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教员方阵领头燕

——记武警部队首届教学名师评选第一名贾东辉

警营凡星中国武警网勾敬铭 于兆宇 杜易龙2014-03-13 16:54编辑:毕成

“名师第一属于贾东辉,第一名师属于指挥学院!”前不久,指挥学院组织的一次演讲比赛中,一名参赛选手如此评价贾东辉和学院的关系。

去年6月,武警部队首届“名师”评选活动结果揭晓,武警指挥学学院指挥二系副主任贾东辉教授摘得桂冠,成为武警部队教员队伍中“少壮派”的杰出代表。而令人意外的是,贾东辉尚未过不惑之年,在强手如云的授课竞赛队伍中属他年纪最轻。他的过人之处究竟在哪里?带着疑问,笔者走近了贾东辉。

杂取种种,练好授课技能

打开贾东辉的书柜,笔者看到,除却处突反恐类书籍外,还整整齐齐码着与他专业领域看似无关的 “杂书”——文学理论、传播学、心理学、舞台剧创作……林林总总,门类齐全。

贾东辉说,课堂效果和教员的授课技能紧密相连,教员登台授课,基本的授课技能必不可少,但要想“臻于至善”,其功夫恐怕还要下在“诗外”。

2009年春的一个清晨,贾东辉一如往常打开收音机。广播里的一则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北京的小剧场话剧因其拆掉了演员与观众之间的“第四堵墙”而风靡一时,观者如潮。此时,贾东辉正在思考如何打造高层次的互动式课堂,这条消息打开了他的思路。“互动式教学总是在‘你来问来我来答’的低层次徘徊,怎样组织才能如话剧般引人入胜?”他决定亲去一探究竟,当日他便乘火车赴京。贾东辉发现,戏里头,演员走下舞台,零距离与观众直接交流,一次戏剧审美创造是由双方共同完成的。当晚,他匆匆赶回天津家中奋笔疾书:教员不走下讲台就是在镜框式的舞台上“当众孤独”,学员则在另一边“隔岸观火”,要满足学员的期待心理和参与意识就一定要打破这种“立定了讲”和“坐定了听”的课堂模式,拆掉横亘在教员与学员之间的那堵墙,只有这样“教为主导,学为主体”的理念才能真正体现出来。之后,贾东辉认真戏剧研究文学理论,把一个个戏剧概念和教学概念挑出来细心比照。“排好一出戏”与“上好一堂课”在贾东辉看来有时候也是如出一辙的。

让课堂有着“戏剧化”的效果,并非那么简单,摸清了“道”,还得琢磨“术”。他从“生”、“旦”、“净”、“末”、“丑”几种戏剧扮相中思考关于授课时肢体语言和表情动作运用,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对着镜子练习身形手行和语速神情。为了增强授课语言的生动性和感染力,他还专门去听了几场相声,琢磨着怎么在课堂上设“包袱”和抖“包袱”……

贾东辉还从理论层面研究如何优化课堂效果。他把传播学用到小小的课堂上,从传播者、传播对象、传播渠道等方面理性分析教员、学员、文本三者之间的关系;从社会心理学角度研究教育情境,摸索出了一套军队院校课堂教学中师生交往的模型,使课堂效率大大提高……

“开悟,就在下课铃声响起的那一刻。”学员杨泽政用一句话概括贾东辉所营造的课堂效果境界。2009年5月中旬,院校会议在西安召开,包括指挥学院在内的8个单位竞争两个会议观摩课的名额,贾东辉以精湛的授课艺术再次脱颖而出。一位与会的教学专家评价,贾东辉善“杂取种种”,能博采众长,将课堂当作璞玉反复打磨,把一堂课上得“出神入化”。

路行千里,做实授课内容

贾东辉是个“实证主义者”,当别人还深埋在故纸堆里的时候,他的一双“火眼金睛”就已盯上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学术课题,学院人都说贾东辉踩着个“风火轮”。这些年,白山黑水、岭南丛林、西北边陲乃至世界多国都遍布着他的足迹。在贾东辉看来,不出户、不窥牖是不足以知天下的,“课讲得好不好,授课技艺只是一方面,关键还得靠内容含量和思想深度。”为了让授课内容紧贴武警部队遂行多样化任务需要,贾东辉始终坚持着扎实的实地调研。

涉浅滩者得鱼虾,入海深者得蛟龙。去年7月,贾东辉全程参与执行某重大任务,他以“战斗员”身份进入前指。任务圆满完成后,贾东辉又以“研究员”身份重点就组勤形式和战术战法等方面的问题在执行任务分队中进行走访调研。根据从不同单位了解到的情况和自己的参战真实感受,他在三天内就将一份洋洋洒洒数万言的咨询报告递交首长。赶回学院后,贾东辉连夜撰写教案,第二天还冒着“热气”的教学内容就进了课堂,学员连呼过瘾解渴。

2008年12月,贾东辉跟随国防大学武警军(师)职代表赴菲律宾考察。出行前,他就早早构思好了“采访提纲”,特别是对菲南部某恐怖武装组织利用手机引爆自制炸弹的袭击手段倍加关注。考察中,他向菲军方人员了解手机引爆炸弹的几种方式,其询问结果正好印证了他先前的论断。而他更关心如何根据手机信号,顺藤摸瓜找出恐怖组织的隐秘盘踞地,待他就此问题进行发问的时候,菲军方人员连声赞叹:“What an excellent idea!(多么新奇的想法!) ”随后的几年里,贾东辉先后与法国、白俄罗斯、荷兰、朝鲜等国的军警进行了交流,搜集到了丰富的授课素材,国内反恐战场上鲜有的课题和案例都纳入到了他的课堂。

如今,贾东辉的家中“珍藏”着一双胶鞋,鞋面沾满泥土,鞋底已然磨平,可他说啥也没有洗,更不舍得扔。这是他几年前下部队调研时穿过的,而那次调研,为他完成全军十二五课题某项研究提供了有力的数据支持。

贾东辉说,他最钦佩的人是徐霞客。诚然,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贾东辉的课堂“有质感”、“高密度”,全然得益于他脚下的那“万里路”和探路时敏感的学术嗅觉。

先知先觉,实现常讲常新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他的学生打趣说到,贾教授总是先知先觉,他的授课内容比电子产品更新换代的速度还要快。

1999年10月,科索沃战争硝烟未尽,贾东辉敏锐感到,科索沃现象将为应对局部地区的民族宗教事件提供借鉴。于是,他撰写文章全面分析如何提高维护民族团结的自觉性和坚定性。在武警部队首次优质大课比赛中,他凭借这一课夺得第一。2001年“9·11”事件发生,贾东辉又及时推出《“9·11”反恐的启示》一课,把一个全新的课题搬上了学院的讲台。

无可否认,聪明才智与辛勤劳动相比只能退居其次。在同事眼中,贾东辉是颗闪亮的“智慧星”,新的想法总是层出不穷。而贾东辉则把俄国画家列宾的一句话记录在他笔记本的扉页:“所谓灵感,不过是顽强劳动获得的奖赏。”

他妻子柴虹说,老贾对工作“走火入魔”,对着学生讲不够,回家还要对着老婆孩子讲,让家人评价他讲得到底好不好,有时候,在睡梦里他都能手舞足蹈、念念有词……从语气判断,这里头有嗔怪,更有骄傲。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