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花菊:在奋进的路上快乐行走

——记武警指挥学院军事教育训练系教授王花菊

来源: 中国武警网  作者:  编辑: 武警  发布时间: 2014-03-06 18:07:04

2013年7月1日,伴着清亮的号声,王花菊像往常一样神采奕奕地踏上讲台,开始为研究生学员讲解《军校教学与课程》。

终日登台讲解,口干舌燥;灯下埋头科研,劳神伤身……这些在外人看起来简单枯燥的工作,王花菊忙得不亦乐乎,干得津津有味。对她来说,研究军事教育学,早日融入生活、印入生命,成为每日必修课。

在军事教育学这条道路上行走,挑战不断,困难频现,她非但不觉得辛苦,反而始终洋溢着一种简单充实的满足感,撒满了幸福快乐的成就感。

这是一条转型之路——

培训类型转换,教学任务变化,她迎难而上、勤钻苦练,半年实现从教授大学语文到军事教育学课程的漂亮转身

人生总有一些未知,在某个拐角处等着你。王花菊对此体会颇深。

2003年之前,王花菊负责讲解大学语文课程。由于大学学的是中文专业,经过15年的教学历练,她上语文课早已信手拈来、驾轻就熟。

更让王花菊感到自豪的是,许多学员毕业几年后再见到她直感叹:大学语文课太难忘了,既学到了知识,又领悟了传统文化的博大与魅力。

然而,这一切在2003年发生了变化。

随着学院转为培训中级指挥人才,大学语文课程也随之停止,王花菊被安排讲授军事教育课程。

军事教育学对学院来说是一个新学科,自己又是个“门外汉”,怎么办?王花菊暗暗告诉自己:唯有苦干加实干,才能实现转型加转身。

那个暑假,她从新华书店、学院图书馆、兄弟院校等地方,搜集了所有与军事教育学有关的书籍。每天早上一起床,她就躲进书房,把自己“泡”在书堆里。军校教育教学基础理论、军事教育概论……她一本书一本书地看,一门课一门课地学,两个月硬是掌握了相关课程的基本理论。

一开学,王花菊就抱着笔记本,跑到各个教室“串场”,跟课聆听教授讲课,记录教学内容,领会讲解艺术。一下课,她就教学中的难点疑点,拉着老教授请教询问。每天晚上回到家中,她还琢磨课程安排,思考教学重点难点。几个月下来,她光笔记就记了厚厚的几大本。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王花菊已基本掌握了军事教育的相关课程,就主动向领导“请战”。可教学任务一分下来,她傻眼了:给院(校)长管理培训班上课。

这个班的学员都是院校主抓教学的领导,级别较高,经验丰富。给他们上课的老师,大多是学院的教授,以及从军地聘请的专家学者,王花菊是最年轻的一个。

开弓没有回头箭,上阵不打退堂鼓。王花菊连忙请假到兄弟院校实地调研,一次次修改教案,一遍遍试讲试教,办公时间让同行听,业余时间就让爱人听,反复推敲授课的每一个环节,直到满意为止。

两个月后,当王花菊从院(校)长管理培训班的讲台走下时,得到了学员和听课领导的一致称赞。那一刻她的眼泪直打转。

冬去春来,花落花开。从讲解大学语文到讲授军事教育,从教本科生到带研究生,从登台授课到埋头科研……在教学的路上,面对一次次转型,王花菊不断转身、阔步迈进。

这是一条创新之路——

紧盯教学实效,瞄准前沿课题,她锐意进取、探索创新,在实践中不断实现新跨越

军事领域,日新月异。军事教育也不例外。

2006年冬,王花菊在教学中发现,大家常说要提高教学资源管理水平,但还喊在嘴上、留在纸上,工作大都处于“放羊”状态,实践中经常出现“撞车”和“空转”现象。

“军事教学资源有限,要想方设法盘活用好,这也是搞军事教育研究的职责。”经过思考,王花菊决心用信息手段解决这一问题。

她认真分析军事教育培训的过程,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抠”,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过,逐步架构起依靠信息手段管理教学资源的基本设想,大到训练场、实验室,小到投影仪、绘图板,都要能依靠信息系统进行合理调配。随后,王花菊又到石家庄几所院校进行调研学习,以让系统更加具有稳定性。

半年后,天津师范大学一位同行了解到这一研究时,感慨地说:“我们早就想做这方面的课题,你们走在了前面。”

在谈到专业教学时,王花菊认为,忠诚教育不仅仅是政治工作课的“专利”,将培养军人的使命意识“润物细无声”地融入每门课程是每名军校教员的责任。在谈到如何建构军校教学体系时,幻灯片中一组组数据、一张张图表、一桢桢视频,深深地吸引了学员。在谈到如何在教学中培养官兵革命英雄主义时,她恰到好处地引用军旅诗词,彰显效忠国家、建功立业是军人应有的情怀。

台上讲得精彩,台下听得入神。不知不觉50分钟过去了,学员们意犹未尽,都追问着:“王教授,下节课什么时候上?”

许多人称赞王花菊“笑谈教学有魅力”,可他们不知道她把功夫下在了课外。

过去上课,一些教员大都照本宣科、我讲你听,教学针对性不强。为探索新型教学方法路子,提高教学实效,王花菊一次次往学员队跑,在宿舍、会议室座谈了解,找到培训的关键点,查出学员任职的难点,进而有针对性地进行备课。

创新无止境,追求不停步。王花菊又尝试引入研讨式教学。每次研讨,她都想方设法将研讨问题设活设出新意,尽可能地邀请不同身份的人员参与讨论。

在实施武警院校教育管理短期培训教学时,王花菊利用外请专家讲学的机会,把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教授请到了课堂,讲军校教育改革发展的前沿理论,与学员深入互动,给课堂增色不少。

这是一条求实之路——

头顶神圣使命,肩扛育人责任,她秉承严谨求实的态度,精细严格抓教学,一丝不苟搞研究,容不得半点含糊

十年树木,百年育人。

王花菊教学的对象大都是各个院校的领导和教员,还有来自各军兵种的研究生学员,因此她治学严谨,从来容不得半点含糊。

来自兵种训练基地的研究生学员陈青忘不了,王花菊每次上课,都数据翔实,例证充分,分析入理。

其实,每一次讲课的教案,王花菊都是经过反复推敲的。有时为了准确使用一个词语,阐述一个概念,她能在图书馆呆好几个小时,翻遍军语词典,反复比对研究。

有人劝王花菊:“你现在也是教授了,研究军事教育学十多年了,讲课差不多就行,没必要太认真。”

她听了严肃地说:“认真是为了精准。其他课目教不好,耽误的是‘弟子’;我们教不好,现在耽误一名‘师傅’,以后就影响一批‘弟子’……”

在教学研究中,王花菊发现教官队伍建设存在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为了提出针对性、实践性和指导性强的意见和建议,她多次找在校的教官了解情况,收集了大量数据和资料。但“不亲自走到问到,心里就不踏实。” 上北京,下南京,王花菊又花了一周的时间,到国防大学、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南京陆军指挥学院等院校查找资料,请教有关专家。

宁走千里远,只为解一难。她充分调研后,在以大量数据作支撑的基础上,经过认真分析、综合考量,写出了《武警院校教官队伍建设几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及对策》。

由于抓教有方、治学严格,王花菊被聘为教学督导组成员。由过去管自己,变成了现在促别人,她更是不敢有丝毫马虎。每次课后,她都找上课的教员交流讨论,指出存在的问题与改进的方法。

有教员善意地“提醒”她:“大家是同事,有些方法上的问题,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别太较真。”她依然不为所动。

采访结束前,王花菊平静地说,从教20多年,在教学研究中品出了甘甜,更从学员的成长中收获了快乐。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