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好医生:无悔坚守高原的龙华

来源:中国武警网 作者:于传涛 编辑:张杰 发布时间:2014-09-28 16:48

在四川西部的康巴高原贡嘎山脉腹地的营区里,官兵们栽种的两排云杉立夏发芽处暑落叶,这里一年四季仿佛只有冬季。武警四川省总队二支队便常年驻守在这里,2008年组建,经历6年的风霜雪雨巍然挺立在高原一隅。

6年前,作为第一批军医,龙华怀着对雪域高原的无限向往和抱着吃苦锻炼的决心,从繁华都市成都抽组到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沟沟。“也想过逃离这个地方”龙华消瘦的脸庞流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支队刚组建时,卫生队只有2名军医,缺营房、缺医疗设备、缺药品,从一楼上三楼都要喘半天,一切从零开始……”龙华讲故事一样娓娓道来,从军24年,从医23年,“在高原这6年感觉最漫长,只有起点看不到终点。”作为现任卫生队队长,龙华时常游离在走与留的痛苦抉择之中,“狠狠心,还是留下吧,这里更需要我……”说完,他披上白大褂开始了当天的查房巡诊。2014年6月,被武警部队表彰为“基层卫生工作先进个人”的龙华,面对笔者的采访,43岁的他仿佛有更多难言的“故事”。

恨他,不顾家

“结婚16年了,我俩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也就三四年光景,他在部队天天忙,随时‘有伤病员离不开他’他说。”在成都市双林小学教书的妻子钟才玉利用暑假时间来队探望龙华,“有时候真的恨他,家里老人小孩不顾,难到部队离开他就不行了吗?”当笔者问及对龙华的感情时,这个做了20年班主任的钟才玉开始了对丈夫的抱怨,“几年前,80多岁的婆婆常年生病,孩子还小,都需要照顾,我一个人又要教书又要照顾家里,他却整天待在部队里,直到老人去世都没见到最后一眼……”“我妈病危时,正赶上蒋晓军(原组织股股长)突发急性脑出血,交通不便没法及时送医,我确实走不开,因为当时卫生队只有我知道怎么处理此病,其他同事对这个病没有处理经验。”一旁的龙华解释说,“两天后,把蒋晓军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自己的老母亲却被病魔带走了……”话语中透出无限的惋惜和自责。“很多亲戚骂他不孝,我都抬不起头来”钟才玉难过地低下了头。“我耽误了她的前程,一个早年转业的战友在成都市某区当教育局局长,多次给我说凭钟老师的能力完全可以当副校长或教导主任,她却给我说‘当了官后事情会更多,谁来照顾老人和孩子?’,想想真的亏欠她的。”龙华叹了口气。

钻研业务

面对妻子的抱怨、儿子的期待、亲友的不理解,龙华说已经习惯了这种复杂的感情生活。7月31日,在全支队官兵的热烈掌声中,龙华披上“爱岗敬业十大标兵”的绶带接过支队领导颁发的荣誉证书时,坐在台下的妻子含泪鼓掌却扭头望着窗外的雪山。

“老龙身体不好,在这里几年光顾着给别人看病,自己却落下了腰椎盘突出、肝血管瘤、糖尿病、重度骨质疏松、日光性皮炎……”从当年恋爱时的“华仔”到现在的“老龙”,钟才玉对龙华变换的称呼中透露出了更多的失落和心疼。

怕他,要求严

“昨晚送来的病号,你们是怎么诊断的?朱医生,请说说你的意见。”“张豪,从病人心理疏导方面来看,你认为该重点把握哪几个环节?”卫生队每天的晨会上,龙华一脸严肃地“考验”着每一名军医和卫生员岗位实践情况,如果回答不上或回答错误的就站着“亮亮相、出出丑”,不管你是干部还是战士。

心理疏导

“确实有点儿怕队长,对我们要求太严了!感觉心理不平衡,他对待伤病员比对自己的儿子照顾得都细心、都耐心,对我们却整天板着脸孔,稍有差错就批评。”卫生员小张对笔者数落着龙华的“不近人情”,“上次一个列兵在训练时划伤了手臂,多小的事儿啊,缝几针就完了,包扎时我忘了对伤口二次消毒,龙队长当场就把我喝斥一顿,还非要亲自动手做示范,让我很没面子……”。在龙华的办公桌抽屉里,有八本封皮都翻烂了的笔记本,里面记载着从93年至今的学习笔记、用药处方、病情分析等,“这些笔记我经常拿出来翻看,什么病症、什么药理在哪一本一页我都清楚记得,不学习不行,治病用药容不得半点马虎。”龙华严肃地说,“不对他们要求严点,能行吗?我们支队在高原藏区,随时准备出动,高原病、战伤、训练伤这些是最常见的,军医、卫生员自身技术必须过硬,都应该独挡一面,说不定哪天我一旦离开了,支队医疗保障出现断层就麻烦了。”

龙华说,2008年他和另外一名军医参加过某地处突事件医疗保障,现场伤亡惨烈,由于医术不精,面对大批伤员另一位军医当场急哭了。所以,对军医、卫生员要求严,是对他们负责,对部队负责。

爱他,像亲人

周末时间,龙华带着一名卫生员徒步翻过两道山梁来到藏族群众格勒的家,这是他定点帮扶的对象,91岁的格勒比龙华的父亲还要年轻2岁。“叔叔,这两天腿还疼吗?”风湿性关节炎是高原常见病,龙华说像格勒这样膝下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还有5户,关节炎、肺水肿、皮肤病很多。每次来义务巡诊,龙华都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细心询问他们的病情,并为这些孤寡老人耐心诊治、按摩、送药。“我都快入土的人了,小龙还这么关心我,比亲戚还亲,经常来给我们看病,我们这些‘老东西’都非常喜爱他……”格勒拉着龙华的手对笔者念叨着。

了解驻地群众病情

由于交通闭塞,偏远贫困村落孤寡老人多,没有村医,为方便救治疾病应急,几年来,龙华先后义务为5个村社提供免费义诊和技术支持,并结合高原常见疾病,在当地群众中培养了6名医护人员,发挥了不小作用。面对贫困群众,龙华还慷慨解囊,尽己所能为他们捐款捐物,赢得了当地藏族同胞的热情拥戴,收到的感谢锦旗就有5面之多。

深入老榆林村巡诊

2012年春,一家企业老板听说龙华长期义务救助当地百姓的事情后,专门委托一个战友找到龙华,表示要在当地投资诊所、医院,请龙华转业来“帮忙”,并许诺了比部队高出数倍的年薪。“贫困地区的患者需要我,但部队官兵更需要我,我不能忘恩,是部队培养了我。”龙华婉言谢绝了战友的好意。从入伍时的高中学历到现在的本科学历、三级心理咨询师,从普通战士到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被评为“武警部队基层卫生工作先进个人”,龙华说所有的收获和荣誉都是部队创造的平台自己才有今天。

六年雪域高原坚守,当笔者问其是否有离开的打算时,龙华沉思片刻:“说实话,我还真舍不得离开这里。这里的病房、康复室、远程会诊室等都是我亲自设计看着建起来的,所有医疗设备都是我亲自运来安装的,已达到了小型综合医院的标准,多数生病的官兵能愉快地在这里康复,我有一种成就感,对这里有了难以割舍的感情。特别是当地老百姓那种渴望得到健康保护的眼神,我更不忍心离开这里……”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