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桥隧博士的“六字真经”

来源:中国武警网 作者:张勇 薛振铭 编辑:张海华 发布时间:2014-09-17 09:42

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一张黝黑偏瘦的脸颊,一双坚毅有神的眼睛,声音洪亮厚重但有些沙哑,举止间显露着坚定和霸气——这就是交通第一支队支队长王俊海。

在工程领域,他是屡克难关的博士;在抢险战场,他是冲锋在前的战士;在转型路上,他是披荆斩棘的猛士。

“军人就要时刻保持冲锋的姿态”。凭着一股敢闯敢干的劲头,王俊海带领部队完成国家重点工程建设、重大抢险救援、战法创新演示等大项军事任务近20次,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省军区联合表彰为“抗震救灾模范”,荣立三等功6次。

“军人的字典中只有两个字——向前”

初见王俊海,很难将他与一个桥隧博士的“头衔”联系在一起,更不会想到这个“头衔”完全是靠自学得来的。

一摞足有200多万字的学习笔记解开了谜团。

翻开一本笔记,一行字工整有力赫然在目:军人的字典中只有两个字——向前。

20多年前,17岁的王俊海毅然参军,成为筑路兵中的普通一员。从此,高耸的雪山、稀薄的氧气、冰冷的河川……青藏高原上的一切成为他记忆中挥之不去的情愫。

艰苦的生活条件和繁重的施工任务,并未磨灭他对知识的渴望。入伍以后,他坚持扑在一线边学边干、边干边学。在他看来,实践中探索积累起来的知识,往往比在书本中所学管用实用好用。每次遇到难题,他就查资料问师傅找方法,从未放慢学习的脚步,并且将记笔记的习惯保持至今。

他说,学无止境,学习永远在路上。就这样,他硬是靠自学取得了土木工程专业硕士学位,并成为支队首个桥隧专业博士。

2010年6月,玉树灾后重建工作拉开帷幕。有着多年高原筑路经验的他临危受命,再次向雪域高原发起冲锋。

玉树地区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六月雪,七月冰,八月封山,九月冬,一年四季刮大风。这里高寒缺氧、气候恶劣、地质复杂,加之承建的公路一半以上要跨越高原冻土,巴塘河大桥、通天河隧道等控制性工程更是在承建之列,施工难度可想而知。

“谁都知道高原条件苦,谁都知道高原路难修。但在军人的字典里只有两个字,那就是‘向前’!”王俊海在出征时这样动员。

为尽快搞清任务区域内水文地质特征,他和测量班、技术员用1个多月时间,每天带着干粮水壶,对照设计图纸走完了标段每个角落,将百余公里路段的每寸土地情况了然于胸。

通天河隧道单洞长达3公里,有“玉树第一隧”之称。受地震影响,隧道壁遍布裂缝和渗水,严重影响施工进度和安全。为此,他每天泡在工地琢磨办法,在刺骨的冰水中一站就是几个小时,终于找到解决方案,自己却落下了关节炎的病根。他笑说:“以后这腿就能预知天气了!”。

一次次遭遇瓶颈,又一次次突破向前。在巴塘河大桥施工中,他率先采用防裂缝温控技术;在冻土路段,他全部采用通风路基工艺;在质量控制上,他全程采取标准化施工和精细化管理……

2013年4月,在玉树地震三周年之际,通天河隧道提前5个月胜利贯通,部队承建的标段连续三年获得全线质量进度第一名,众多媒体赞誉交通部队“还国道坦荡如砥,添玉树重建信心”。

“军人的肩膀上只扛两个字——担当”

今年5月,该支队年度骨干集训刚刚结束,王俊海便提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让新训驾驶员担任主驾,立即组织千里机动演练。

话一出口,语惊四座:新训骨干没有经验、行军路线没有勘察、通信联络能不能跟上……

一句话,出了事怎么办!

对此,王俊海有自己的考虑:人才是部队发展的重要支撑,但转型收官迫在眉睫,人才队伍成长缓慢,必须加快赶队步伐!

就这样,180名官兵携带48台(套)车辆设备开始在陇原大地上奔驰。将至会宁,两条路摆在队伍面前:一条是高速公路,一条是盘山县道。

“走县道。”王俊海斩钉截铁。队伍在半山腰上盘成一条钢铁巨龙山,浩浩前行……

晚上8时许,10多个小时后终于到达预定地域,灰头土脸的官兵们迅即建立野战营区,埋锅造饭,准备休整。

“休整?”王俊海下令:立即展开“抢险”行动!

霎时,机械轰鸣划破夜空,官兵穿梭“抢险”现场……

此次演练创下该支队新的远程机动记录,极大地提振了军心士气,总结出10余条训法战法,有效缩短了人才培养周期。

“军人的肩膀上只扛两个字——担当!”总结大会上,王俊海如是说。多项新的训练计划就此固定:日常训练重点由共同课目转为专业课目;每月不定时进行1次夜间战备拉动;每季度举行1场大规模实兵实装奔袭演练……

“平时不敢冲,战时能打赢?”王俊海经常警醒自问。他每天把行军背囊放在床头,脚蹬战靴,身着迷彩,随时准备上一线。

2013年7月22日8时许,甘肃岷县漳县地区发生6.6级地震,驻地兰州震感强烈。

他一面请示汇报,一面整军待发。当天上午11时50分,他便率领第一梯队赶到震中梅川镇。

梅川镇永光村在地震中受灾最为严重,巨大的滑坡体将部分民房冲至百米开外。为抢时间,王俊海命令部队“人歇机不停”“三班倒”,轮番清理滑坡山体,展开与时间和死神的竞速。24小时后,终于找到最后一具遇难者遗体。

由于连日余震和降雨,进入文斗村的道路完全被毁,一条碗口粗的裂缝狰狞地蜿蜒在山上,随时可能席卷而下吞没村庄。

“第一组,立即抢通进村道路;第二组勘察开辟安置场地;第三组,严密监视裂缝山体。”王俊海则带着侦察组先一步进村。

一名产子20多天的妇女和襁褓中的婴儿,被上涨的河水困在村口,只能蜷缩于一顶简易帐篷中躲避余震和降雨。

“立即转移!”随行军医为这对母子检查身体后,王俊海与官兵一起,沿着泥泞不堪的山路,抬着担架深一脚浅一脚地将母子送往安置点。

参战的6个昼夜里,他渴了就喝一口矿泉水;困了就在车上打个盹儿;饿了就啃一口方便面,带领官兵转移救治群众168人,抢通道路77公里,保通道路79公里,清理塌方10万余立方米。

面对记者的镜头,王俊海说:“军人的肩上承载着使命担当,只要党和人民需要,必将无所畏惧、一往无前”。

“军人的脑子里只谋两个字——打赢”

2009年7月,交通部队正式纳入国家应急救援力量体系,中心任务由施工生产转为应急救援。

这是一场部队发展史上的重大变革,部队建设面临着严峻考验:思想观念壁垒重重,人员纳编牵动全局,“三大任务”重压在肩……最棘手的是,部队专业能力建设遭遇前所未有的瓶颈。

如何防止“老虎”变“家猫”,成为王俊海思考最多的问题。

“军人的脑子里只谋两个字——打赢”。在任职命令宣布大会上,王俊海庄严承诺。

“这艰难,那艰难,一心为公就不难;这重要,那重要,利于发展最重要;这心疼,那心疼,打不了胜仗最心疼。”他坚信,只要抓住核心能力建设这个关键,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在王俊海的带动下,党委班子成员率先统一思想:一切工作用战斗力标准衡量,一切精力向战斗力建设聚焦,一切资源向战斗力建设保障。近2年时间里,该支队从在建项目调配骨干力量370余名、各类装备60余台(套)充实到现有中队,齐装满员新建了2个应急中队,并顺利通过总部考核验收。

转型后,部队不在参与市场竞争,以往的练兵模式失去了基本依托。为此,他大力推动警民融合式发展,昼夜思虑“营区练兵、工程练兵、实战练兵”相结合的练兵模式。该支队从甘肃和青海两省争取练兵项目6个,为应急中队成建制轮训练兵提供了基本保证,相继与石油公司、机械厂等十几家单位签订物资供应和技术支持协议,实现了集约化、精确化、实时化保障。

他牵头与驻地交通运输部门建立起“思想共识、资源共享、人才共育、体系共用”的联动机制,形成了“平时联演联训、应急联战联保”的全新模式,并积极争取驻地政府将部队纳入应急体系,多次参与综合防灾减灾演练,提高协同作战能力。

“纸上谈兵不如真刀真枪,叉腰指挥不如一线体会”。这是王俊海干工作的一大特点。

去年一次演习中,业务部门提前给王俊海准备了“脚本”。谁知他不看不用,并要求机关干部不能“念稿子”,结果让不少人出了“洋相”。随后,他组织机关干部进行参谋业务强化训练,纠治演习念“脚本”、纸上谈兵论救援的积习。

今年5月底,该支队参加武警部队某次实兵演习,王俊海把自己大部分时间留在训练场上,充分设想各种突发情况,认真研究每项战法实施,反复推敲每个演练环节,昼夜思谋各项组训方法。演习任务圆满完成,得到了上级高度肯定。

在总结大会上,他的发言依然冷静:指挥协同不够顺畅、人机结合不够紧密、信息化建设存在短板……

之后,他又回到演训场地长时间站立,像是在静静地思考:当下一次战斗来临的时候,自己准备好了吗?部队准备好了吗?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