在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时被发现患有肾衰竭,5年后便一直辗转在各大医院进行透析。1988年,武警总医院血液透析室成立,便主动承担起陈光的治疗工作,一段难以分离的医患情缘就这样结下,陪同陈光创造了一个可以在医学界称道的数字:血透31年(其中在武警总医院透析26年)。

早晨6点30分,血液透析室里已是一派忙碌的景象,20余张病床上躺满了来自各地的病人,26台透析机已有半数开始运转。

“这里医疗设备先进,护士服务态度好。”许多患者慕名而来,但由于患者多、设备少、透析时间长,每台机器一天只能安排三名患者。尿毒症患者往往会为了缓解身体上的不适,选择在透析当天早早来到医院接受治疗,因此与别的科室不同,这里的医护人员每天早上6点就必须开始准备工作。一些家远的护士4点钟就要起床,坐1个多小时的公共汽车来上班,有时要忙到晚上12点病人都离开了才能回家。

每周二、周四、周六,陈光都要来透析,今天负责为他透析的护士叫王晓蕊,这个二十多岁的小护士打开透析机预热,早早做起了准备工作。“怎么还没到?”见平常7点前就到透析室的陈光还没来,王晓蕊怕他忘了,赶忙打电话提醒他。原来路上有点堵车。

早上7点多,陈光像往常一样,在妻子的陪同下来到医院,刚进透析室,他就熟络的跟医护人员打着招呼。今年52岁的陈光,虽然身材有些消瘦,但看起来精神头十足,性格十分开朗。

血液透析是利用透析器等体外循环装置进行的。透析器将病人的血液与含有一定化学成分的透析液同时引入,隔着半透膜进行透析,以排除代谢产物、净化血液和补充必要的物质,起到人工肾脏的作用。每次透析前,医护人员都要对患者生命体征进行评估,调整治疗方案。在为陈光做完称重、测血压、心率、判断生命体征等检查后,王晓蕊熟练地接好管路,为陈光做静脉穿刺。

看着在一旁做医疗记录的王晓蕊,陈光有些感触地对记者说:“晓蕊是陪伴我的第五代护士了,我是看着她们一拨拨成长起来的。血透室刚建成时,我就来这里做透析,那时护士们的年龄还和我一般大。现在,虽然她们不在医院工作了,可她们的敬业精神却传了下来。我也和每一代护士都成了老朋友。”

护士长王海莉,1988年从护校毕业后就在总医院肾内科实习,1995年转入血液透析室。她告诉记者:陈光刚来时病情比较严重,那时透析室还很简陋,只有两台透析机和两三名医护人员。当时设备不像现在这么智能,超滤、脱水、肝素完全靠医生和护士凭经验计算判断,还需要一直有人监控,只要患者手上起皱,就要马上进行调整,避免患者可能脱水过多,造成低血压和休克等症状。

工作上要尽职尽责,生活中也要无微不至。由于每次透析时间比较长,一些病人会在透析过程中吃午饭,医护人员就会主动承担起“家属”的职责,帮患者热好饭盒、喂他们吃饭。

“那时医疗条件不如现在,但医护人员的责任心却丝毫不减。科室尽心尽力的为我们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陈光对记者说。

病人上机后,医生都会每小时查一次房,检测生命体征是否在正常值内。陈光上机后1个小时,肾内科主任张建荣和主治医师张艳霞就来到了病房。“最近家里怎么样?母亲身体还好吧?”张主任和陈光你一句、我一句扯着家常,非常熟稔。张建荣主任对记者说:“陈光是位退伍老兵,是我们科的老病人,更是我们的老朋友,多年的相处也让我们成了胜似一家人的‘亲人’!”

看到张主任来,陈光很高兴,他说:“我和张主任是老熟人了,刚来时她还是科里的医生。别看张主任平时对医生护士很严格,可对我们这些老朋友却很关心,平时只要不出诊就会来看我们。我年轻时爱喝啤酒,记得有几次喝完酒半夜来医院做透析,张主任不但没怪我,反而给我讲其他病友的小故事,劝我加强日常自我管理,养成好习惯。”

长期透析的患者易患继发性甲旁亢,引发小关节钙化,不能弯曲。虽然陈光症状很轻,但张建荣主任依然不放心,她拉着陈光的右手,反复查看、询问病情。“医院刚开展肾性骨病治疗时,张主任就让我去做继发性甲旁亢的相关检查,提醒我少吃内脏和坚果,少喝可乐,保持适当运动。否则像我透析这么多年的患者,很难保持这么好。”陈光笑着对记者说。

设备的更新使原本5、6个小时的透析缩短为4个小时,临近中午11点,陈光吃起了早已准备好的热乎饭。此时正是一些患者下机时间,陈光不想麻烦正在忙碌的护士们,就勉强撑起身子,用不太灵便的右手吃饭。一旁病房的护士任红艳看到后,马上跑来帮忙。其实,透析室上午、下午要接待两拨病人,一天下来医务人员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午饭常常是拿面包和饼干凑合一下。

血液透析室由两名固定医生负责,很多肾内科医生都是在这里历练后,走向科室的各个岗位,耿燕秋就是其中一位。已是中午休息时分,耿医生顾不上吃饭,依然为远道而来的病人问诊。记者也了解到,科室常年坚持开展肾脏病日宣传,近年来又投入到肾脏骨病学科建设、武警西藏总医院肾内科援建,应急救援等多项活动中。“他们对病人很好,干事又认真,发展好也是应该的。”陈光告诉记者,在武警总医院透析的近30年里,他看着这个科慢慢壮大。

一上午的透析结束了,陈光没有走,而是坐在休息室里和病友们聊天。他说: 2012年办理退伍后,他没有选择转院,而是继续留下治疗,不仅是觉得这里设备先进、服务一流,更因为他对这里有感情。其实有很多病友像他一样,住得并不近,但都不愿转到别处去。

在这短短半天的采访时间里,记者听到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感谢”。医生办公室里放着一张张奖状,挂着一面面锦旗。记者并没有再问那后面的动人故事,陈光有一句话很让人心跳:“我跟着他们心理踏实!”是啊,这就是对医生护士最好的褒奖!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